×

使用奥一网帐号登录

使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专家解读户籍改革热点:农民可带“土地”进城

来源:人民日报    2014-08-13 10:52:05    编辑:实习生 李佳凝
农民市民化,就是让农民穿上市民的就业、教育、医疗、住房、养老这“五件衣服”,但同时不脱掉农民的“三件衣服”: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集体收益分配权。

   进城一定要放弃土地吗

  可保留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集体收益分配权

  8月12日,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民建中央副主席辜胜阻,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党委书记、副所长张车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副部长何宇鹏做客中国政府网,解读日前出台的《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简称《意见》),就农民变市民后的土地权益问题、户口背后的公共服务均等化问题进行了深入分析。

  问:落户城市,农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会不会发生变化?

 何宇鹏:这次户籍制度改革很大的一个亮点,是对农民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和集体收益分配权这“三权”做了明确的保障规定。这次户籍制度改革提出,建立统一的城乡居民户口登记制度,不仅不会剥夺农民的土地权利,反而从制度上加强了对农民土地权利的保护。按照以前的政策,农民进入设区市,是要求退出承包土地权利的。这次特地做了这样的规定,要让农民带着“土地”进城。这样就使得农民不需要在城市落户和保留农村土地权利之间作出硬性选择,而是可以真正做到“家中有地,进退有据”。中国城镇化过程中,没有发生“拉美化”现象,没有出现大规模城镇贫民窟,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在农村土地权利上面一直是保持稳定的。

  辜胜阻:农民市民化,打个比方就是让农民穿上市民的就业、教育、医疗、住房、养老这“五件衣服”,但同时不脱掉农民的“三件衣服”——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集体收益分配权。

  张车伟:很多县城面临着县域经济的扩张,发展产业没有土地的矛盾,如果当地农民在县城落户以后,他的宅基地、承包地能够规范流转使用,那农村的经济效益会大大提升,同时建设用地的问题也会基本上得到解决,对县域经济的发展会提供很大的动力。

  社保、教育、住房如何解决

  社保不再成障碍,义务教育国家管,加快建设廉租房

  问:户籍改革与医疗、社保等公共服务均等化能同步吗?

  辜胜阻:《意见》中第十三条专门谈到扩大基本公共服务覆盖面,包括将农业转移人口及其他常住人口纳入社区卫生和计划生育服务体系。除了政府和农民自身,企业也需要扮演一定的角色,比如养老,肯定有相当一部分工作要靠企业。

  张车伟:关于社保政策,现在国家大的框架已经设计出来了,只不过各地推进的速度不是特别快,落实也不是特别到位。从制度来讲,某个人在某个地方所缴纳的养老保险权益都是有记录并可以转移接续的。可以说,现在每项制度都在鼓励进城务工人员加入到城镇社保体系中,医疗保险的异地结算问题都已经开始解决。社保制度已经逐渐不再构成户籍制度改革的障碍了。

  问:农民工随迁子女的教育问题如何解决?

  辜胜阻:农民工市民化中最重要的环节是教育。比如广东东莞,80%是外来人口,随迁子女教育问题,光靠东莞市政府甚至广东省政府很难解决,所以对于一些外来人口比重比较高的地方,必须靠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共同分担。

  张车伟:教育是改革中最难的问题之一。中小学教育比较容易解决,可通过中央转移支付,我觉得国家应该完全承担起保障农民工子女接受义务教育的责任。而高等教育资源分布不平衡,实际上北京、上海这些特大城市的含金量主要集中在高考上,现在教育部正在研究异地高考的问题,这也需要循序渐进解决。

  问:这次户籍制度改革会给楼市带去什么影响?

  辜胜阻:城镇化、市民化会给房地产市场带来机遇,但也要防止城镇化变成房地产化,现在有些城市把城镇化建立在单一的房地产上面,结果就会造成鬼城和空城。

  户籍制度改革将进一步加快转移人口市民化的进程,大量进城人口对楼市肯定会产生积极影响。

  现在的户籍政策是差别化落户政策,全面放开建制镇和小城市落户限制,有序放开中等城市,将有利于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积压的缓和。

  张车伟:对进城的农民工来说,买一套房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所以农村人口进城、落户以后,就需要以廉租房或者公租房提供住房保障。对政府来讲,这个压力非常大,需要慢慢来推动。

  不同城市怎么推户籍改革

  中小城市增强吸引力;用居住证制度倒逼北上广做好公共服务

  问:特大城市,特别有吸引力,但是落户门槛特别高。目前特大城市放开落户的步子和口子都很小很慢,该如何看这个问题?

  张车伟:户籍制度改革的目标是公共服务均等化,这种均等化要一步步来。

  何宇鹏:进城人员通过居住证制度,逐渐地享有均等的公共服务,这是充分考虑特大城市自身情况作出的安排。获得居住证之后,按照文件就可以享有同等的劳动就业、基本公共教育、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计划生育服务、公共文化服务、证照办理等6项公共服务权利。随着获得居住证的时间不断延长,就可以不断追加其他公共服务于其上,直到和这个城市的原户籍人口享有同等的基本公共服务权利。

  辜胜阻:我们一定要理解,户籍制度改革是一种差别化的双轨制:对于中小城市来讲,主要是靠落户;对于大城市,特别是北上广这种特大城市来讲,最重要的是靠居住证制度。要倒逼这些大城市根据居住证制度做好基本公共服务的配置,让外来人口能够安居乐业。

  问:中小城市虽然放开了落户政策,但是没有吸引更多的农村转移人口前来落户,如何增加中小城市的吸引力?

  张车伟:中小城市确实有非常大的潜力吸引人口,但目前人聚集的愿望并不是很强烈,关键一点就是就业机会的问题。在这些地方需要提供适合进城农民工就业的机会,提供收入水平相对比较好的就业机会,这就和经济的发展、产业的推动相挂钩了。所以要鼓励中小城市发展适合自己的产业。在产业转移之外,要增强吸引力,政府还应该更多从统筹城乡发展上下功夫。

猜您喜欢

头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