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奥一网帐号登录

使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官员落马记之在任忙题字 落马铲字忙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4-08-14 10:12:40    作者:涂洪长 郭圻    编辑:实习生 李佳凝
最近中国石油大学刻意用火箭模型挡住落马校友的题词,而各地对落马官员“墨宝”的处理方式则更为直接,一个字:铲。

  “大老虎”现形,怎么处理他留下的“墨宝”似乎成了一件棘手的事情。最近中国石油大学就因此陷入舆论漩涡:先是刻意用火箭模型遮挡住了落马“著名校友”的题词署名,后又将学校新闻网上与其有关的报道悉数删除。

  在任忙题字 落马铲字忙

  相比中国石油大学遮挡题字落款的“温和”做法,各地对于落马官员“墨宝”的处理方式显得更为直接,哪怕是刻在石头上,也是一个字:铲。

  重庆市原副市长王立军事发后不久,在重庆市公安局内,由其题写的“剑”、“盾”硕大圆石随即被磨去字样。在福建省广播影视集团大门入口处,有一块耗资不菲的巨石,刻有该集团原董事长舒展书写的繁体大字“龙”,在今年5月舒展落马后,“龙”字被迅速铲掉。

  2013年年底,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陈安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陈安众素有“才子”之名,喜欢题字,在其主政过的地方经常能看到他的各种题词,其落马后,江西省内许多单位都在忙着同一件事——撤下陈安众的题词。

  2009年落马的广东省原政协主席陈绍基也是个书法爱好者,为人题写的“黄花晚节香”被称道一时。在当年的“广东省古村落”评选活动中,位高权重的陈绍基被力邀题词,但在举行揭匾仪式时,陈已经落马,活动不得不改期,各地亦忙不迭去除流传甚广的“陈氏墨迹”。

  在落马官员中,常见有“题字癖”者,田凤山、成克杰、胡长清、王有杰等巨贪在任上都留下了不少“墨宝”,题词覆盖风景名胜区、机关办公楼、学校、医院等地方。其中胡长清因为超乎寻常的“高产”,坊间甚至流传出了这样的段子:“男厕所女厕所男女厕所,东写字西写字东西写字”“东也胡,西也胡,洪城上下古月胡;北长清,南长清,大街小巷胡长清。”

  褪去权力光环 “墨宝”成废纸

  某些落马官员们的书写、题刻热情确实不乏大力吹捧者。记者梳理发现,这些酷爱题刻的落马官员中不少是书法家协会会员,而在胡长清四处挥毫泼墨的时候,某公在《书法报》上这样撰文吹捧:“承柳公权之铁骨,袭颜真卿之浑厚,飘逸灵秀再追‘二王’”;军旅出身的舒展在担任福建省广播影视系统的领导职务后,其书法技艺被称具有大家风范,“政者与文人的雅趣,他都具有”。

  一个滑稽的现象是,某官员在位时其“墨宝”往往洛阳纸贵,求者如堵,而一旦褪去权力光环却身价立降,甚至变成了废纸一张。

  典型的例子出现在一场特殊的拍卖会上,据红网报道,2011年10月,长沙监狱麓峰监区举行了一场包括郴州原市委书记李大伦、湖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原局长杨志达等作者在内的书画拍卖会,五件书画作品最终的拍卖价为6400元。

  6400元,甚至不到这些落马贪官们的一顿饭钱,而这或许就是他们原本引以为傲、拍马者赞不绝口的“墨宝”的原始成色。

  舞文弄墨 往往牵涉腐败行为

  一些官员之所以喜欢舞文弄墨,除了作秀、炫耀成分,往往还牵涉到权钱交易、利益输送等腐败行为。

  至死都对“书法家”身份念念不忘的胡长清,不仅曾为某气功大师题赠“气贯长虹、功大无边”的对联,在他收受的巨额贿赂中,也不乏以“润笔费”名义得来的“雅贿”。

  除了“润笔费”,更为隐蔽的“雅贿”还隐藏在官员参与的众多采风、出版、题刻活动中。舒展曾将自己精心挑选的百余幅书法作品结集成《舒展军旅书法作品选》出版发行,号称当时中国第一部军旅书法作品,至于出版费用和发行去向,却都成了难以公开的秘密。

  记者曾经接触过一位长期在北京活动的某“书画院院长”,他时常组织一干离退休官员书画爱好者赴各地采风、题刻、出书,费用基本上由地方买单,几年下来所获颇丰。他说:“地方上要虚名要贴金,老干部们乐得游山玩水还有‘站台费’可拿,各取所需而已。”

猜您喜欢

头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