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奥一网帐号登录

使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公安局长恶如地头蛇 村民跟踪7天举报其公车私用

来源:京华时报    2014-08-15 09:45:00    作者:聂辉   编辑:实习生 李佳凝
日前广东湛江市8村民,7天跟踪拍摄湛江市麻章区公安分局副局长黄永春公车私用,并实名举报其殴打村民、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等。

   日前,广东省湛江市遂溪县建新镇黄启贵等8名村民,7天跟踪拍摄湛江市麻章区公安分局副局长黄永春公车私用,并通过网络实名举报其策划指挥殴打村民、经商牟利和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等。

  7月24日,湛江市公安局通报称,已经将黄永春停职,由市公安局成立专门调查组开展调查。昨天上午,建新镇派出所民警、村委会负责人与黄启贵等村民商谈,希望能够协商解决黄永春指挥殴打村民一事,向被打村民赔付医疗费用。

  起因

   举报人称叔侄间积怨已有10年

  据村民黄启贵介绍,他与黄永春本属同宗,按照辈分,他应该称呼黄永春为叔叔,但是两家十年来一直存在矛盾。2005年,因为宅基地纠纷,黄永春曾带人打伤黄启贵的父亲和伯父。黄启贵家人连续5年向有关部门反映黄永春打人一事,但始终未能得到解决。

  今年6月17日,恰逢村内大佛开光,全村两千多人都回到村中进行祭拜。黄启贵家人拜佛结束后,其弟弟黄启文向黄永春问了一句,“你就是黄永春”,引起黄永春家人的围攻,但是双方被及时劝开,并未造成冲突。上午9点左右,黄启贵和家人从荔枝园回家经过庙门时,突然遭到了守在庙门前的黄永春家人的殴打,“他们拿了一把长刀和多根钢管,往头上和背上打,还说就是要打给村里人看”,将黄启贵手臂打成了粉碎性骨折,其堂弟黄启发也被打伤,经法医鉴定两人为轻伤。随后,派出所民警也介入了调查,但是,事情却一直未能得到解决。目前,黄启贵的右手手臂还无法用力,小拇指有明显的伤疤。

  黄启贵表示,黄永春身为麻章区公安分局副局长,黄启贵的家人早已对他畏而远之,不想与他再发生矛盾,但是没想到仍然被黄永春再次打伤。

  事件

  跟踪七天后举报对方公车私用

  黄启贵透露,今年7月初,他通过湛江市公安局的一名熟人了解到,黄永春经常开着一辆车牌为粤0.G0473的黑色大众轿车接送孩子,出入娱乐场所,而该车正是麻章区公安分局的公务用车。黄启贵和家人商议以后,决定跟踪黄永春,拍摄其公车私用的证据进行举报。

  黄启贵前期对黄永春出入的时间和地点进行了踩点,为避免引起黄永春的注意,黄启贵和其他7名村民每天租车进行跟踪,凌晨四五点钟就赶到霞山区黄永春的住宅附近,一直跟踪到晚上黄永春回到家中。7月17日早晨7点20分左右,黄永春带着儿子从家中驾驶着黑色轿车离开,一直将儿子送到了学校门前,并打开车门下车,这一切都被黄启文用手机记录下来。黄启贵和其他村民跟踪了7天。

  7月21日,黄启贵将跟踪收集到的证据以及以前被打的证据材料一起发布到了网上,实名举报湛江市麻章区公安分局副局长黄永春公车私用,策划殴打村民,经商牟利,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等问题。

  调查

  知情人称副局长欲出30万息事

  7月24日,湛江市公安局发布对麻章区公安分局副局长黄永春涉嫌违纪违法进行调查的通报。通报称,湛江市公安局党委已决定对黄永春停职,由市公安局成立专门调查组,针对举报所反映的黄永春的问题开展调查,并将根据调查情况,依法依纪严肃处理。

  8月12日,湛江市公安局黄永春调查组的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已经确定黄永春存在公车私用的行为,关于其是否经商牟利和殴打村民等行为,还在进一步的调查之中。广东省公安厅治安管理局局长郑泽晖也表示,将请省公安厅纪委介入跟进调查。

  昨天下午,记者分别联系了广东省公安厅和湛江市公安局,希望了解该案件的进展。广东省公安厅宣传处的工作人员表示,已经向负责领导汇报。截至发稿,记者尚未收到回复。

  昨天下午,记者多次联系黄永春本人,表明采访意图,黄永春将电话挂断,随后不再接听。

  据村民黄启贵介绍,黄永春被停职以后,曾多次找村民道歉,并表示愿意支付受伤村民的医疗费和营养费。昨天上午,建新镇派出所民警和加埠村村委会负责人黄小清联系到黄启贵等村民,希望村民与黄永春进行商谈具体的赔付办法。据知情人士透露,黄永春已委托中间人,希望能够提供30万元作为被打伤村民的医疗和营养费用,希望平息此事。

  对话

  跟踪被发现弃车翻墙跑掉

  记者:怎么决定跟踪拍摄副局长的?

  黄启贵:我们实在是被逼得没有办法了,2005年我爸爸被打伤,我们跑到各个部门反映,反映了5年都没有一点进展。本来也不想把事情惹大,但是他今年又打伤我们,村里人也都害怕他,我们没有办法了。听说他经常开单位的车接送孩子,我们就想着找到一些证据在网上举报他。

  记者:是否知道跟踪拍摄会有危险?

  黄启贵:以前从来没做过跟踪啊,他又是一个公安分局副局长,反跟踪的能力是很强的,我们不小心就会被他发现。这个地方都是他的势力范围,随时都能叫过来很多人,我们也害怕,所以都是很小心。几个人轮流跟着他,也不敢靠他家太近,就守在他从家里出来的路口。有时候就带个席子和行李,在他们家附近待着,看见他出来,就赶快拿出电话打电话,装着是在找房子租的。拍到他送儿子上学那次,跟得太近,被他发现了。我们赶快开车离开,到了转弯的地方,把车停在路边,翻墙就跑了。

  记者:跟踪拍摄会不会违法,有想过么?

  黄启贵:我们也不知道,也没想过。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他经商牟利,家里生了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女儿都十几岁了,明显违反计划生育政策,但是我们找不到证据,没办法举报他,公车私用是很好抓的。

  记者:有纪检部门跟你们联系吗?

  黄启贵:没有人跟我们联系过,我们只是把举报材料发到了网上,注册了好多个网站的账号,希望大家能知道这件事。7月24日,我正在上网发举报材料的时候,突然发现网站上出现了消息说,黄永春被停职了,我开始时还怀疑是不是真的,给好多朋友打电话确认,大家都说他确实是被停职了。

  记者:你们举报黄永春之后,他联系过你们吗?主要说了什么?

  黄启贵:他在被停职之后找过我们两三次,给我们赔礼道歉,说愿意出医疗费和营养费给我们。中间,三方协商时提出30万元赔偿。另外,这段时间也有不少人联系我们,希望我们能与他和解。

  记者:了解对黄永春的处理结果后,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黄启贵:最近的就是看新闻,知道了公安局已经确认了他是公车私用。但是半个月过去了,一直没说怎么处理他,也没有对他打人和经商牟利等事的调查结果出来。我们只希望政府能够调查清楚,该处理的要处理掉,调查一下我们十年的委屈,还我们一个公道。

猜您喜欢

头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