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奥一网帐号登录

使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铭记8·15 】靖国神社的“真相”: 靖国神社是什么?

来源:新华网    2014-08-15 09:49:08    作者:杨汀   编辑:实习生 杨雪
走进这个日本“无冕”国家级神社这个独特存在,感受到的,是一种荒谬的讽刺意味,和随之而来无边的压抑氛围。

【铭记8·15 】历史图片:再现日本二战战败 

【铭记8·15 】战败日日本右翼政客或将大规模“拜鬼”

【铭记8·15 】日本向中国投降原始视频首次公布

 

在日本东京,一名神道教祭司在靖国神社主持庆典仪式(2007年4月23日摄)。新华社/路透

  靖国神社是什么

  对几代亚洲人而言,“靖国神社”实在是一个能轻易搅起万千情绪的特殊名词。

  在中韩等亚洲国家民众眼中,它就是日本右翼和保守势力否认侵略历史、美化丑恶战争的代名词。从日本政客嘴中,又总能听到参拜靖国神社“祭拜捐躯英灵,无关历史态度”等种种说辞。

  黑白镜像之间,靖国神社究竟是什么?走进这个日本“无冕”国家级神社这个独特存在,感受到的,是一种荒谬的讽刺意味,和随之而来无边的压抑氛围。

  军旗之下的招魂社

  靖国神社在日本是何等地位?外苑的大鸟居(神道教中分隔神和人居住的地方的标志)前,有一块刻有“靖国神社”四个大字的石碑。据《靖国神社百年史》记载,因驻日盟军总司令部禁令,靖国神社才削去石碑上部原本用来展示神社级别的“别格官币”字样,算是取下国家级神社的冠冕。尽管如此,其“无冕”地位依然存在。

  神社本殿前挂着绣有皇室标志的16瓣菊花的白色帷幕,逢天皇使节前来或首相等高官参拜时会换上象征高贵的紫色帷幕,其政治意义不言自明。

  本殿左侧旗杆台竖着日本国旗,旗杆上并未使用西元纪年,而是使用即便在右翼中也只有极右翼才使用的“皇纪”年号。

  更特殊的是,靖国神社自始至终与日本军方有着紧密联系。据《靖国神社百年史》记载,靖国神社最初就是以“东京招魂社”身份建立,是当时唯一隶属日本陆军和海军的神社。举行祭祀时并无专门神官,而由陆军省官员主持,由此可见一斑。

  “靖国神社”石碑前的石狮也大有来头。石狮由日本艺术院会员后藤良在二战期间开始雕刻,因日本战败而被搁置,后由另一作者完成。远东军事法庭审判时日方律师团副团长、东条英机的主任律师清濑一郎将其买下。在其就任众议院议长6年后,他于1966年将石狮捐予靖国神社。

  石碑背后的神社第一鸟居也有故事。据“大鸟居重建事业委员会”的铭板记载,1943年战事吃紧,日军制造武器所需的铁不足,原鸟居建筑与神社内其他部分物件一起被撤下,充作军需。据说,此举背后脱离不开宣传目的——在日军已显颓势之际,日本政府动员民间将铁器提供给军队,而靖国神社以其特殊地位自然“身先士卒”。

  在日本东京,一名祭司带领多名国会议员参拜靖国神社(2013年10月18日摄)。新华社/法新

  美化战争的祭祀地

  日本政要参拜靖国神社的新闻总能立即激发亚洲近邻强烈抗议。面对昔日战争受害国的愤怒,日本政客却常轻描淡写辩称,“靖国神社只是日本神道教镇魂慰灵的场所”。然而,这座地位崇高的祭祀场所内,却处处展示着与战争紧密相关的符号。

  常有“靖国神社供奉甲级战犯牌位”的说法,其实靖国神社里并无牌位,只有被称为“灵玺簿”的名簿,其中包含1978年10月被合祀的东条英机等14名甲级战犯。

  靖国神社第二鸟居旁,两只大石灯笼基座部分各有一圈浮雕,描绘着“日清战争到满州事变期间的主要战争”、“日清战争黄海会战”、“明治38年满洲军总司令官兵幕僚奉天入城式”、“日中战争上海附近的空中战”、“日中战争炸弹三勇士”、“台湾镇定”(镇压台湾原住民起义)等战争图景,还曾被印为明信片发行。在这些被刻意凸显为日军“壮举”的画面中,又怎么看得到亚洲千千万万被侵略民众的血与泪?

  神社本殿前最后一道鸟居的捐赠方恰是叫嚣修改历史教科书的“新教科书会”的母体“日本会议”。鸟居旁的木制橱窗内每月轮换展示战死日军军官遗书。

  1965年,靖国神社要求主管祭祀者候补名簿的日本政府厚生省提供包括东条英机在内的12名甲级战犯的信息作为祭祀候补,厚生省相关部门未报厚生省层面讨论就在1966年将信息提供给靖国神社。于是,在靖国神社“靖国的神灵们”遗影室内,并非战死的东条英机就以“昭和殉难者”的身份得到彰显,颇具讽刺意味。

  

这是2014年8月8日拍摄的靖国神社内苑前大石灯笼浮雕之“上海事变”(1932年一·二八事变)。新华社 记者 杨汀 摄

  错乱历史的宣讲所

  靖国神社内角还有一处不得不说的所在——游就馆。

  其命名出自荀子名言“君子居必择乡,游必就士”,始建于1892年,堪称兜售“靖国史观”的集散地。

  观其历史陈述,刻意为之的混淆是非之说比比皆是:“日本本是远东小国,之所以能生存下来,不受欧美列强的胁迫,都是因为这些拼命为国而战的英灵。”“(九一八事变前)不用说支那军队,一般民众的侮日态度也极端强烈,我们(日本)的官民都生活在悲愤的泪水中。”“爱妻子和孩子的日本军人绝对不会在海外从事掠夺等残暴行为。”

  尤为值得注意的是,日、英双语解说词,内容却有重要差别。一些容易引起美国反感的说辞在英文版本中均被省略,或在2007年修改时被删去。

  和其他日本古迹或观光场所不同,此处寻不着中文或韩文的解说词、导游指南。令人怒极反笑的是,日本右翼论坛上竟出现要求游就馆制作中韩文资料的言论,称之为“传达正确历史”之举,简直猖狂至极。

  访客之中,明眼人并不少。游就馆留言簿上,一段署名“J·D”的英语留言如是说:“我感到非常悲伤,为日本和日本人的历史观感到担忧。对军国主义历史的美化,不会带来永久和平。”

  

这是2006年4月21日在日本东京拍摄的靖国神社本殿。新华社/法新

   这是2014年7月4日拍摄的靖国神社游就馆入口。新华社 记者 杨汀 摄

猜您喜欢

头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