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奥一网帐号登录

使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铭记8·15 】日本向中国投降原始视频首次公布

来源:央视 国际在线    2014-08-15 10:06:19    作者:肖军 黄巍 通讯员 龚卫国 余昊龙   编辑:蔡妍菡
一段视频解开尘封历史,再现重大历史事件,让世界关注。而围绕寻找这段视频资料,有着鲜为人知的曲折故事。

【铭记8·15 】历史图片:再现日本二战战败

【铭记8·15 】靖国神社的“真相”: 靖国神社是什么?

【铭记8·15 】战败日日本右翼政客或将大规模“拜鬼”


  芷江首次公布日本向中国投降原始视频的背后


  八年烽火起卢沟,一纸降书落芷江。

  芷江,一个历史悠久、人文荟萃的美丽小城。69年前,由于历史的机缘,这个湘西边城被推到了世界历史的前台。

  1945年8月21日,日本降使今井武夫一行飞抵芷江,交出日本侵华兵力分布图,并签字接受关于日本投降详细命令备忘录,芷江因此以“抗战胜利受降之城”而闻名中外。

  今年7月7日,全民族抗战爆发77周年纪念日。这天,位于芷江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受降纪念馆首次公布了日本在芷江向中国投降的原始视频资料。经电视台播出及其他媒体报道后,芷江再次吸引了世界的目光。

  一段视频解开尘封历史,再现重大历史事件,让世界关注。而围绕寻找这段视频资料,有着鲜为人知的曲折故事。

  一个“小人物”

  20余年苦苦追寻

  在抗战胜利受降纪念馆馆长吴建宏的手机上,留有这样一条短信:“芷江人民、湖南人民、中国人民、为抗日战争胜利作出贡献的人民感谢你!”这是一位曾在芷江工作过的老领导从长沙发来的,因为他知道,吴建宏为这段视频资料付出了太多的心血。

  7月10日见到吴建宏时,他正为接待各路记者忙碌着。他个子不高,但看上去十分精神,谈起芷江受降的历史如数家珍。

  采访是从观看日本在芷江向中国投降的原始视频开始的。吴建宏介绍,原始视频完整记录了日本投降代表下机到签订投降备忘录的全过程,共20多分钟,分为5个章节,是美国军方多个记者从不同侧面、角度,用8毫米电影胶片机拍摄的。

  播放视频投影上,画面是黑白的、无声的,也没有字幕,但比较清晰。

  视频上珍贵画面频频闪现,吴建宏即兴解说慷慨激昂。

  “20多分钟视频,20余年漫长寻觅。”看完视频,吴建宏向记者讲述了寻找经历。

  今年48岁的吴建宏于1987年调到受降纪念馆工作,当过勤杂工、讲解员、副馆长,直至馆长。

  “当时纪念馆资料不全,影响不大。”吴建宏说,1989年当讲解员时,他感到很有压力,很多人到这里看了受降旧址后,都想了解这段历史,观看更多实物资料。

  “我们这一代人有责任把这段历史重现,使有关资料更加丰富、更加完善。”抱着这样的信念,吴建宏平时注意收集芷江受降的历史资料。1990年,他和同事们在征集文献资料时,偶尔发现两份海报。这是抗战胜利后,重庆民众影剧院和国泰影剧院加映新闻纪录片《芷江受降——降使今井》的海报。

  “既然当年有这个新闻片,也就是说,这段历史应该有视频记载。”吴建宏坚定一个信念,反映当年日本在芷江向中国投降的视频资料一定保存于世,一定要想办法找到它。

  随后近10年中,纪念馆内各类历史资料逐步丰富、完善,但更直观的视频资料始终未见踪迹。

  1999年担任馆长后,吴建宏寻找视频的愿望更加强烈。他遍寻全国与抗战有关的纪念馆,但一无所获。期间,他5次去台湾,到了中国国民党党史馆等,找了一些抗战老战士的后代,每次也都是带着遗憾回来。

  在台湾,中国国民党党史馆主任邵明煌被他的精神所感动,给了他一份录音资料,这是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后当日的广播资料。并为他指点迷津,可考虑把寻找的范围扩大到美国。

  “对呀!”吴建宏想,当时美军飞虎队驻扎芷江,受降仪式上也有美军代表,很有可能美国人把这段历史视频带到了美国。

  “我每天都要看新闻,非常关注美国的动态。”吴建宏说,抗战胜利60周年后,美国一些研究所、档案馆等相继解密二战相关文件资料,蒋介石日记都原封保存在胡佛研究所,这坚定了他的信心:视频资料在美国。

  带着寻找原始视频的使命,2006年10月,吴建宏来到美国。在美国17天,他一头扎进当地资料馆、档案馆,但还是无功而返。

  历史的机缘有时有一定偶然性。近年来,在发动国际友人帮助寻找视频资料的同时,吴建宏开始筹备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他考虑到,芷江作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总受降地,可以通过一种表现形式,完整反映日本投降的历史。

  2008年,吴建宏萌发了一个创意,以大型油画的形式,把中国共产党在山东枣庄及其他16个受降区接受日本投降的历史场面展现出来。

  一个创意,促成了原始视频的现身。

  一个大画家

  中美奔波不辱使命

  “要找一个非常著名的油画家,对芷江受降、抗战这段历史有钻研的。”吴建宏决定找钱德湘老师。

  钱德湘,今年64岁,祖籍芷江,原是湖南师大教授,现和夫人谭明利旅居美国,是美国油画原创协会的会长。

  2008年,吴建宏联系上钱德湘,谈了他的想法,两人一拍即合。

  2010年,钱德湘将展现日本在芷江投降的大型油画《历史的记忆》捐赠给受降纪念馆。

  但在创作各战区受降的油画时,遇到了难题。“通过油画形式来还原历史,就要找到充足的资料。然而大陆、台湾资料欠缺,那就到美国去找。”吴建宏给钱德湘夫妇开具介绍信,委托他们到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等著名大学、研究所、档案馆、资料室去找。并请他们尽力帮忙寻找日本在芷江向中国投降的原始视频资料。

  2010年开始,钱德湘夫妇在美国及北京、芷江来回奔波,找资料搞创作,整整忙碌了3年。

  在美国,钱德湘打电话告诉吴建宏,美国的档案馆、资料室资料堆积如山,找寻一个视频资料,那是“沧海一粟”。

  费尽周折,吴建宏通过一个很内行的朋友提供的思路,找到了查找资料的特殊技巧,然后告诉了钱德湘夫妇(采访中,对方称细节不便透露)。

  “吴馆长,你的夙愿终于实现了。”去年5月的一天,钱德湘夫妇兴奋地从大洋彼岸打电话给吴建宏,说他们在美国国家档案馆,找到了20多分钟原始视频。

  吴建宏告诉记者,听到这个电话,既非常激动,又忐忑不安。“我怕他们找到的不是反映芷江受降的视频,日本在芷江总投降后,又分别在全国各地投降,有可能是其他战区的。”

  钱德湘夫妇是拿美国绿卡的,在美国要住半年才能回国。为了尽快看到梦寐以求的“宝贝”,吴建宏催着钱德湘夫妇把视频资料通过电子邮箱、特快邮件或其他途径发给他。

  “钱老师说,为了对这段历史负责,对祖国负责,还是亲自送来,通过特快邮件怕辗转万里中途丢失,通过网上发来又怕泄密。”吴建宏说,钱德湘夫妇为了保证资料安全,考虑得十分周到。

  去年10月,钱德湘夫妇从美国坐飞机回国,专程赶到芷江,将视频资料交给吴建宏。为了防止损坏,视频资料是使用防震、防碰撞的多层软包装包装起来的。

  “看过这段视频后,确定是芷江受降这段历史,我非常激动,几天睡不着觉。”吴建宏说,这些资料非常珍贵,目前为国内唯一,钱老师夫妇功不可没。

  一个新愿景

  倡议“国宝”申世遗

  “一个没有历史记忆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吴建宏对记者说,选择在全民族抗战爆发77周年纪念日对外公布日本向中国投降的原始视频,就是要牢记历史、珍惜和平,决不让历史悲剧重演。

  “视频资料到我们手里后,一是要好好保存,再就是以什么形式、什么方式展现在世人面前,这也是我们面临的一个课题。”吴建宏说,“我们与中影厂合作,以原始视频为基础,加以受降遗址实景等,拍摄了一部《民族的胜利:1945芷江受降》的30分钟纪录片,目前已拍摄完毕,进入制作处理阶段,争取在今年适当时候向世人公布。”

  “我还有一个愿景,倡议把这一段原始视频资料,申报为世界记忆文献遗产。”吴建宏说,“还要请上级重视芷江受降旧址的保护,给予投入,同时要组织一个专门班子,尽快把芷江受降旧址和飞虎队援华抗战旧址,整体包装申报为世界文化遗产。”吴建宏说,对湖南来讲这是一份责任,对国家、对世界来讲是一份贡献。



猜您喜欢

头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