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奥一网帐号登录

使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揭秘:五中全会的现场细节 经济比二孩更受关注

来源:南方周末    2015-11-12 15:27:16    编辑:蔡妍菡
观察开会过程,是了解政治的一个重要途径。例如:新的“五年规划”由谁说明?代表们怎样发言?开除党籍的决定怎样投票?递补中央委员的权利是马上生效的吗?

十八届五中全会10月29日在北京闭幕,大家期待已久的“全面放开二孩”终于一锤定音了,令计划等10名中央委员也毫无悬念地被开除党籍。

想不想知道这些国计民生的“大招”是怎么出炉的?昨天,全会刚一闭幕,南方周末就通过有关人士,问到了不少会议细节。

观察开会过程,是了解政治的一个重要途径。例如:新的“五年规划”由谁说明?代表们怎样发言?开除党籍的决定怎样投票?递补中央委员的权利是马上生效的吗?

今天让我们为您独家揭秘,给您热气腾腾的解答。

从京西宾馆开始,在人民大会堂结束

都知道京西宾馆是中国的“会场之冠”,近年历次中央全会都选择那里作为会场,但实际上,全会并不是自始至终都在京西宾馆进行。以本次五中全会为例,开幕式和分组讨论在京西宾馆举行,而10月29日下午的闭幕会则改在了人民大会堂。


京西宾馆。 (资料图)

本次会议10月26日开幕,所有参会人员都被要求在10月25日下午5点前报到,25日晚上,会议资料已经发到每个与会者手中。一位参会者告诉时务通讯,自己有个明显的感觉:“八项规定”出台后,驻地的伙食比2012年的十八大期间(八项规定出台前)“差远了”,“跟一般事业单位的食堂差不多”。

10月26日上午,习近平亲自主持全会,说了句“现在开会”之后,会议就开始了,然后他宣布当天会议议程,再代表政治局向中央委员会作工作报告,接是由他向全会做关于“十三五”规划的建议说明。

需要指出的是,过去对“五年规划”作说明的都是国务院总理,这次全会打破了这一惯例。

此外,南方周末还发现,过去几届中央全会审议要通过的文件草案时,都是相关领导向全会做说明。

例如2004年,十六届四中全会通过《关于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决定》时,就是由时任政治局常委、主管组织工作的曾庆红作的说明。十七届三中全会通过推进农村改革的决定,是由时任分管农业的副总理回良玉作的说明。十七届六中全会通过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的决定时,则是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作的说明。

但十八大以来,从三中全会通过全面深化改革的决定,到四中全会通过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决定,再到本次全会通过对“十三五规划”的建议,都是习近平向全会作的说明。

“全面二孩”议题:会外热会里冷

10月26日下午到10月29日上午,是分组讨论时间,一般都是3个省组成一个小组,中央直属机关、中央国家机关和军队的中央委员们则分散到各省,每个小组大概50人左右,各小组讨论时由召集人召集。

以河南、辽宁、青海三个省所组成的小组为例,共有三个召集人,分别是河南省委书记郭庚茂、工信部部长苗圩、海军司令员吴胜利。

每次开会讨论时,谁想发言可以在会议开始前先向召集人报名“挂号”,会议开始后,召集人根据报名的先后顺序点名发言。

此次中央全会有两大热门话题,一是对“十三五规划”的建议,二是全面放开二胎,但与会场外关注的焦点不同,在河南、辽宁、青海三个省组成的分组讨论中,几乎没有人讨论放开二胎,大家更多的是关注经济,特别是经济下行的问题,或许这与辽宁省的中央委员在这个组有关:辽宁是老工业基地,近几年经济下行压力较大。

开除令计划等人:同意、不同意、弃权举三次手

会议进行到第二天,也就是10月27日的晚上,对令计划、周本顺等人的处理意见发到了各个会者手中,在后面的议程中对此进行审议。

10月29日下午,闭幕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座次安排与开幕时基本一致,中央领导坐在主席台上,台下正对着主席台的是中央委员,两侧是候补中央委员和列席人员,会议由习近平主持。


(新华社/图)

在表决追认开除令计划等10人党籍时,首先是同意的举手,这个程序之后,又来了一次“不同意的请举手”,但这还没完,最后还有一次“弃权的请举手”。会场内有3名工作人员负责统计大家的举手的情况。

需要注意的是,开除10个人党籍,不是1个议程,而是分成10个议程进行,也就是说,对上述每个人都要分别做出“同意”、“不同意”、“弃权”的表决。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于2015年10月26日至29日在北京举行。中央政治局主持会议。 (新华社记者 黄敬文/图)

候补委员转正:当场换座位

这次五中全会,开除了10人的党籍,其中令计划、周本顺、杨栋梁3人是中央委员,朱明国、仇和等7人是候补中央委员。

按照规定,中央委员出现缺位,要从候补委员中按排名顺序顺位递补,这次就有3名候补委员被递补为中央委员,分别是贵州省委常委兼统战部长刘晓凯、海南省委常委兼政法委书记陈志荣、吉林省委常委兼政法委书记金振吉。

递补中央委员并没有表决的程序,而是“没有意见就鼓掌通过”。

接下去的一刻可能令这三人终身难忘:递补是当场生效的,当宣布他们被递补为中央委员之后,立即有工作人员去引导他们从候补中央委员的席位,换到中央委员的席位。

从候补中央委员换到中央委员的区别在于,上一秒还只能发言不能表决,下一秒立刻就有了表决权。接下来的议程中,对政治局的工作报告、以及对“十三五”的规划,他们都参与了表决。

猜您喜欢

头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