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奥一网帐号登录

使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创享·3年前习近平视察渔民村:感谢改革开放

曾是全国首个万元户村,以其为代表的广东基层治理改革创新渐成燎原之势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11-20 16:31:36    编辑:宋腾虎
35岁的邓国华走在小区,没有谁不认识,包括新来的租户。“习近平总书记上次就是去他家做客的,好福气哦。”闻听此言,邓国华每每报以微笑作答。作为小区保安部经理的他,不在小区巡查走走转转,就在监控室。12栋漂亮的楼宇合围成一个小区,地理位置闹中取静,小区花草茂盛,环绕的水池里,锦鲤嬉戏,广场上,三三两两居民闲聊散步,一幅恬静的生活画卷展开在眼前。

   村民邓伟雄家中悬挂着当年的合影。

   渔民村文化广场,村中老人带着孙辈玩耍。

   社区警长晏红卫(着警服者)回忆三年前与习近平交谈时的情景。

   村民邓伟雄家客厅。

   村中的宣传栏。

   村中的近民亭。

35岁的邓国华走在小区,没有谁不认识,包括新来的租户。“习近平总书记上次就是去他家做客的,好福气哦。”闻听此言,邓国华每每报以微笑作答。作为小区保安部经理的他,不在小区巡查走走转转,就在监控室。12栋漂亮的楼宇合围成一个小区,地理位置闹中取静,小区花草茂盛,环绕的水池里,锦鲤嬉戏,广场上,三三两两居民闲聊散步,一幅恬静的生活画卷展开在眼前。

这里是靠近深圳火车站一侧的渔民村。经过三十多年的飞速发展,“自然村”的概念早就随着深圳的城市化浪潮不复存在,但依然沿袭村名,不能忘本。邓国华所在的渔民村,是深圳一个寻常不过的自然村,但在改革开放的坐标轴上,这个曾经的渔村,却有着特殊身份。

从1984年到2012年的近三十年里,邓小平同志和胡锦涛、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来到这里视察,走进普通居民家中。最近的一次是在2012年12月8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来到这里,参观社区,做客居民家。三年过去,习近平总书记的那次到访,至今在渔民村的亲历者脑海中印象鲜明:亲民、随和、坦诚。为此,小区里还建了一个亭子,上书三个大字“近民亭”。

三年弹指一挥间,渔民村股份公司开发的“幸福万象”楼盘建成了,社区原来的四五个党支部合并成一个,作为试点的社区体制改革号角吹响,社区自治也开始了各种全新的探索。

而今,渔民村已不是孤例。特别是在人人参与、人人尽力、人人享有的“共享发展”理念指引下,广东基层治理改革探索大步前行,越来越多的“渔民村”正在汇聚或爆出改革创新的“核能量”。

感谢

习近平笑了,说感谢改革开放。邓志标接了一句,“是,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渔民村的今天。”

面积仅两万多平米的深圳渔民村,曾因中国第一“万元户村”和小平视察成名。

从打渔人家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国内最早的“万元户村”,再到如今现代化的花园社区,渔民村是深圳经济特区30多年发展的叙事起点,也曾吸引邓小平在1984年到这里视察。

时过28年,2012年12月8日上午8时,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也来到这里,探访居民,参观邓小平视察时的历史照片,勉励村民继续走改革开放的道路,并加以创新和发展。

老村长邓志标已是古稀之年,没事喜欢在小区溜达,小区住的都是老村民,熟人熟事。大家见面了,拉拉家常,喝喝茶,叙叙旧,其乐融融。此前,老人曾接待过邓小平,对于那一次习总书记的视察,他直言:“没想到那天能遇到(习近平总书记)”。作为渔民村原村长,这个73岁的老人至今清晰地记得三年前的场景。

那天上午,邓志标正跟村民一起在村里的文化广场上聊天,看到有些村民突然望向一个方向,情绪明显激动起来。顺着人群望过去,他看到了习近平总书记。

“当时有点呆了的感觉。”而在村民的簇拥下,习近平总书记走得离他很近了。有个陪同的领导拉过他介绍,“这是村里的老村长,以前接待过邓小平同志。”习近平握住他的手问:“哦,那照片里的人是不是你?”邓志标很激动,说:“是我。”习近平笑了,说感谢改革开放。邓志标接了一句,“是,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渔民村的今天。”

“感谢改革开放。”这句话成为这三年来邓志标每每回忆起那天时最鲜明醒目的一个声音。“习总书记那次到来,也让我想起1984年邓小平同志来时的情形。”在邓志标家的客厅,他指着墙壁上唯一的相框,这张黑白照片上是他和几位领导接待邓小平的合影。望着这张照片他感叹,“31年过去了,改革开放也30多年了,历届国家领导人来这儿,都会带来新的鼓舞和发展信号。”

共享

让更多的人享受到改革成果,已成为当下深化改革的重要目标。这一理念贯穿着广东的各领域改革。

“总书记三年前视察这里,专门去看了邓小平同志1984年来视察时的历史照片。”深圳渔丰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黄兴炎说,习近平探访渔民村期间,他全程陪同,作为讲解员,陪同习近平边走边聊。

在邓小平当年视察的图片前,习近平一一点出图片中陪同官员的名字。“言语中听得出他对邓小平同志的崇敬之情。”黄兴炎说,习总书记最关心的是村里的发展情况和目前村民的生活状况。经过渔民村的村史走廊时,黄兴炎讲述了渔民村的发展历史。新中国成立后,渔民们上岸形成村落,但日子比较清苦。真正的好日子是从改革开放后开始的,这也是他介绍的重点,尤其是成立股份公司后。2000年,渔民村再次开深圳风气之先,经过改造城中村,流动人口难管理问题迎刃而解,建立集体股份合作制企业,使渔民村迎来二次辉煌。

黄兴炎说,其间总书记不停地打断他,询问一些村集体经济发展的问题。“比如总书记问股份公司除了物业公司外,有没有设想过将来其他的发展路子?后来又问现在村民们是怎么个生活状态?”“总书记很关心村民的生活状态,也很关心我们村的发展和未来。”黄兴炎说,作为享受到改革开放成果的渔民村,这种关切特别温暖。

让更多的人共享改革成果,已经成为五中全会深化改革的五大发展理念之一。这一理念贯穿着包括深圳在内的广东各领域改革。

三年过去,邓国华的家里几乎依然保持着当年习近平来家做客的原来陈设。一对龙凤胎,大的是儿子,小的是女儿,哥妹俩出生时仅相隔两分钟。三年前还在咿呀学语的兄妹俩,如今已经四岁半,入读社区幼儿园。

而在靠近渔民村小区西侧的一块角落约5000平米的空地上,一栋建筑面积约为2.8万平米,99.95米高的LO FT精装住宅公寓不久前已经落成。楼盘名为“幸福万象”,开发商即是渔民村自己的公司渔丰股份公司。

这意味着,集体经济又多了一笔不菲的收入,今年的分红也有望增收不少。对于邓国华来说,一个更利好的消息是渔民村即将股改了,新的政策有望很快出台———这让邓国华望眼欲穿,因为按照改革之前的分配方案,只有他的父母这一辈才有分红,“听说新的政策会对我们有倾斜,包括股份可以继承。”

共治

渔民村,这个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全国首个万元户村,开始了新的历史节点的自我书写:基层工作人员和普通社区居民参与改革创新。

刚结束不久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在会议公报中提到,要坚持共享发展,必须坚持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作出更有效的制度安排,使全体人民在共建共享发展中有更多获得感。共享者,不仅包括人民对于发展成果的享有,也包括人人参与、人人尽力的发展模式的建立。

如今,以渔民村为代表的不少曾为广东经济发展写下重要一笔的基层社区,也在深化“共享”改革成果的理念之下,实现着来自基层治理这个社会细胞的自我创新与改革努力。渔民村,这个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全国第一个万元户村,将自己过往的荣耀尘封进历史的故纸堆,开始了新的历史节点的自我书写:基层工作人员和普通社区居民参与改革创新。

去年10月27日,以“社区治理体系法治化”为核心,深圳罗湖区大手笔启动社区体制改革。在这次旨在创新改革社区基层管理体制的“沉下去”的改革中,渔民村所在的南湖街道成为深圳划定的试点之一。渔邨社区居委会新任专职副主任邓锦辉是罗湖区社区体制改革之后,渔邨社区居委会的第一任专职副主任,之前在居委会工作已经6年。

“以前居委会一直处于弱化、边缘化的地位,有些事情我们想做可是没有机会做,也没有经费、没有人手做,心有余而力不足。此次改革理顺了工作站与居委会之间的关系,明确居委会的职责,并配备专职人员,让居委会真正‘强大’起来,让我们感到非常地期待与兴奋!”

作为经常需要跟社区每一个居民打交道的居委会成员,邓锦辉经常因为居委会的权、责、利严重不对等,而深感基层工作的举步维艰。基层工作人员与社区居民缺乏沟通了解,社区居民参与社区建设和治理的积极性普遍难以调动……

而社区工作从业者自身也有不少“苦水”,南湖街道渔邨社区工作站的工作人员肖蓉芳感触颇深:“近些年来,我们承担的工作职责越来越多,很多同事都是身兼数职,经常加班加点,可工作还不一定做得到位,常常顾此失彼。”由于各种原因,社区工作站也存在同工不同酬的现象,没有体现岗位的差别化和多劳多得的原则。“对此,大家难免有些怨言,也影响了积极性的发挥。”

而在这一轮启动的社区体制改革中,深圳市罗湖区将之纳入《罗湖区2014年改革计划》确定的5项重点改革之一,今年9月25日,罗湖社区体制改革试点先期在南湖街道启动,渔邨社区等9个社区综合党委、居委会同时举行揭牌仪式。新成立的社区党委和居委会权责更加明晰,并强化了居委会为社区自治的核心。

“改革重点是人员的整合分流和岗位的竞聘。”南湖街道办党工委书记、主任梁锐介绍,将原来在街道科室工作的社区员额人员全部返回社区工作,同时明确未定岗的社区人员不能享受岗位津贴;在岗位竞聘的工作环节中,制定了《南湖街道竞争上岗实施方案》,让想干事、能干事的干部职工脱颖而出。街道办还派出处级领导担任每个社区第一书记,每周至少到挂点社区蹲点工作一天,并明确各个社区是社区第一书记的责任田。

燎原

在广东,像深圳渔民村这样微观层面的改革创新,已渐成燎原之势,给整个区域的基层治理模式和社会管理创新带来深远影响。

一枝独秀不是春,不能复制的改革,其价值将无法得以彰显。可喜的是,在广东,像深圳渔民村这样微观层面的改革与创新,已经逐渐形成燎原之势,并给整个区域的基层治理模式和社会管理创新都带来深远影响。

与深圳的“居民议事”相类似,东莞出台的基层社会治理“莞版30条”,实施村(居)公共管理和服务“清单制度”改革,理清政府公共服务与村(居)自我服务的关系,合理划定边界,通过双向协商,制定村(居)委会依法须承接和依法须协助开展工作的两份“清单”。对“清单”以外的工作,通过政府购买服务、资助奖励的方式,交社区社会组织承接办理。

而佛山市顺德区的陈村镇,针对基层民众法治观念相对薄弱的实际,该镇将村居和群众对律师服务的基本需求纳入政府公共法律服务的采购项目,由区、镇全额支持购买社会服务。与以往村级各自聘请法律助理不同,入驻的律师事务所必须每周安排半天时间,指派1名律师开展3小时以上咨询服务,同时受聘为村居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员,参与重大矛盾纠纷调处。去年8月,南涌社区等4个村居律师工作站已正式运行,法律咨询日渐常态化。

加强基层治理工作,推进基层社会管理创新,无疑是近年来广东的工作重点之一。早在去年年初,就有不少省政协委员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创新社会治理尤其是基层治理领域。比如,广东省政协提案委提出《关于加强广东省基层治理工作的提案》,民进广东省委会提出《以深化改革为牵引创新广东省农村基层治理体系的提案》,民革广东省委会提出《关于以民主选举为切入点完善村民自治机制,提升广东农村基层治理水平的提案》,等等。

这些相关提案汇集成系列专题,由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亲自审定并牵头督办。胡春华就提案的具体建议作出批示,审定提案办理工作方案,并多次深入基层社区调研。此后,广东省出台一系列政策措施,为加强广东省基层治理工作奠定了政策基础。

去年1月出台的《中共广东省委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意见》,也提出健全基层民主机制;坚持基层党组织的领导核心地位,保持基层治理的基本框架稳定,扩大基层群众对公共事务参与范围;落实城市社区居委会直选制度;增强村(居)委会自治功能,探索建立乡镇(街道)和职能部门与村(居)委会之间的双向考核制度,等等。

国之伟力在社会,在基层。梳理这些年来广东在基层社会治理方面的改革创新,可管窥其与国家全面深化改革战略与步调的高度一致。显然,在改革成果让更多人得到共享的理念下,广东的基层治理改革,更多让每一个生活其中的公众参与到改革中来,让改革不再仅仅是“居庙堂之高”的语词,而是每个人切身可感的普惠与共享。

观察

让更多人在参与改革中成为受益者

告别三十多年前那轮改革的鲜明“政策红利”,外界普遍认为,广东改革在全面深化改革的中国当下,需要更多在百舸争流中冲锋前行的创新动力。让改革意识深入到普通公众中,最大限度地调动公众参与,则被认为是当下改革破题的应有之意。

需要看到,固有格局及陈旧的基层管理运作机制,在利益诉求日趋多元化的时代,已让包括广东在内的许多基层政府颇有“疲于应付”之感:基层管理体制不顺畅、基层治理资源缺乏统筹规划,基层职能部门权责利严重不对等,在直接对接公众诉求时,有效的协调和整体合力尚未形成……作为最直接面对公众的社会运行板块,这些问题成为实现改革最深层目标的桎梏。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4年发表的新年贺词中提出,我们推进改革的根本目的,是要让国家变得更加富强、让社会变得更加公平正义、让人民生活得更加美好。在对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的阐释中,他也明确提出,要关注“群众对我们的改革是否满意”,提高改革决策的科学性,很重要的一条就是要广泛听取群众意见和建议,及时总结群众创造的新鲜经验,充分调动群众推进改革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廉政研究院院长乔新生认为,“参与改革”的改革是对公众而言的。从行政主导的改革到全民主导的改革,这是一个历史的巨变,它要求全体公民都必须参与其中,成为改革源源不断的动力。参与改革不仅仅是指分享改革的成果,更重要的是,强调公民参与改革的决策以及决策的实施。在他看来,政府必须千方百计地拓宽公民参政议政的渠道,必须让公众在改革的过程中产生归属感和信赖感。

事实上,在广东已经启动的系列基层治理改革中,一个可见的改革理念便是:改革增加对公众参与权利的尊重,改革推进与公众建立密切的联系,让公众本身成为改革的主体。

这在以社区为单位的基层治理改革上,尤为得到体现。社区居民通过参与公共事务决策的治理方式,在基层治理体制改革创新中,享有并实现着自己的权利,通过这种意见表达,改变并改善着自己的点滴生活。这种改革渗透在社会治理最基层的“毛细血管”中,让更多人成为改革的参与者,让更多人在参与看得见摸得着的改革中成为受益者。对于中国深化改革的当下,这也将是本轮改革与此前的最大不同。

档案

渔民村

渔民村位于深圳火车站北侧,与香港隔河相望。深圳是从一个小渔村演变为大都市的,这个“小渔村”指的就是渔民村。渔民村既是深圳的叙事起点,也是改革开放30多年辉煌成就和深刻变迁的缩影。早在1981年,渔民村集体收入达60多万元。全村35户村民,每户平均收入10588元,在全国率先实现“万元户村”。2004年8月,改造后的渔民村变成一个现代化的花园式住宅小区。

总策划:曹轲 任天阳

总统筹:陈文定 王海军

执行统筹:王莹 刘丽君 王卫国

编辑统筹:李建平

记者统筹:南都记者 孙天明 庄树雄

采写:南都记者 陈铭 庄树雄

摄影:南都记者 胡可

猜您喜欢

头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