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奥一网帐号登录

使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法治领航南粤闯出新天地

来源:南方日报    2015-11-26 20:27:15    编辑:宋腾虎
“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进入实现民族复兴关键期的中国,时间尤显匆匆。

四个全面之全面依法治国

“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进入实现民族复兴关键期的中国,时间尤显匆匆。

去年10月下旬,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召开,开启了推进依法治国的新征程。观察人士指出,全面深化改革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如“车之两轮”“鸟之双翼”,共同服务于国家治理现代化进程。

今年初召开的广东省委十一届四次全会上,省委书记胡春华明确指出:“全面落实依法治国基本方略,要以全面推进依法治省,加快建设法治广东为总目标、总抓手,开创法治广东建设新局面。”

在省委、省政府的坚强领导下,勇立潮头、敢为人先的广东人又一次在改革开放的重要关头闯出新天地:

健全立法,全面护航改革发展大局;完善司法,双管齐下维护社会稳定;依法行政,着力营造与国际接轨的法治化营商环境。

多措并举,一个锐意创新、信奉法律、全面开放的法治广东正日渐清晰。

●南方日报记者 刘冠南 陈捷生

发挥立法引领推动作用

在广东,你几乎可以随时随地参与地方立法,除传统的信函、电话、传真、电子邮件、网站、面谈、问卷调查、座谈会、听证会之外,网络听证、电视讨论、微信、微博等新渠道目前均已建立,这场以寻求“最大公约数”为目标的立法改革,保障了不同利益群体的发声。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凡属重大改革都要于法有据”。在法治的框架内完成改革,对处于改革深水区的广东来说,尤为重要。在贯彻实施宪法法律的同时,结合广东实际,继续先行先试,发挥立法的引领和推动作用,是广东地方立法面临的迫切任务。

广东曾被誉为“立法试验田”,在立法机制创新方面创下了多个“全国第一”。1999年9月,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就《广东省建设工程招投标管理条例(修正草案)》,举行了国内首次立法听证会,被视为中国立法民主化、公开化的一个里程碑。

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广东人大的立法听证规则更加完善。以前,听不听证主要是由立法机关决定。如今,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企业事业组织以及公民,都可以向省人大常委会书面提出听证建议,发起立法听证。

在广东,你几乎可以随时随地参与地方立法,除传统的信函、电话、传真、电子邮件、网站、面谈、问卷调查、座谈会、听证会之外,网络听证、电视讨论、微信、微博等新渠道目前均已建立,这场以寻求“最大公约数”为目标的立法改革,保障了不同利益群体的发声。

民众参与立法工作的广泛性,从2013年上半年一场主题为“新形势下人大立法工作如何为广东改革发展稳定创造良好法治环境”的立法专题大调研中可见一斑:持续了3个多月的“地毯式”大调研,收集到的意见建议之多,让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足足整理了一个月。成果之一,就是促成全国第一部诉访分离的地方性法规——《广东省信访条例》的出台。

立法工作不断健全,为广东的改革发展大局保驾护航。

这边,制定立法论证、公开、听证、咨询和评估五项制度,与9所高校合作成立地方立法咨询服务基地,选聘66名专家学者成立立法咨询专家库,委托第三方起草地方性法规……一系列“保质保量”的立法工作机制创新,在南粤大地落地生根。

那边,一项项锐意创新的改革措施攻坚克难,在率先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征程上,广东实现了重大的突破性进展。

双管齐下维护社会稳定

把矛盾化解在基层,广东强调基层治理的法治思维——颁布实施《广东省信访条例》,全面铺开“一村居一律师”,设立基层社会治理工作平台等;被确定为全国首批司法体制改革试点后,广东司法体制改革创新动力十足——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深圳前海法院相继挂牌,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法庭“落子”深圳……

因为6棵荔枝树苗,茂名市电白区旦场镇红花坡村56岁的村妇王香文一家差点和住在隔壁的叔侄打了起来。夜里9时许,就在两家人准备“大打一架”时,王香文没有像往常一样跑去找亲戚“谈判”、请村干部“讲和”,而是拨通了红花坡村驻点律师李玉贤的电话。半小时后,律师从20公里外的县城赶到事发地,摆法律、讲道理,不一会工夫就让剑拔弩张的两户人家情绪平静下来——亲人言和,各自回家。类似这样化干戈为玉帛的例子,在这个粤西小城数以千计。

这是广东社会治理创新的一个缩影。

作为改革先行地试验区,广东深知,推进转型升级,实现加快发展,激发改革开放新动力,创造南粤发展新优势,都离不开稳定。与改革一样,维护稳定的“法宝”,还是法治。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把政法综治工作放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大局中来谋划,深入推进平安中国建设,发挥法治的引领和保障作用,坚持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解决矛盾和问题。

把矛盾化解在基层,广东强调基层治理的法治思维,推进矛盾化解的法治实践。只有牢固树立法律权威,在全社会形成法治信仰,才能构筑文明和谐、长治久安的社会秩序。

于是,《广东省信访条例》颁布实施,化解社会矛盾纳入法治轨道;于是,“一村居一律师”全面铺开,法律服务免费送到田间地头,信奉法律、“有事找律师”成了农村兴起的新风尚;于是,创新性设立基层社会治理工作平台,整合基层公共服务管理职能,群众“只进一个门”,反映情况件件有回音;于是,“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

如果说,机制创新避免了航行过程中的“触礁”,体制改革则为广东的发展稳定找准了航向。

2014年11月,南粤掀起了司法体制改革的热潮。这场旨在确保“正义不迟到”的司法改革,正从源头上解决司法实践中面临的深层次问题,“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宗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

事实上,广东在司法体制改革领域较早迈开了探索的步伐,此前就曾多次“第一个吃螃蟹”。为遏制“案件未进门,双方都托人”,2010年底佛山市禅城区法院尝试实施过问案件登记。这项创新举措,在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中得以确立:“要完善确保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和检察权的制度,建立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制度。”

被确定为全国首批司法体制改革试点后,广东改革创新动力十足,“改革样本”相继推出——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深圳前海法院相继挂牌,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法庭“落子”深圳,审判权运行机制改革的“盐田模式”享誉全国,行政案件集中管辖试点有序铺开……这些有力举措,确保了司法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构筑起守护公平正义的制度防线。

营造国际化法治化营商环境

2014年12月2日,《广东省行政审批事项通用目录》公布,成为国内首份涵盖省、市、县三级全部行政审批事项一单式“纵向权力清单”;自贸区挂牌期间,省司法厅在广州南沙、深圳前海、珠海横琴三地试点粤港澳合伙联营律师事务所,实现广东粤港合伙联营律师事务所零的突破。

今年7月,湛江经济技术开发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一宗土地纠纷行政案件,审判长话音刚落,偌大的法庭突然静了下来,雷州市市长吴国雄站起来。这是广东有史以来首位县市长出庭应诉行政案。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依法治国是我国宪法确立的治理国家的基本方略,而能不能做到依法治国,关键在于党能不能坚持依法执政,各级政府能不能依法行政。观察人士认为,行政主官出庭应诉的背后,是政府重法守法、依法行政,这是新时期广东谋求更大发展的必经之路。

在省委十一届四次全会上,省委书记胡春华有过这样一番论述:市场经济本质上是法治经济,市场环境的优劣关键体现在法治水平上。只有营造一个法治化程度更高的市场环境,才能汇聚更高层次的人才、资源和要素,推动广东经济实现更大发展。只有切实保护好各类市场主体的合法权益,特别是保护好知识产权,才能促进创业和创新,推动广东经济转型升级。

营造一个法治化的营商环境,首先要有一个依法行政的具备公信力的法治政府。2014年12月2日,《广东省行政审批事项通用目录》公布,成为国内首份涵盖省、市、县三级全部行政审批事项一单式“纵向权力清单”,行政权力进清单,清单之外无权力。24天后,《广东省人民政府关于公布省直部门权责清单(第一批)的决定》正式颁布,这是广东省推进政府权力清单制度、依法公开行使行政权力运行流程的重要举措,观察人士认为,这在法治政府建设过程中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依法治“权”管住了政府的手,迅速激发了市场活力。统计数据显示,商事制度改革全面铺开,2014年全省新登记企业及其注册资本分别增长41.4%和121.2%,改革红利逐渐释放,改革成效不断显现。

广东的追求显然不止于此。在新一轮改革开放进程中,广东的目光投向全球,力求与国际接轨。今年10月,省委书记胡春华在听取推进广东自贸区建设情况汇报时表示,要坚持高起点高标准谋划推进自贸区建设,面向全球建立与国际接轨的规则机制,并加大力度深化重点改革事项,抓好内外资企业投资项目负面清单管理等改革。

近日,《中国(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条例(征求意见稿)》(下称《条例》)在广东法制办官网进行立法意见征集。《条例》明确,广东自贸区将建立国际高标准投资贸易规则体系,培育国际化、市场化、法治化营商环境,深入推进粤港澳服务贸易自由化。其目标是建设粤港澳深度合作示范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重要枢纽和全国新一轮改革开放先行地。

有专家认为,《条例》以立法形式明确了广东自贸区的功能,即主动承担国际高标准规则的压力测试。而国际高标准投资贸易规则的对接,有助于中国承接国际市场运作体系,从而推动外经贸的发展。

粤港合伙联营律师事务所的从无到有,为法治领域的国际化交流融合带来了新的尝试。在自贸区挂牌期间,省司法厅正式下发《广东省司法厅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和澳门特别行政区律师事务所与内地律师事务所在广东省实行合伙联营的试行办法》,决定在广州南沙、深圳前海、珠海横琴三地试点粤港澳合伙联营律师事务所。此举实现了我省粤港合伙联营律师事务所零的突破,对不断加深内地法律和港澳台地区以及国际法律的交流融合、提升广东的法治软环境具有重大意义。截至目前,粤港合伙联营律师事务所已有9家,发展势头迅猛,为自贸区建设,为营造市场化、国际化、法治化营商环境提供专业法律服务。

新起点,新征程。在法治的引领下,处在历史重要时期的广东,正以积极、自信、开放的姿态,面对全球化浪潮,从容迎接新的挑战。

总策划:莫高义 张东明 王更辉总统筹:王垂林 胡 键 郎国华统 筹:梅志清 邓红辉 胡智勇 严 亮 执 行:谢思佳 刘江涛 徐 林周志坤 卢 轶

广东法治建设之最

法治政府指数

●2013年12月,法治政府协同创新中心和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在北京共同发布首份《中国法治政府评估报告》。广州在当年调研的53个城市中名列总体评估的第1名。

●2014年12月28日,公布《中国法治政府评估报告(2014)》,调研城市增加到100个,广州再次蝉联总分第1名,佛山总排名第3,珠海总排名第10。

●总分排名前十的城市,广东就占了3个,远超全国其他地区,珠三角地区的法治政府建设水平由此可见一斑。

司法透明度

●2013年,中国社科院法学所发布的首份《中国检务透明度年度报告》显示,省级检察院透明度测评广东位居全国第一。

知产案件

●作为中国第一经济大省,广东是知识产权案件头号大省,广东法院以不到全国1/10的审判力量,办结了约占全国30%的知识产权案件。

律师和律所

●广东由律师大省向律师强省迈进。截至今年11月5日,我省共有执业律师29138名,律师事务所2502家,律师人数和律师事务所数量均居全国首位。

●截至5月底,我省提前半年实现了律师担任法律顾问工作的全省覆盖,全省25931个村(社区)都有律师担任法律顾问。广东通过创新开展“一村居一法律顾问”制度,鼓励律师积极参与社会治理,实现了律师群体助力基层治理法治化的制度创新。

港澳籍人民陪审员

●2014年11月25日,广州市南沙区人民法院先行先试,在全国率先聘任香港籍和澳门籍人士担任该院人民陪审员,扩大人民民主和陪审员参审范围。港澳籍人民陪审员和内地法官、人民陪审员享有同等权利。同年12月4日,4名港籍人士成为深圳前海法庭首批港籍陪审员。

办案情况

●近年来,全省法院每年收案都超过100万件。全省法院系统以占全国法院系统1/20的人力办理了全国1/11的案件,检察院系统以占全国检察机关1/20的人力办了全国1/9的刑事检察案件,珠三角地区一些基层法院法官年均办案数量甚至超过300件。

司改大事记

2015年 10月广东省法官检察官遴选委员会成立,这标志着广东司法改革最受关注也最为关键的环节——法官检察官遴选工作正式启动。

2015年6月省高院下发《广东省健全审判权运行机制完善审判责任制改革试点方案》,开出“权力清单”与“负面清单”,还权于审判者。

2015年1月在广东积极配合筹备下,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法庭在深圳正式挂牌。巡回法庭是最高法院派出的常设审判机构,代表最高法院,负责审理跨行政区域重大行政和民商事案件。

同日,深圳前海法院也挂牌成立,该院不设审判业务庭,直接设立主审法官审判团队,建立以审判为中心的扁平化管理模式。前海法院以专业化的商事案件、涉外涉港澳台案件审判为特色,这意味着广东承担的又一项司法改革试点落地。

2014年12月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正式挂牌成立,虽按中院组建,但不设行政级别,实行扁平化管理,这是继北京之后全国第二家知识产权法院,由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

2014年11月广东正式启动司法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内容包括改革审判权、检察权运行机制,完善法官、检察官职业保障制度,完善法院、检察院人员分类管理,建立法官、检察官统一提名管理,省以下法院、检察院财物统一管理。

2013年12月珠海横琴新区人民法院正式揭牌成立,这是我国首个不设审判庭、取消案件审批制、事务工作由法官会议决定的法院。

2013年11月《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审议通过,中央随后决定在广东等7个省市先行先试,为全面推进司法改革积累经验。

数据文本:刘冠南 陈捷生 图表:彭雳


猜您喜欢

头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