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客+创客 他们这样玩“变”世界_南都创客_南都有数_奥一网
×

使用奥一网帐号登录

使用合作帐号登录

极客+创客 他们这样玩“变”世界

2016-01-18 10:20:34
当极客们迈出创业这一步,会给世界带来什么变化?2016极客创新大会会议期间,白天温度一度下降到零下7℃,但极客创新大会不冷,极客们分享他们是如何从屌丝逆袭创业成功,也分享了他们正在做的有趣的事情,又是如何改变世界、改变人们的生活。

   诺亦腾CTO戴若犁演示VR实验室。

当极客们迈出创业这一步,会给世界带来什么变化?

“我是极客,我觉得极客是非常酷的一件事情。”MIT计算机科学与人工智能实验室总监Daniela Rus用不太流利的中文作了演讲的开场白。《超级访问》主持人李静说“极客是什么?我觉得是好奇心、有胆、有趣。”她们参加的是同一个活动——极客公园在北京举行的极客创新大会。会议期间,(1月15~1月17日)白天温度一度下降到零下7℃,但极客创新大会不冷,极客们分享他们是如何从屌丝逆袭创业成功,也分享了他们正在做的有趣的事情,又是如何改变世界、改变人们的生活。

分享

从码农到企业家的5个步骤

Uber全球创始人Travis Kalanick说,他从一个码农变成了一个可能是全球最了解交通法的人,Uber全球估值超过620亿美元,是全球估值最高的创业公司。

Travis Kalanick透露,他从11岁开始就写程序,是一个纯粹的极客。他给创业者的忠告是:要创业首先得找到一个“破碎的东西”并解决问题。6年前,Kalanick和他的联合创始人在雪中的巴黎街头打不到车。Kalanick的创始人说“真想点一个键就来一辆车”。于是,他们就走上了创建Uber的旅程。

下一步是解决问题。如果这个问题太容易解决就不值钱了。所以,下一步的关键是你面临的问题有多难,而且更重要的是作为一个创业者,你是不是因为问题很难而变得很有好奇心、很激动呢?Kalanick表示,一个极客要成为企业家的话,必须要有分析性,而且还有创意性。比如,夏天Uber会推出“5分钟叫一辆冰激淋车”的活动。

再下一步是销售和讲故事。Kalanick表示,要把你的故事讲出去,不然别人不知道你的故事是什么。如果别人不知道的话,你的愿景永远不可能成为现实。

再下一步是寻求探险。Kalanick表示,我知道中国互联网版图中有腾讯、百度、阿里巴巴等大公司,没有很多外国公司。我到中国来,大家都觉得我疯了,也许我的确是疯了。但是,这种探险能够启发我、吸引我到中国来尝试为中国的城市和人民服务。

最后是冠军思维,“当然你被打败的时候,你要立刻站起来。”Kalanick如是说。

发布

极客都在看什么?VR

极客创新大会上VR(虚拟现实)展位门庭若市。1月15日,诺亦腾CTO戴若犁发布了新的商用虚拟现实系统解决方案——爱丽丝(Project Alice)。该方案将提供三个级别,即桌面的虚拟现实系统、十米见方的房间或者一层建筑的大型虚拟现实主题公园。从早上9点到下午6点,一直有观众在入口处排队等待体验“爱丽丝”。

戴若犁表示,在虚拟现实行业中,行业的领头羊几乎无一例外在做游戏,“游戏这个门类目前发展非常好,甚至略微拥挤。”但游戏不是V R的全部。据戴若犁介绍,除了游戏,其发布的解决方案还可以用于房地产、汽车等领域。“早期的时候,B2B商用虚拟现实方案是非常合理的。”戴若犁分析指出,对于一个新技术而言,在推广的前三五年,如果没有给第一批用户足够好的体验的话,很有可能这个行业就会消失。消费级别虚拟现实的体验受到成本的限制,但是商用场景的限制上限就会高很多。

此前,诺亦腾一直致力于将人的动作数字化,然后再把数字化的动作用在不同的行业里面,比如像动漫制作、游戏制作,“《寻龙决》里面有我们65分钟数据,这是中国的记录。”戴若犁如是说。

定制机器人未来只需2小时

MIT计算机科学与人工智能实验室总监Daniela Rus此次为机器人发烧友带来了兴奋的消息,目前她和她的团队的工作正在开样一种通用的模块,她称之为“非常小的细胞。”据其介绍,这些立方体外形的模块可以进行通信、联络、传递力量,如果要做一个机器人,只需要将很多立方体组合在一起,再加以编程设计,“很多步骤是自动化完成的,但是有些是手工完成的,如果有正确设计的话,完全可以2个小时就做一个机器人。”

那么,通用模块机器人何时才能够得到大规模的商业应用呢?Rus表示:“在这方面,我们的确还需要很多的时间和创新,而且现在有模块上的难点,我们需要在机器人的身体和大脑上做出不同的分别。”

Show Time

明星VS“明星”Travis Kalanick与李静

在极客的世界里,一个码农可以变成明星,而明星在这里却变成了一位认真谈论项目的投资人。

Uber在中国拥有不少忠实用户粉丝,而Travis Kalanick本人的粉丝更是不少,在大会现场许多媒体记者们争相“求合影”。而作为一个娱乐界的明星,李静在极客创新大会上谈起了创业艰辛、投资项目这样严肃的话题。

近年来,明星做投资基金似乎也成为热潮,前有任泉发起的“VC START”,后有李静在去年发起成立的“星创投”基金。在“星创投”基金的结构中,其中一部分是演艺圈的明星,包括那英、蒋丽雯等大腕;第二部分是企业家;第三部分是投资机构,比如红杉等。

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李静表示她拥有一票否决权,但她在基金内比较低调,“我一开始害怕大家知道我做的投资基金,我数学又不好,我老觉得投资跟数学有关”。但后来她发现,“投资不是算账,我们有专业的人看项目。”李静表示,“星创投”希望做一些非常有趣的事儿,希望能带给大家幸福感。目前,“星创投”基金投资了快递咖啡品牌Cof-fee Box、指甲油品牌Miss Candy等与生活品质相关的产品品牌。

东半球最能说的两个罗胖

“著名相声演员”罗永浩:穷过,理解

在罗永浩所处的手机行业,大部分国产手机厂商的卖点也是“超高性价比”,而锤子手机T1定价3000元,罗永浩被骂“奸商”。

“为什么中国人如此在意性价比?”罗永浩的演讲再一次公开解释这个问题。“虽然由于贫穷落后的记忆,很多人对一个精心打造的产品和一个与之匹配的价格仍然有不健康的想法和议论,甚至对我们毫无理由、毫无逻辑的指责和批评,但是我个人从内心深处越来越能够理解这个事情。”罗永浩认为:消费观念的变化跟发展水平息息相关,如果穷过,是可以理解的,我们年轻的时候甚至觉得所有的中高端餐厅老板都是开黑店的。

“幸好中国人变得越来越富裕了”,罗永浩介绍,这些年陆续看到很多中小企业开始使用正版软件了。这是时代的进步、观念的进步,它跟信息发展商品息息相关。他认为,整体来看,00后道德水准高于九零后,90后高于80后,80后高于70后。

但是,如何在一个超高性价比铺天盖地的时代打造一个认可的精品品牌?罗永浩用三个差异化概括:设计的差异化、体验差异化和品牌差异化。

罗辑思维罗振宇:一家不创新的笨公司

罗辑思维在近期完成了B轮融资,估值13.2亿。“很多到我们公司都想去跟我聊一聊,说聊一聊互联网时代怎么营销、怎么抖机灵。”罗振宇表示,但是罗辑思维从来不是一家抖机灵的公司,我们所做的事情都是极其笨的事情

但笨并不是蠢。在罗振宇的字典里,笨的第一层含义是傻,就是不创新。

罗振宇说,罗辑思维从第一天做产品开始就已经想好将“永不创新”,每天早上6点半推送60秒的微信语音和脱口秀视频节目将不会做任何创新和改版。

为什么选择早上6点半的时间?罗振宇自嘲:“因为我创业的时候40岁了,40岁的人的脑细胞、脑器官处于持续的萎缩状态,跟年轻人没法竞争。”他说,我能跟年轻人竞争的唯一一个地方是我的觉越来越少。

第二个笨的含义是蛮,就是敢使傻力气。

罗振宇说,做出好产品的同时,更重要的是让你的用户尊重你这个人。而唤醒尊重最重要的方法不是神乎其技和聪明,是“你吃了别人吃不了的苦,所以一个好的创业者如果想和你的用户构建人格之间有温度的东西,三个字——请自虐。”

“我在这说这个丝毫没有卖苦的意思,我只想说明罗辑思维是一家笨公司。”罗振宇说,罗辑思维的本质是一家“当众自虐求围观顺便卖货”的公司。

采写、摄影:南都记者莫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