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维伟:摸爬滚打22年 更能理解草根创业不易_南都创客_南都有数_奥一网
×

使用奥一网帐号登录

使用合作帐号登录

陈维伟:摸爬滚打22年 更能理解草根创业不易

2016-01-19 10:08:25
陈维伟在前海的办公室南北通透简洁明了,电脑旁除了一盆绿萝,唯一的饰物是一艘前海“梦想+”联盟成立时的帆船模型,帆上写着“为梦而生”四个大字。创业22年,已过不惑之年的陈维伟成为前海“梦想+”联盟联席主席,一名创业者背后的创业者。

   前海“梦想+”联盟联席主席陈维伟。南都记者 陈文才 摄

陈维伟在前海的办公室南北通透简洁明了,电脑旁除了一盆绿萝,唯一的饰物是一艘前海“梦想+”联盟成立时的帆船模型,帆上写着“为梦而生”四个大字。创业22年,已过不惑之年的陈维伟成为前海“梦想+”联盟联席主席,一名创业者背后的创业者。

前海“梦想+”联盟由前海深港青年梦工场发起,专为深港青年创新创业而打造的创业生态圈。在深圳,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可以像前海这样,吸引着无数的创业者们。梦工厂广场“WHATNEXT”大红色的雕塑激励着每一个这里的创业者。陈维伟要做的,就是利用自己摸爬滚打的创业经和资源,为年轻的创业者搭建一个实现梦想的平台。

创业

灵感总在偶然中出现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下海热潮中,19岁的陈维伟从梅州来到深圳开始创业。住过铁皮房、扫楼跑过业务,也卖过大哥大,甚至还开过歌舞厅,几度沉浮。他半开玩笑地表示,自己早年的创业经历可以用“激情万丈”、“灯红酒绿”、“刀光剑影”几个成语来概括。

1999年,首届全国高交会短片中一句“科技之光,照亮全球”的广告语激发了陈维伟的灵感,他把闪灯徽章和闪光球打入高交会,也获得了人生中最宝贵的一笔创业资本。“当年我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创客了。”在高交会获得成功后,陈维伟获得了东山再起的机会,他开始选定行业复制模式,又在珠海航展、广州全国第九届运动会等一系列大型活动中成功运作。

经过几年的积累,陈维伟在深圳旅游纪念品行业已经小有名气,世界之窗、华侨城几个旅游景点的纪念品都是他来做的。2005年,陈维伟在香港的星光大道看到了水泥地上留下的一个个明星的手印时,新的想法又冒了出来。他联合高校专家经过两年的研发,推出其核心专利产品速干手模手印泥,并打入了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广州亚运会和上海国际电影节中。现在但凡是有明星印手印的活动,大多都会找到他的产品。

转型

懂得创业者更理解草根

3年前,陈维伟从一个创业者转型为投资人,而转型的初衷是他受的一次“刺激”。2012年4月,他在北京参加首届中国天使投资人大会时,见到仰慕已久的投资大咖。他主动去结交,可别人不爱搭理。

“投资人和创业者其实都苦逼,还装什么呀?”陈维伟心里很郁闷,从那以后他就自己想做一个成功的天使投资人。他做事时骨子里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儿,越是不被人看好时,他越要想尽一切办法做成,十头牛也拉不回。“普通创业者很难得到知名投资者的青睐,我很不服。”2012年6月,20多个企业家因为意气相投,成立了深圳市草根天使会。

在陈维伟眼里,每一个企业家都是潜在的天使投资人,草根天使的梦想就是帮助草根创业成功。“我懂创业者。”陈维伟创业二十几年里吃了不少苦,他知道创业者最需要什么。他对部分高高在上的投资人及满嘴“跑火车”的创业者都不“感冒”,他更希望创业者关注一些实实在在的领域。

2013年的南山“创业之星”大赛上,两名听障人士设计的金刚猴公仔获得不少关注,可惜很少人看好听障人的创业前景,评委们虽点赞但并没有投资意愿。陈维伟看中了这两个有才华的年轻人,引导他们建成了一个听障人群的社交分享平台——“声活”,意为“活出自己的声音”。去年7月“声活”团队参加了中央电视台“创业英雄汇”节目录制,并成功实现了融资。为了更好投资这个项目,陈维伟还专门去学了手语。目前,声活团队将致力打造国内听障群体的垂直社交分享平台。

3年后,草根天使会已成为了中国最具规模、最接地气的天使投资组织,陈维伟也成了促进草根天使投资阶层兴起的第一人。

设想

为年轻人搭建梦想平台

去年6月开始,陈维伟又多了新的一个身份。国内首个针对深港青年创新创业的创业生态圈———前海“梦想+”联盟成立,联盟的深港两地机构还现场成立了首只创业发展基金,规模初定为1亿元人民币。作为联盟联席主席,陈维伟要帮助更多的前海青年创业者搭建起实现梦想的平台。

前海管理局副局长何子军表示,前海“梦想+”联盟是由前海深港青年梦工场发起,联合香港青年创业家总商会等香港社会组织,聚集美国硅谷高创会、腾讯开放平台、深圳高新投、松禾资本、同创伟业、前海厚德孵化器、大疆创新(前海)孵化器等国内外创投、组织和产学研等创业要素资源机构,专为深港青年创新创业而打造的创业生态圈。

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的当天,上午10时,他已经与两拨人会面了,其中一个是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E D P中心副主任叶芳,他们要讨论前海创业学院的事情。下午,一个香港的创业团队也要过来拜访,这个做智能硬件的团队,计划出一款好玩的饰品,离开一定范围会自动报警。尽管已经有人做过类似产品,但陈维伟认为它们的用户体验都不好,他很看好这样实实在在小东西的市场。

在前海青年梦工厂里,陈维伟还投资了一个“空想家工作室”。名字虽是空想,但这个工作室做的却是一款实实在在的产品:他们想做出一款设计师和甲方之间的沟通平台,便于双方沟通修改产品。“痛点太多了,每次要做一个东西和甲方之间的沟通都很麻烦。”设计师出身的联合创始人表示,另一位联合创始人是一名香港青年。陈维伟半开玩笑地表示,这个团队算是深港合作的典范。

感悟

无需为了创业而创业

“创业本身就是一种人生体验,如果从创业是否能够快速走向成功的角度来讲,要奉劝很多创业者,不要为了创业而创业。”陈维伟也投资过此前非常火的互联网O 2O项目———一个O 2O按摩的A PP。“几个90后创业者被其他投资人牵着鼻子走,只会搞免费烧钱吸引客流,寄希望于下一轮融资,不是花自己钱不心疼。”他也坦言目前互联网创业创投领域确实存在着一些泡沫。一个广为流传的笑话是,一个创业者带着项目走入创业大街,项目心理估值是500万,从街头走到结尾,估值已超过5000万。

在陈维伟看来,互联网创业的泡沫正是需要寒冬来医治。作为很多创业大赛的评委,他经常被人称为犀利哥,对很多创业项目的点评都是非常直接。“大家觉得泡沫的时候,我们的投资人一定要敢于站出来,真实地指出创业者有什么问题,不要盲目鼓励大家创业。前不久一个大学生说他13岁就开始创业,做了8个公司,如果他一直做一个项目的话,可能我当场就投资他了。”陈维伟更青睐一些实实在在的种子期项目。很多朋友和他说,种子、早期项目不好做,太累很辛苦,很难赚钱。“是,确实难做,你不做,他不做,谁做?我做呗!成功的项目都源自种子,总得有人做,而且,做的人得要有点情怀、有点耐心、有点水平、有点资源,还要有点小钱才行!”陈维伟如此在朋友圈里回应。

目前,陈维伟正在和创展谷联合打造一个早期创业项目孵化平台———种子期孵化器。成为前海“梦想+”联盟联席主席后,陈维伟更有一种时不我待的紧迫感。他不希望浪费一分钟,经常九点半到办公室,一直工作到晚上十点。尽管有时候睡眠会不好,但一见到客人时他就精神饱满,像打了鸡血一样。在陈维伟看来,前海梦工厂定位精准,它的基因决定了支持深港合作的定位,无论从理念和格局上来看,都是独一无二的创新创业孵化器平台。

采写:

南都记者 郭锐川 贺达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