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人计划”专家们都在创什么业?_南都创客_南都有数_奥一网
×

使用奥一网帐号登录

使用合作帐号登录

“千人计划”专家们都在创什么业?

2016-01-22 10:57:42
借助互联网的浪潮,一大批商业模式创新的创业项目正在快速“掘金”。如果说OTO、交易平台、免费增值等方式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主流,那么技术型创业则属较“小众”的一类。“千人计划”专家在技术创新的创业中,当属“特殊”群体。“千人计划”全称“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是“国字号”人才工程,2008年启动,截至第十一批,“千人计划”引才总数达5208人。这里面有约计1/3的专家在进行创业,广东的规模在100人左右。

   “千人计划”的专家们走访开发区。资料图片

借助互联网的浪潮,一大批商业模式创新的创业项目正在快速“掘金”。如果说OTO、交易平台、免费增值等方式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主流,那么技术型创业则属较“小众”的一类。

“千人计划”专家在技术创新的创业中,当属“特殊”群体。“千人计划”全称“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是“国字号”人才工程,2008年启动,截至第十一批,“千人计划”引才总数达5208人。这里面有约计1/3的专家在进行创业,广东的规模在100人左右。

海归专家创业在创什么?与商业模式创新相比,技术型创业项目有哪些优劣?本期创客走进“千人计划”专家的创业群像。

技术领域:

过半是生物医药电子信息通信

“全国5000多‘千人计划’的专家里,创业的在1/3左右。”千人计划南方创业服务中心副秘书长周祥勇告诉南都记者,千人计划分创新类和创业类,整个创业类的比例在20%-25%,创新类则占75%-80%.

有一个趋势很明显,“创新类逐渐有意愿去创业的越来越多。”比如从南创中心开展的培训班学员上课情况看,创新类学员就占到三成。

千人计划南方创业服务中心2012年在广州成立,由广州市委组织部指导,在穗在粤“千人计划”专家等高层次人才参与组建,是一个新型科技人才服务机构,旨在为全国“千人计划”专家提供创业服务,并为来穗来粤人才创新创业提供政策、科技、人才、信息、市场、融资等全链条的综合服务。

按照“千人计划”引才的标准,“重点地支持一批能够突破关键技术、发展高新产业、带动新兴学科的战略科学家和领军人才来华创新创业”。周祥勇说。

因此,这些海归专家创业的特点之一,便是个个“身怀绝技”。

据介绍,海归专家创业领域分布最多的是生物医药,包括健康、医疗器械、治疗设备、远程医疗等。“这方面创业类的千人专家占了35%,第二大类是电子信息,占了30%,这两块占了半壁江山多。”在工业材料、先进制造方面创业占比近20%,其余为其他领域。

“生物医药、智能传感、智能机器人等,是未来几年、十几年的科技主流,也是未来产业主导的方向。”周祥勇说,专家聚集在这些领域中,与国家引进千人计划项目的初衷高度契合。

核心优势:

技术创新项目潜在爆发力强

对于“千人计划”专家创业项目的市场竞争力,用周祥勇的话来说,不怕,是因为“护城河已经挖好了”。

“现在市场上90%是商业模式的创新,真正有科技门槛,以技术做支撑的创新创业很难看到。”周祥勇眼里,商业模式创新有的维持两三年就可能out,有的若半年融不到资也可能被关掉。“商业模式创新,是聚焦在做服务、做整合、降低成本、提高效率上,但商业本质不会改变。”

他认为,技术型创业项目的发展有其特定规律。通常看,传统商业方式会通过加开门店、加大投资、加大渠道等方式扩展业务,同时面临被同质产品快速追赶的风险。而技术型企业,则在不明显增加以上几方面投入的情况下,“一旦被市场认可,能与同类竞争者和追赶者迅速拉开差距。”行业的技术壁垒,要追赶并非易事,而到后期,技术型企业会经历快速爆发式增长。

广东本地:

“千人计划”专家数量不占优势

从人数上看,广东在“千人计划”中并无优势。

2015年12月31日,最新第十二批“千人计划”创业类入选公示名单出炉,全国总共57人,广东占8人,其中深圳7人,广州仅1人。

“在早期,广东的引才政策相对江浙沪力度有一定差距。这边比较务实。”周祥勇介绍,“广东对产业发展潮流的敏感度相对较强,政府效率对产业的支撑力度,也不比其他地方差。”这是千人计划南创中心落户广州的原因之一。

周祥勇坦言,南创中心这一平台在广东的认知度还不够突出。南创中心创业培训包括“千人计划”创业特训班、科技型企业创业培训、初创者培训等几大块。其中,“千人计划”特训班面向全国,每期60个名额,广东参加者不到5人,即10%.“北京、江浙沪,占到百分之六七十。”

不过,因为南创中心地处广州,所以广东有近水楼台的优势,有机会让全国的“千人计划”专家通过这一平台到广东考察并落户。

自2012年成立至今,南创中心已吸引约200位“千人计划”专家来穗交流对接。周祥勇说,已有15位千人专家有强烈意向落户广州,实际落在广州开公司的有七八家,也有部分被吸引到了广州本地高校。

竞争力在哪

技术领先、不可替代、不怕竞争

千人专家的创业项目,大多是目前社会上没有的,或属于技术升级换代的产品。商业模式的创新很多人都能做,但真正领先的技术创新,可能全国只有几个人能做。

———周振(千人计划专家)

荆杰最近来广州颇勤,他的浙江赛尚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正在和广州企业洽谈,有望落户。

赛尚瞄准的是全封闭自体免疫细胞培养器械。目前已研发成功全球首台全自动免疫细胞体外扩增系统样机。

与传统培养方式相比,赛尚系统扩增效果提高了100- 1000倍,大大降低了交叉感染的可能性,可节省4 0 %- 60 %的培养液。“公司拥有三项国内发明专利,三项实用新型。”

“人类医学从来不敢说能治愈癌症,但因为细胞治疗,也许我们可以说,有治愈癌症的可能了。”荆杰说。2011年,荆杰携带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国际领先的全自动全封闭细胞培养系统回国,并落户浙江绍兴,次年入选“千人计划”。“我们这一批人错过了上世纪90年的那个10年,回国后,希望能把握好下一个10年的发展机遇。”荆杰说。

广州禾信分析仪器公司则把焦点放在环保领域。目前,他们是全球P M 2 .5在线源解析技术方案的唯一供应商,2004年由周振回国在广州创办。

据介绍,该方法可在1小时内直接得到污染来源信息,实现迅速判定污染来源,无需样品前处理,将检测速度提高1000倍,同时成本只需以往的1/100.

2000年,周振在德国时,研制出了高分辨垂直引入式飞行时间质谱仪,“在飞行时间质谱仪领域是当时国际最高水平”。他说当时就有强烈的愿望,要把这一技术带回中国并产业化。“当时的质谱仪,几乎1 0 0 %靠进口,没有人认为中国能自己造出来。”周振说。

根据周振的观察,“千人专家的创业项目,大多是目前社会上没有的,或属于技术升级换代的产品。”他说,商业模式的创新很多人都能做,但真正领先的技术创新,可能全国只有几个人能做。

由于技术型创业项目多是填补国内空白,技术积累周期长,这意味着,他们不像商业模式创新创业那般,能“赚快钱”。“不会马上有经济效益,至少是三年、五年甚至更长,也需要政策支持。但是,这些创业项目一旦走向正轨,被市场接受,不可替代性会很强。”周振认为。

禾信成立11年后,去年产值已超过1亿,其质谱仪在60个地级以上市开展监测。对于周振来说,公司经过10年时间终于进入了发展稳定期,“活下来了。”

10年,这对于商业模式创新的创业项目,不可想象。不过,周振却称,希望公司的发展能慢一点。

他自信地说,“不怕竞争。”因为国内基本没有竞争者,即便有追赶者,至少也要三五年。当然,由于质谱仪专业技术人才需要培养,也客观制约了公司发展的速度。

谁会投资

“Family、Friend& Fool”

在国外,他们知道掌握哪一个新东西,能在未来获得巨大的商业回报,这是原生驱动力。国内投资机构还不具备对技术研判的专业敏锐度。

———周祥勇(千人计划南方创业服务中心副秘书长)

“千人计划”海归专家都手握核心技术,找资金很容易吗?未必。南都记者采访的海归专家们一致认为,回国创业感受最深的就是融资难,因为“太前沿的技术不被看懂”。

“回国后发现信任成本很高,我们得不到别人信任,我们对投资人也有疑问,你真有钱假有钱?”荆杰直言,找钱太难了。“技术摸不着看不到,国内的风投市场对专业技术很难作出究竟值不值这么多钱的评估。”

过去几年,荆杰说,他起码见了近100家风投机构、投资基金。他摇头,“做风投的基本是做金融、会计的,他们不懂生物医药行业。生物医药专项投资基金公司的,又没有创业经验,不理解创业者真正需要什么。”

“早期技术型项目能拿到的投资,我们说都是3F,fam -ily、friend、fool.因为他们需要无条件投入”。荆杰笑说。

类似情况并不是偶然,周祥勇说,相比之下,国外风投界对技术更有敏锐度。“有个专家在美国读博士时发了篇文章,几家大的投资公司便找到他,愿意投资他开公司。”

周祥勇认为,在国内,现存企业或投资机构还不具备对技术研判的专业敏锐度,既不能看到某项技术的进步和突破,又不能看到这项技术在未来将为行业、产业带来的变革。“而在国外,他们知道掌握哪一个新东西,能在未来获得巨大的商业回报,这是原生驱动力”。

周振的团队在2006年一度遭遇“寒流”,公司成立两年多,“没钱了,账上只剩下2万元。”他变卖了房产和汽车,一直熬到2009年,周振才拿到了第一笔投资———广州市科技风险投资给了500万元,“那时国家开始支持这个项目,相当于有背书了。”

为了解决千人专家创业中的融资难问题,去年5月,首个“千人众筹基金”在广州成立。目前,该基金有76位出资人,每个专家出资最低100万,最高不超过500万。千人专家自己的募集资金超过1个亿,另有社会募集总计两个亿。

“基金第一句话是‘懂你’,知道你未来的价值。”周祥勇介绍,针对风投界不太能对专家技术正确估值的现状,千人众筹基金的最大优势便是有几十位行业“千人”专家,来准确评估技术价值。此外,基金将充分调动和利用专家背后的资源。

短板在哪

没带过团队、没做过销售、没混过江湖

团队技术出身,对市场、创业没有任何经验,又缺乏市场资源,在创业的不同阶段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定位产品,不知道市场需求在哪里,走了很多弯路。

———石忠民(千人计划专家)

南创中心在做特训班时,曾就“缺什么”给“千人计划”专家做了详细的背景分析问卷调查,结论是,创业时他们绝大多数是“三无人员”———没有带过团队、没有做过销售、没有混过江湖。

除了手里攥着的技术,很多千人专家回来是“赤手空拳”。荆杰说。

早在2003年,还在斯坦福读博士后的荆杰曾拉导师一起在北京创办过一家企业,当时聚焦的是P C R基因检测。

起步资金至少要两三百万,荆杰到处找钱但总是失望而归,公司仅支撑了8个月,因缺乏资金而被迫夭折。“根本找不到,只能找亲戚。”他说,技术开发的时间点很重要。“技术很好,但若出现太早,撑不下去就关门了”。

2004年,周振回国创业的时候,也是典型的“三无人员”。他带着一箱资料、一箱零件,4个人开始办企业。“我们除了知识,什么都没有,国内既没有专业的质谱生产企业,技术方面与国际先进水平也相差甚远,所以我们当时遭遇了技术、人才、资金与产业的多重困难,一切从零开始。”

“一把鼻涕一把泪。”广州索答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石忠民回顾当初的创业如是说。索答于2009年在广州创立,拥有第四代搜索引擎专利技术———答案式搜索引擎,创始人团队由七名北美计算机博士组成。

石忠民说,团队技术出身,对市场、创业没有任何经验,又缺乏市场资源,在创业的不同阶段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定位产品,不知道市场需求在哪里,走了很多弯路。“在早期,因为定位不准,开发了几个产品,都很难进入市场,继而也影响了早期团队的稳定性。”

为了夯实基础,索答开始为企业提供消费市场整套大数据分析。“这部分业务已比较成熟,准备在新三板上市。”

不过,他们一直没有忘记最初创业时想做的答案式搜索引擎。2015年年初,公司重新成立团队。今年1月1日,由索答科技自主研发的全球首个答案引擎———找答案引擎已成功上线试运行。石忠民解释,它以直接提供答案为目标,并以摘要的形式为用户提供人性化的信息服务。“目前在根据市场反应做优化调整”。此外,团队还在研发在可穿戴设备上的答案式搜索。

“专家会感到苦闷,我们做的东西那么好,怎么卖不动呢?”周祥勇说,没有做过销售的“千人”专家们,有时不清楚技术和市场隔得很远。“技术很牛,但不知道市场需要什么,产品是否符合市场。”他分享了一个特别的例子。

2004年左右,“千人计划”专家、某通信团队开发了多款具有世界领先水平的3G /4G无线通信核心芯片。当时市面上流行的M P3是8位处理器,他们做的是16位处理器。由于晚推半年,原本等着“秒杀一切”的16位处理器上市时,发现整个市场已经被8位处理器占光了,自己已无立足之地。“技术最好不意味着市场最好。”周祥勇说,16位虽然技术上厉害,性能很高,但市场惨败。

他说,有的专家似乎一定要憋个大招做个大杀器,忽略了可以先做个很小的东西出来,支撑现金流,进一步支撑做更高尖的产品和研发。他介绍,南创中心在进行的工作之一,便是帮助专家梳理技术型公司的商业运作规律。

因为没有混过国内的“江湖”,在南创中心的“千人计划”创业特训班上,有两门课程算是对“千人计划”专家量身定制———怎么跟投资人打交道,怎么跟政府打交道,“就是让专家接地气。”他认为,一部分专家在国外呆的时间长了后,已不知应如何跟政府打交道。

出品:南都创客新闻工作室

主持:李建平

专题采写:南都记者 贺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