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手环+移动支付 陈康弘的互联网金融梦_南都创客_南都有数_奥一网
×

使用奥一网帐号登录

使用合作帐号登录

智能手环+移动支付 陈康弘的互联网金融梦

2016-02-01 10:06:29
预订超过10万只、1分50秒首发售罄、融资达4000万元……在智能可穿戴行业的领域里,陈康弘带着一家仅创业3年多的公司创下了众筹界的“奇迹”。作为全球首个商用手环的开创者,在硬件制造创业热火朝天的红海中,陈康弘希望找到金融支付与智能设备的连接点,打造一家未来的互联网金融公司而非硬件公司。

   陈康弘。受访者供图

预订超过10万只、1分50秒首发售罄、融资达4000万元……在智能可穿戴行业的领域里,陈康弘带着一家仅创业3年多的公司创下了众筹界的“奇迹”。作为全球首个商用手环的开创者,在硬件制造创业热火朝天的红海中,陈康弘希望找到金融支付与智能设备的连接点,打造一家未来的互联网金融公司而非硬件公司。

尝试失败:

锁定iPhone使用者

发现安卓用户更多

从2005年开始,生于台湾的陈康弘已在大陆工作了10多年。创业之前的最后一站,他所专注的领域便是摩托罗拉的移动支付功能方面的工作。鉴于当时技术和市场的原因等,手机支付这项业务始终没有太大的起色。2012年,他和部分离职的同事一起创立了凤凰云科技有限公司,并在深圳设立“分舵”。

3年前,中国的智能穿戴行业还没有兴起。公司成立之初,产品仍围绕着手机进行,第一款便是想打造一款具有支付功能的手机壳。陈康弘回忆,由于安卓的手机大小、型号各不相同,相对比较难统一化标准,于是将用户定义为iPhone使用者。开工前,团队也按照惯例调研了市场,但所选取的是香港。“我们在调研香港八达通的时候发现,人人出街都拿着iPhone,感觉这个市场很大。”

打定主意后,陈康弘带着团队开始设计这款具有支付功能的手机壳,简单说来就是将一个具有支付功能的电路植入到手机壳中。产品在一年后实现了量产,但市场却并不如想象般认可。

他发现,公交地铁里使用最多的手机是安卓系统而非苹果。“当你花了很长时间,终于打通了所有的关节和难点后,竟发现用户要的根本不是这个东西,生产出来的东西也没有人买,感觉整个人都崩溃了!”但他仍不想放弃,随后又开始开发针对安卓系统的支付配件,生产一款利用耳机口连接传导数据实现支付的产品。几个月后,产品是做出来了,但没有注重工业上的外观和结构设计,成品有两个打火机那么大。“虽然能实现充值、嘀卡,但是市场仍然不买单。”

再次出发:

移动支付绑定穿戴设备

众筹时与数千粉丝互动

在北京寒冷的冬天里,创业失利的陈康弘没有气馁。他来到地铁站、公交站观察行色匆匆的人们,到底什么才是他们真正的“痛点”?他发现,如果将支付功能绑定在手机或者一张卡上,始终还是需要翻箱倒柜地去找。如果将它变得简单而便携,会不会很有市场?

这一次,从2013年开始兴起的智能穿戴业也给他提供了新的思路,创业团队考虑将支付模块、健康监测都融入到穿戴设备里。陈康弘也汲取了前一次的教训,他改变了以技术为导向的公司理念,逐步走向从用户体验和角度来设计产品,并从产品设计之初就主动注重工业设计等方面。

2014年底,刷刷手环在国内某众筹网开启了首次众筹,并策划了21天健康对赌计划,如果用户连续走路达1.3万步,将全额退款。据悉,该手环为全球首款可支付的智能手环,可以刷PO S机、刷公交地铁、刷肯德基麦当劳等。刷刷手环众筹期间共有约2600个用户体验手环,并且达标完成任务进行了退款,这些用户也成为了该公司的首批种子用户。

这次众筹,陈康弘还想靠此测试市场的定价,公司设定了从99元到198元不等共4个阶梯价格,让众筹用户实时投票并观察其活跃度。“我们想看看用户对产品和定价的反应,还希望通过这个众筹网抓到铁杆粉丝。一开始关注众筹的都是极客,他们也会给出很多建议。”在3个众筹客户群里,每个群有2000多名粉丝在不停地互动。那段时间,陈康弘每天早上7点多一直守到晚上12点,自己化身客服人员解答疑问、收集改进意见,。到众筹结束后,百度搜索刷刷手环的记录达1亿多条,群里有10来个粉丝都成了客服。

市场考验:

10万人网上预约

1分多钟抢光货品

手环成型了,市场推广又是另一道关卡。这一次,陈康弘选择了国内某大型电商作为首个全国代理商进行产品发售。2015年3月,刷刷手环(北京版)在网上首发,此前已有超过10万人预约。预订当天,仅用时1分50秒,首批货品被一抢而空。随后的4个月,该手环又再进行了3次预订,每次预订人数都超过10来万人。“但我们的生产没有那么快,最后成交的每批是1万多只。那个时候才感觉,这件事终于做对了。”

随后,陈康弘打通了全国北上广深及杭州、成都共6个地方的物流和发货渠道。同时,线上销售已覆盖全国六大电商,线下包括便利店和大型连锁店在内也已涉及到2000多个销售点。并完成了4000多万元的A轮融资。

对于陈康弘来说,这些都是不够的。“如果天天只能是支付和记录步数,可能也没多大意思。所以我们还在平台上开发了刷刷钱包、刷刷任务等诸多应用,只要走路达标就享受一些赠品或者兑换成游戏币和奖励等,增强用户的黏性。”同时,他还强调公司要继续以用户为导向,不断收集微信群里的建议,改进技术。

行业观察

结合新功能 未来解决能耗问题

2014年起,随着智能穿戴行业的兴起,各式各样的手环纷纷面世。据悉,目前国外出货量最大的是Fitbit,其次才是Apple watch、小米、佳明等。这些手环多主攻运动检测功能。

陈康弘认为,在手环更为细分的领域里,纯运动健康方面功能的手环已经开始变得“鸡肋”,很多智能穿戴的产品都容易存在一个问题———穿上却戴不住,要想突围就只能寻找一个杀手级的应用。“我们打造的是首款将支付功能和运动监测都结合在一起的手环。”如今,市面上紧随刷刷之后的同类者已经悄然跟进,不少卡商希望结合深圳的硬件厂商尝试做消费电子方面的产品。

此外,另一个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手环未来发展方向的,是电池的技术创新问题。陈康弘说:“未来的手环都将走向时尚之路,目前精致的大屏幕耗电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要想做到小而美,就需要在功耗和屏幕设计上都不断优化。”采写:南都记者 熊晓艳 卢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