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教授奚志勇:广州“绝育蚊子”技术可抗寨卡_其他_南都有数_奥一网
×

使用奥一网帐号登录

使用合作帐号登录

中大教授奚志勇:广州“绝育蚊子”技术可抗寨卡

2016-03-08 08:46:27
2月21日,中山大学-密歇根州立大学热带病虫媒控制联合研究中心主任奚志勇教授作为中国唯一的专家代表,前往巴西参加国际原子能机构组织的寨卡疫情防控专家会议。2月25日,奚志勇接受南都独家专访时表示,降低蚊媒数量是目前压制寨卡疫情最有效的办法。他透露,有望在巴西建立生产“绝育蚊子”的蚊子工厂,以抗寨卡。

广州“绝育蚊子”技术,可以用来抗击寨卡疫情。2月21日,中山大学-密歇根州立大学热带病虫媒控制联合研究中心主任奚志勇教授作为中国唯一的专家代表,前往巴西参加国际原子能机构组织的寨卡疫情防控专家会议。2月25日,奚志勇接受南都独家专访时表示,降低蚊媒数量是目前压制寨卡疫情最有效的办法。他透露,有望在巴西建立生产“绝育蚊子”的蚊子工厂,以抗寨卡。

去年3月起,奚志勇团队在广州沙仔岛释放“绝育蚊子”,即携带新型沃尔巴克氏体的白纹伊蚊雄蚊,这是沃尔巴克氏体技术控制蚊媒及阻断登革热项目在国内的第一次现场试验。一年过去后,项目进展如何?奚志勇介绍,截至目前,在持续释放区,总共释放大概650万只“绝育”雄蚊。从种群压制的效果看,幼虫压制效果接近100%,成虫也达97%。今年,团队还将选取几个新的试验点进行释放。他说,预计两三年内,“绝育蚊子”技术有望开始大规模应用。今年团队将与以色列的一家公司合作研究通过飞机释放蚊子的技术,并启动自动化生产线的研发。

有望在巴西

建“绝育蚊子”工厂

南都:你的团队正在进行“绝育蚊子”研究,并进行现场田间试验。“绝育蚊子”与寨卡疫情两者的关系是怎样的?

奚志勇:“绝育蚊子”,这类昆虫一般被归类为益虫,像蜜蜂一样,是对人有益的昆虫。学术上我们称这一技术为Self-lim iting的技术,当释放的雄蚊与野生传病的雌蚊交配使其绝育后,过一到两周这些释放的雄蚊就不再存活而消失在自然界,这是个“用过即毁”、不残留任何在环境中的“绿色环保”技术。而最终可减低甚至根除传病种群,控制了传播媒介也就控制了寨卡。故“绝育蚊子”被联合国世界粮农组织和国际原子能机构,推荐为未来控制寨卡媒介的一种新技术。

南都:你此次前往巴西,有提到愿意在巴西建蚊子工厂,目前是否已提上日程?在巴西建的必要性和特殊性如何?

奚志勇:关于在巴西建立蚊子工厂的事宜都在落实中,预计很快会开始实施。具体还是由国际原子能机构负责推进,我们提供必要的技术支持。下一步我们将与巴西有更多的合作互动。这个项目的特殊性是美洲大陆(包括美国、加拿大和拉美各国),一直有通过绝育昆虫技术控制农业害虫的成功经验,所以在人们的理念和工业化经验上其实有比亚洲更好的条件。

去年广州释放绝育蚊子

项目进展“非常成功”

南都:去年3月,你们团队在广州沙仔岛启动释放“绝育蚊子”项目,目前整个项目进展如何?目前种群压制效果如何?是否形成了稳定长期的效果?

奚志勇:去年在沙仔岛的释放,总的来说,项目进展非常成功。正因为这个试验,使得我们在沃尔巴克氏体技术的转化上,远远领先所有其他国家。在持续释放区,我们总共释放了约650万只雄蚊。种群压制的效果,如果从蚊子幼虫看,效果接近100%。在释放的最后一个月里,我们采集来的所有卵中只有一个卵孵化长成幼虫。在成虫压制效果上,也达到97%。去年11月底后,蚊季结束,我们在现场监测到基本没有蚊子,所以整个释放就停止了。要等到今年3月,等蚊子起来,根据现场监测的数据来决定开始释放的时间。对于是否形成稳定长期的效果,还要根据今年的情况来看,这也是我们今年重点观察的一个指标。

南都:去年南都探秘了世界最大的蚊子工厂,当时4个车间只用了1个。目前是否开足马力?工厂的生产规模和能力已在什么水平?

奚志勇:因为现在还未开始释放,大生产还在准备中,我们希望今年开动第二个车间,至少把产量进一步翻倍。当然,蚊子的生产量主要与现场蚊子的数量有关。我们现场蚊子的密度,决定了所需的生产量。

南都:据悉,今年项目组还会再增加几个试验点,其他试验点的选址是否已经敲定?

奚志勇:其他试验点的选址基本已经定了,但我们还要等社区教育和调查的结果,才能完全确定下来。所有的科学试验都讲究重复性。只有反复多次试验成功,才能证明新技术的建立。

广州持续释放区

幼虫清除率接近100%

南都:这一技术要经过多长的试验时间,才能用于实际抗登革热和寨卡?程序是怎样的?若技术认定为成熟,将对哪些疫情产生影响?

奚志勇:我们现在获得的是现场试验许可证,在这个试验过程中,我们把获得的效果数据进行总结,最终递交农业部规划部门,通过他们的验收许可,就可以作为微生物杀虫剂开始走向应用。我们现在的控制主要是针对伊蚊,伊蚊是传播登革热、寨卡病毒的媒介。对由伊蚊传播的疾病(我们的技术)就有控制价值,如果是其他蚊种传播,就需要释放该蚊种的绝育雄虫。比如乙脑是由其他蚊种传播,控制伊蚊就不会有效果。

南都:“绝育蚊子”的初衷是为抗登革热,它能否实现抗寨卡呢?这其中的原理是什么?或者还需做哪些技术的突破?

奚志勇:我们释放的“绝育蚊子”,是可以用来抗寨卡的,因为传播寨卡和登革的蚊子是相同的。诸多证据和一些初期试验的结果,显示沃尔巴克氏体菌可抑制蚊子体内的寨卡病毒。所以说我们现在测试的沃尔巴克氏体技术是可以用于寨卡防控的。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蚊媒的数量,压低到足以引起疾病流行的临界线以下。像寨卡和登革热的虫媒病要维持传播,都需要一个最低的蚊媒数量临界线。比如,拉美国家研究认为,平均每人一个蛹就是登革传播的最低临界线,比如在某一区域监测到1000个蚊蛹,该地区有1000人口,那平均蚊子的密度就是1蛹/人。但当新病毒传入某地,由于当地的人没有免疫力,这个最低临界线可低至平均每人0 .25个蛹。去年我们的田间试验在持续释放区,能达到清除幼虫接近100%的效果,肯定是远远低于这一临界线的。

今年将与以色列公司合作

研究通过飞机释放蚊子

南都:预计什么时候能实现大规模的应用,怎么理解大规模应用这一说法?意味着可以直接放到城市里吗?

奚志勇:预计两三年内开始走向实践应用。比方哪里(包括城市)有疾病流行发生,政府需要大家协助进行控制,我们可以来提供这个服务,帮政府直接控蚊防病。

为促进大规模应用,今年我们将与以色列的一家公司合作研究通过飞机释放蚊子的技术,并启动自动化生产线的研发。

南都:若大规模应用,如何回应老百姓的担忧,比如会不会叮人,会不会造成蚊子很多,会不会对身体或生态带来不好的影响?

奚志勇:在项目刚启动时,肯定会有这些担忧。但我们会细心向大家解释所有的问题。我们的经验告诉我们,随着项目推进,一两个月后,当大家看到效果、享受到技术所带来的好处,担忧会越来越弱,对我们的支持会越来越强。

我们最终是要把传病蚊种降低到很低的程度,不会对人们身体带来不好的影响。至于生态,这个技术对生态的保护远超过大家熟悉的化学杀虫剂。它不仅不会影响其他昆虫,而且只针对传病的白纹伊蚊,其他蚊种也不会受影响,所以,也不会影响以蚊虫为食物的上游生物。

如何以蚊制蚊

从果蝇、伊蚊和库蚊体内提取沃尔巴克氏体

(沃尔巴克氏体,是一种在自然界节肢动物体内广泛存在的、接近立克次体,并能经卵传递的革兰氏阴性胞内共生菌。它天然存在于全球约6 5 %的昆虫种群和28%的蚊虫种类中,携带不同型别沃尔巴克氏体的雌雄昆虫交配后产生的卵不发育。)

通过对上千只蚊子胚胎的注射,从中筛选一只与沃尔巴克氏体达成稳定共生的胚胎,最后长成一只雌蚊,建立稳定的携带新型沃尔巴克氏体的蚊株。

携带了新型沃尔巴克氏体的雄蚊与自然界的雌蚊交配后,所产的卵不能发育。

(通过大量释放携带沃尔巴克氏体U的雄蚊,可以使蚊虫种群数量降低至不足以引起登革热流行。)

出品:南方都市报科学新闻工作室

主持:陈养凯

采写:南都记者 贺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