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源实验班改良传统学校教育 从带领学生撕书开始进入教育创新_南都创客_南都有数_奥一网
×

使用奥一网帐号登录

使用合作帐号登录

泉源实验班改良传统学校教育 从带领学生撕书开始进入教育创新

2016-03-18 09:56:47
提及张良和他的泉源实验班,有一个故事广为流传:3年多前,他招了6名学生,带到江苏茅山一个村庄,开启了泉源实验班第一堂课——撕书。一个多月时间,他们撕掉100多本教科书。

   张良想要打造“未来学校”,教室将不再是行政班的空间概念。 南都记者 邹卫 摄

创新催生公民,创客改变世界。

提及张良和他的泉源实验班,有一个故事广为流传:3年多前,他招了6名学生,带到江苏茅山一个村庄,开启了泉源实验班第一堂课——撕书。一个多月时间,他们撕掉100多本教科书。

讲述者以此作为这名前媒体人对抗传统学校教育的典型案例,往往忽略了后面的细节。接下来,学生按照新的知识模块,对撕掉的教科书进行重新组合。这成为泉源后来发展的铺垫:以知识模块重组为牵引线,改良传统学校教育。

在张良的设想中,未来的学校教育,教师将只是课程实施者,“标准化”课程设计工作交由第三方机构完成。泉源将要承担的正是这一角色,“我们给自己的定位就是‘中央厨房’”。

3年多来,泉源实验班从江苏搬到重庆,再到广州,学生一度增加到80多人,老师从1人到3人,再到20多人,教育创新并不止于“纸”上。

撕书:然后重组教材

时间重回2012年,在江苏这个小村庄里,6名学生将撕掉的教科书重组,归类到法律、传播、商业、伦理等28个板块中,根据兴趣认领板块成为版主,并成为日后学习中该板块专题的主导者。

张良带着这几个学生,每天5公里晨跑,根据营养板块版主要求轮流买菜做饭,再根据环境保护板块版主研究进行垃圾分类,看诸如《浪潮》这样的电影并讨论。

一个月后,学生们开始焦虑,有人问:“张老师,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学习?”“我们已经开始学习了啊!”张良回答。

这种完全自主、自治的专题研究性课堂,打破了固有课堂模式,但并没有从一开始被接受。然而,这并没有影响实验班的壮大。3年多来,泉源实验班从江苏搬到重庆,再到广州,学生从6名到18名,后来一度增加到80多人。老师从1人到3人,再到20多人。

如今,跨学科的知识重组只是实验班的其中一项内容。

兼容:不跟高考对立

张良说,泉源寓意“激发内心力量,开启心中泉源”,对他来说,这是进行教育创新改良的标的。传统学校教育模式广受诟病之时,其内在革新的星星之火正在潜滋暗长。“我想知道,这些火光如何发出,又该如何传递。”

在其他政策改革措施风起云涌的大背景下,教育改革不再止于纸上。那么张良的泉源模式如何介入学校教育,这是不是对传统教育的颠覆?它是否像一些国学班、传统文化班,完全切断了跟现有教育模式的联系?

相反,张良更多考虑的是跟现有学校教育模式兼容,“如果是纯粹一种‘我不跟你玩了’的姿态,根本就进不了学校。”

张良并不是对立者的姿态。“撕教材并不等于不学嘛,而是把教材内容进行重组,形成新的课程体系,原有的知识点仍包含在里面。”

这一模式跟现有教育模式进行对接,学生学成之后,照样可以参加高考,接受现有教学安排,而不是形成截然分开的两个体系。在此之前,他们已经在四川宜宾、重庆和广州天河思源学校进行合作,由泉源输出课程设计,学校教师负责组织教学实施。而第一批泉源实验班学生中的一个,正就读于苏州大学室内设计专业。

创新:岂止在线教育

去年8月,张良与合作伙伴在广州成立“爱卡的米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对广州教学点进行调整,这里不再以教学为主,而是主做在线教育学习产品。根据他们的目标,这些来自于泉源模式的创新经验,将被输送到各类学校中去。

泉源支持课内学习互联网化。他们将课程分成3个层面:一种是常规课,注重知识点学习,主要基于信息化平台,在教学流程和方式上重新设计;一种是针对学科内知识,设计拓展课,进行知识和能力训练;还有一种就是泉源最初尝试的模式,对跨学科知识进行整合,将多个学科构成统一课程知识体系。

现在,他们有6名研究人员专门负责课程开发与研究,还有一批老师在课堂与学生面对面,课程的开发根据课堂实践反馈不断调整。

在这个链条中,用在线教育取代单向讲授、答疑、练习,然而教师并不会消失,一线教师可以腾出更多时间来做更重要的事情,包括激发学生兴趣,深度引导、沟通,学习规划等。

张良强调,泉源的做法并不是一家之言,它是教育创新的集成者。2012年8月成立泉源实验班之前,他成立了一个教育创新研究中心,从全国各地搜集到800多个教育创新案例,这些案例都得到过教育实施验证。“在这个基础上,才产生了泉源模式”。

“在全国25万学校中,有很多不同的(创新)做法,只是因为他们分散在不同地区不同学校里,力量还比较薄弱,外面的人看不到它。”

破墙:打造未来学校

张良想要打造的是“未来学校”模式。依照他的设想,这个学校依托于高考制度改革,有自己鲜明的特点,比如课程、技术、组织方式、学校空间等。

以空间环境为例,这也正是当前很多学校正着眼在做的改革,即怎样通过空间体现学校独特文化。“我们看到的学校都是千篇一律,一个教学楼,一个操场,这些空间全部需要重新设计,包括教室。”

他认为,高考制度改革将打破班级概念。传统教室都是一间一间标准教室,只是分不同的班,新高考制度下,学生可以自由选课,将没有这样的概念。比如,上物理课是在物理教室,上化学课在化学教师,身边的同学可能完全是两拨人,这样一来,教室就需要重新设计,在空间布局、大小、信息体现学科主题,不再是行政班的空间概念。

“未来学校”里,教师的组织方式也跟现在有所区别:传统教师之间的教学工作没有任何协作性,大多是一个人完成所有事情,偶尔会有同一个教研组集体备课,在未来学校里面,也是完全不可行的———每名教师独立备课其实会形成大量的浪费,每名教师都要辛辛苦苦去找资料、材料,制作课件,甚至独立地制作试卷,改卷———未来,这些环节都要一起协作,或者交给专业的第三方机构来操作,教师功能将发生变化。

定位:课程中央厨房

张良未来想做的,就是这种“第三方机构”角色,他给自己定位是“中央厨房”,为所有的学校提供课程设计服务。

目前,他们正在搭建互联网平台,试图通过这个平台,将教师功能一项一项外移,例如课程设计。“教师的职责只是做课程的实施,让他来做资源和课程的设计,其实已经超出工作能力和范围。”

泉源的生产流程中,一个课程需要三拨人来完成:一是负责一线教学的教师,二是负责课程设计的教师,三是负责各种资源建设的教师。“这才是一个完整的教学团队,每个人都是教学链条承担者。”

这种由“中央厨房”统一生产的好处是,以前所有都要靠老师一张嘴说出来的信息,通过现在的信息化工具,可以把一张嘴变成10张,只要一个平板电脑就可以实现。“而且,甚至可能是这个领域最好的老师来讲。一个资源变成两倍甚至10倍,资源打通了,个性化教学就有了实现的可能。”

在泉源未来的发展思路中,将分化为两部分:一部分是“中央厨房”,作为全国的教学系统的操作支持;另一部分,待申请到民办教育办学牌照后,进行规模化办学,完全按照“未来学校”的形态打造一所学校。

张良已经为自己选好了参照系。2015年世界教育创新峰会评选的创新教育案例之一肯尼亚国际桥梁学院,以及美国G oogle创始人M axV entilla的A ltschool,“泉源未来就是往这两个方向发展”。

创客观察

教育创新的土壤在哪

泉源的“中央厨房”项目现在处于研发阶段,免费提供给试点学校,已在四川、重庆和广州天河思源学校进行实验,今年准备在全国小规模扩张,番禺和深圳都在计划之列。至于未来的商业模式,还在设计之中。“未来可能需要购买,也有可能前端免费,再做一些增值服务开发。”

泉源模式能否找到生存的土壤?

广东省政府督学李伟成认为,如果只是作为学校的校本课程,可以考虑;若是作为必修课程,“走得太快了点”。“我们大环境跟国外不同,第三方机构可以去私立学校尝试。”

AHA社会创新中心主任顾远不认同这一观点。“凉水井中学(泉源在四川的合作学校)就是公立学校,体制内并不是铁板一块。”他说,有挑战性的创新在公立学校推行的难度会更大,但创新并非要在传统教育体制内的学校推行,“教育的空间非常大,我们在谈到有没有土壤时,要看到未来,教育的大势所趋是怎样。”

顾远认同张良所推行的知识重组,以及借助互联网教学的泉源模式。他说,互联网时代的学习早已打破原有的学科界限。学科知识的重组,资料来源的多样化,已是不能抵挡的趋势。他以地理学科为例,来自《中国国家地理》、《华夏地理》等杂志,以及网站的视频、文本等材料,早已超出传统教辅材料的单一来源。

“只有打破原有的知识分割体系,才能体现社会化学习的意义。”顾远说。

出品:南都创客新闻工作室

主持:李建平

采写:南都记者刘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