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做手机壳、无线充电器?深圳创客为什么没有“硅谷范”?_南都创客_南都有数_奥一网
×

使用奥一网帐号登录

验证码换一张

使用合作帐号登录

还在做手机壳、无线充电器?深圳创客为什么没有“硅谷范”?

2016-04-21 09:34:50创客VR硅谷
目前深圳创客的创新还处于“改良式”的阶段,热衷于跟潮流或者做消费电子的配件产品,而其他创客的产品的创新步伐往往更大,比如来自韩国、香港的创客就给创客空间带来了更加多元化的产品。

想要了解如今电子产业的“网红”,“找工厂在环球资源,看大品牌秀技术在CES”已成为业内的共识。近日,南都记者在香港举行的为期四天的环球资源2016移动电子展和春季礼品及家居用品展上留意到,深圳创客已发展成为内地创新产业的一股生力军。“去年秋季展开始,我们增设了‘创客空间’的特殊展区。当时有38家创客,今年春季展则增加到102家。”环球资源电子组总裁黄谭伟向南都记者透露,其中40%的参展企业来自深圳,另有一部分来自俄罗斯、日本、韩国等国家和地区。“假以时日,‘深圳+香港’有可能变成亚洲的硅谷。不过,就目前来看,深圳创客距离‘硅谷范’暂时还有一些距离。”

买家到创客空间猎奇“淘宝”

远道而来的国际买家需要新鲜的产品。“通常买家到一个展位都会问有没有新产品,不然他们就会转到其他展位。”黄谭伟向南都记者透露,买家需要找新的、好玩的产品,但是,白牌厂(业内指无自有品牌的代工厂)的传统认知和自我定位,以及创新潜在的高风险,导致白牌厂很少有创新的产品。

以“ 当红炸子鸡”VR case(VR盒子)为例。在可穿戴设备展区的VR case无非两类:一体机和非一体机。一体机自带存储器,可下载内容存储其中,戴在头上就能够观看。非一体机需要将手机卡在盒子里,戴在头上调节焦距后,就可以观看手机上播放的内容。展会上的非一体机数量占绝对优势,不过外观大同小异,一般是黑色弹力带白色外壳。

业内人士透露,这些非一体机的VR眼镜大部分出自同一个模具、采用同一个方案,采购价格基本上是7~8美元。但在创客空间展区,VR case却有很多形式——有彩色小巧的,也有像手机壳那么轻薄的。深圳市达欧沃科技公司(TOCVUE)负责人之一欧文向南都记者介绍,像手机壳一样的“VR case”可当正常手机壳使用,但按下手机壳上的开关,VR镜片会弹到手机屏幕面前,“虽然沉浸度不是很好,但是非常方便,拿在手上随时随地可以看。”

另一方面,很多初创的硬件企业需要一个窗口来对外展示他们的新技术和新产品。

可吸附手机壳是欧文和他的团队带来的另一个产品。“2012年产生这个创意至今,虽然我们的产品(指可吸附手机壳)已经研发了很多年,但是很多人对此还不了解,出于一种猎奇的心理,买家就会到创客区来找到我们。”欧文一边说着,一边重复展示如何使用该产品——轻轻用力按压即可将手机“贴”上光滑的玻璃镜面,可以解放双手拍摄视频或者照片。其间,不停有买家打断他的介绍,向他索要样品和报价。

一位来自荷兰的买家向南都记者表示,他来参加展会是为了寻找一些前沿的电子科技产品,显然这次展会上没有看到新的技术,但是有很多有创新的产品。这位买家在创客空间一个展位上停留了大约5分钟与参展企业代表聊天,而吸引他驻足的是展位上五颜六色的、体积小巧的VR case。

但是,与那些“财大气粗”的白牌厂豪掷10万甚至数十万弄一块光地(行内指可供参展商任意搭建装饰的空地)相比,创客空间参展企业仅花1万元就可以将他们的产品连续4天展示在全球买家面前。这些展位基本是零装饰,那些被人们认为是有创新力的产品就被简单地放在一个长方形桌面上,展区内也没有多余的椅子可供买家坐下来聊天。虽然创客空间位处展馆的边缘角落,但是从“平均密度”来看,该展区更像是展馆的“引力中心”。在展出的热闹时段,买家通常会将参展商的小桌子围得里三层外三层。

深圳创客还处于“改良式”阶段

据透露,在这些创客空间的企业中,有40%来自深圳,另有十多家来自日本、韩国、俄罗斯。“通常深圳负责生产,香港负责市场和融资,‘企业+科技团队’的模式也是美国硅谷上个世纪70年代以前的发展路线。假以时日,‘深圳+香港’有可能变成亚洲的硅谷,甚至能够吸引日本、韩国等多个国家的初创企业。”

但是,业内人士认为,目前深圳创客的创新还处于“改良式”的阶段,而其他创客的产品的创新步伐往往更大

南都记者在该展会留意到,除了紧跟时下热潮的VR case,深圳的创客带到展览上的产品多是各种功能特别的手机壳、无线充电器、耳机挂件等等。

与深圳创客热衷于跟潮流或者做消费电子的配件产品不同,其他创客给创客空间带来了更加多元化的产品。

比如,一家韩国企业展示了其可携带式的肩颈、腰背按摩带,用于帮助按摩和放松肌肉,该产品的二代将于今年8月量产。一家香港背景的公司展示了一款可调节声音的设备,该设备手掌心大小。“通常人耳听不到某一些频段的声音,但是大多数人不知道,经该设备调节后,人耳可以听到更多的频段,也能听到更多音乐的细节,同时保护听力不受损。”该公司负责人介绍。记者体验后直观感受是,调节前音乐声音比较单薄,调节后声音十分立体,产生被声音环绕包围的感觉。

“有国际视野的年轻人创造的产品辐射全球市场,而内地的年轻人看到的往往只是国内的市场,一般是在参考已有的产品基础上加一点创新元素,如果他们的视野能够拓宽一点,我相信距离缩短只是时间的问题。”黄谭伟表示。

换句话说,如果初创企业能够将技术和市场团队结合起来,也许能带来更多突破。

深圳小木科技有限公司的主要团队成员中就有熟悉国际市场的香港人才和深圳本土科技人才。该公司展出的“戒指”拥有诸多强大的通信功能——能够与手机关联,通过振动提醒手机来电和短信,持续抖动手指还能够触SOS模式,向手机中设置的紧急联系人发送求救信息和地理位置。

在一期参展的绿诺科技也是一支加拿大华裔和中国本土青年科技人才结合的创业团队,该公司生产可调光的智能灯泡。公司COO闫思成说,分布在多伦多和深圳的两个团队分别负责软件和硬件开发,6款产品已经在苹果、亚马逊等渠道销售,“这样两边的优势就结合在一起,有利于对国际市场需求迅速做出反应。”

南都在现场

风起,你做V R还是做消费级无人机?

“火的东西不一定好做”

VR case如此之火,以至于深圳昊维塑料制品公司也希望能从中分一杯羹。“我们老板从CES展上回来之后,就让我们做(VR)眼镜。”该公司工作人员透露。事实上,比VR稍早些引起大众关注的无人机,至今人气未减。环球资源电子展从去年秋季展开始设有专门的无人机展区,当时共有20多个参展商。今年春季展共有38个无人机参展商,其中一期是专业用无人机,二期是消费类的无人机。

与无人机有专门的展区不同,VR眼镜还没有专门的展区,但是在可穿戴设备展区随意一看就能看到被各个参展商摆在展位最显眼位置的VR眼镜。南都记者从展会上了解到,大部分展示VRcase的企业都是最近几个月开始涉猎其中,甚至有的仅仅展出了工程样机,还没开始量产。

无人机和VR的声势一浪高过一浪,那么处于产业链下游的硬件生产厂家,该如何抉择呢?

VR厂家说:无人机难度太高了,VR case就是一个外壳加镜片,简单多了。

但是,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VRcase的方案设计公司——亿境虚拟现实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石庆向南都记者透露:“不是你展出了什么,客户就到你那里去了,这个圈子很小的,有消费习惯的问题。买家就那几个人,新面孔不多。”

去年底,做平板电脑的深圳市国诚兴科技公司新增了“无人机”产品。“火的东西不一定好做。”该公司总经理雷文国向南都记者表示,做什么要看自己公司有什么资源,包括技术资源、客户资源、团队资源等。雷文国透露,老客户的需求及能够找到专业的团队提供技术开发支持,是促使他进入无人机领域的主要原因。                    

专题采写:南都记者 莫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