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贵族”将惊艳亮相文博会

展180余件雕漆精品

2016-05-11 10:40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谢烨挺
5月12日,雕漆珍品回归展将在深圳市第12届文博会会展中心第九号馆开幕,展出180余件漆器珍品。

从高逾数尺的雕漆大瓶,宽达两米的雕漆屏风,到一只手就可以把玩的雕漆小盒,尺寸不一、形态各异的各种瓶、罐、盒、盆,以及马、狮等吉祥动物,琳琅满目。剔黑山水纹梅瓶、剔红花鸟纹双耳瓶、剔红脱胎马、剔红狮子等,构图画工颇见功力……那一抹纯正的中国红令人惊叹。

5月12日,雕漆珍品回归展将在深圳市第12届文博会会展中心第九号馆开幕,展出180余件漆器珍品。这些都是上世纪中期,由北京雕漆厂身怀绝技的工匠们创作的精品。展览由深圳市圆成正瀚文化传承有限公司主办,将展至5月16日。

展览期间,主办方还将邀请中国雕漆非遗传承人殷秀云做《浅析雕漆艺术品的前世今生》雕漆专题知识讲座,地址为海岸城东座2003室深圳市圆成正瀚文化传承有限公司。

剔红花卉圆盒剔红饕餮纹玉觚

漆器中的“官窑”回归深圳

在深圳市圆成正瀚文化传承有限公司展厅里,记者见到了这批雕漆珍品。雕漆大瓶、雕漆屏风、剔黑山水纹梅瓶、剔红花鸟纹双耳瓶、剔红脱胎马、剔红狮子……件件造型古朴庄重,纹饰精美考究,色泽光润,形态典雅,跨越近半个世纪的时光,静静地释放着“红色贵族”的魅力。

1972年春天,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尼克松的随行人员中,有一位著名的美国商界领袖欧文·杰格,时任洛杉矶艺术博物馆远东艺术委员会主席。

在京城参观期间,对收藏有着浓厚兴趣的欧文·杰格,第一次接触到了中国独有的艺术精萃:雕漆。这些雕漆珍品精雕细琢、色彩斑斓、雍容华贵……他直呼这以中国红为本源的雕漆艺术品为“红色贵族”,当即决定把这些雕漆艺术品收藏下来。

几十年来,欧文·杰格一直将雕漆艺术品珍藏。直到2005年,年近97岁的他,知道子女无法像他一样珍爱这些藏品。于是,他把这批藏品悉数捐献给中美文化交流基金会,让这批“红色贵族”回到离别多年的故乡。

2006年,北京雕漆技艺被列为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也正是在这一年,这批雕漆珍品回到了中国,回到了深圳。

2014年12月,“穿越半个世纪的归来之路——北京雕漆珍品回归展”在它当年启程的地方——北京三间房(懋隆)隆重举办。北京工艺懋隆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杨晓瑞表示,这批漆雕精品弘扬了中国传统文化,让更多人看到这批工艺精美、来之不易的艺术精品。同时,他表示,这批精品由于当时讲究集体创作,没有落款,但当时参与制作的人,很多已经成为工艺大师甚至雕漆非遗传承人,如文乾刚、殷秀云等,因此,更具收藏价值。

制作过程繁琐复杂

原北京雕漆厂厂长李一之,从事雕漆工作已有50余年了,现在依然精神矍铄。他对这批雕漆作品很有感情,对记者娓娓道来雕漆的历史、工艺以及这批雕漆精品的珍贵之处。

李厂长介绍,雕漆艺术是中国传统民族艺术,是将天然漆料在铜胎或金银胎上涂抹出一定厚度,再用刀在堆起的平面漆胎上雕刻花纹的技法。而这批精品的珍贵之处体现在艺术性与实用性兼备,造价昂贵、制作工艺复杂考究,红、黄、黑等主色符合民族文化审美,是国际交往的礼品。制作漆器所用的大漆是由野生漆树汁液制成,非常稀缺,有“百里千刀一兩漆”的说法。而在制作过程中,为了调色和光泽,还得加入桐油、朱砂、珊瑚等珍贵配料。

据记载,雕漆工艺发源于唐代。漆器的贵重不仅在于其悠久的历史,还在于其考究的制作工艺。由于制作过程繁琐且昂贵,因此发展得十分缓慢。直到明代,雕漆工艺才逐渐繁荣起来。明晚期和清晚期标志了中国漆雕艺术的两个不同风格的鼎盛时期。那时的中国雕漆工艺品也大受外国贵族的喜好。在20世纪以前,它只能是皇宫贵族的陈设和御品,以及国与国之间交往的礼品。

一件漆器作品的完成,需要至少5位工艺师,历经制胎、烧蓝、作底、着漆、雕刻、磨光等十几道工序,各工序技艺要求都很高,而稍有疏忽就会前功尽弃。其中,刷漆工序最为耗时。雕漆着漆逐层涂积,涂一层,晾干后再涂一层,一日涂两层。涂层少者几十层,多者三五百层。一件真正的剔红作品,一般来说,一毫米厚的漆要刷上十七遍,只能在室内阴干,不能烘也不能晒。然后以刀代笔,按照设计画稿,雕刻出山水、花卉、人物等浮雕纹样。所用之漆以朱红为主,黄、绿、黑等做底色。所以一件好的雕漆艺术品,制作周期要1年,有些甚至需要2到3年以上。

由于所用漆色和技法不同,雕漆分别有剔红、剔彩、剔犀之称。两种或三种色漆以一定厚度交替涂在胎型上,然后按一定的角度刻出云头或回纹等图案,在刀口的断面上可以看出不同漆层的叫剔犀。

漆器价格仍处于洼地

2001年在香港佳士得春季拍卖会上,一件明永乐“剔红牡丹花卉大圆盒”以1287.37万元的高价成交;2006年,香港苏富比曾以606.3万元的高价拍出一件清代“乾隆剔红御制诗笔筒”;2008年12月3日,在香港佳士得拍卖会上,一件明永乐“剔红双凤莲花盏托”最终创下了3314万港元的天价,也创下迄今为止中国漆器拍卖的最高成交纪录。在2010年北京保利秋季拍卖中,一件清乾隆漆刻御制诗仿“周兕觥”又以515.2万元人民币的高价成交。

漆器虽屡创佳绩,但与日本和欧美相比,国內对漆器的认可度和重视程度还远远不够,比起动辄上亿的明清瓷器,漆器的价格仍然还是一个洼地。因为明清时期,一年可能烧制百万件瓷器,而漆器只能做二三十件。在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上,一直遵循着“物以稀为贵,稀以精为真”的规则。只要东西好,就会受到相应人群的重视,身价也会随之攀升。

雕漆现状堪忧

虽然雕漆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但当今我国这一国宝级工艺目前已濒临失传的危险。原材料稀少昂贵,制作工序繁琐,艺术要求高超,造成漆雕艺术的高成本和低产量。主办方表示,此次在文博会展出雕漆精品,也是希望更多人重新认识和重视雕漆,让“红色贵族”高贵如初。


南都头条 Headline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