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作家野岛刚:日本年轻人对中国没有明确概念

2016-05-15 11:09作者:朱蓉婷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蔡妍菡
野岛刚说,日本年轻人可能没有经历过中日友好的时代,对中国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但他们非常喜欢中国的历史,在日本销售量最好的漫画,很多都取材自中国历史和小说。

   野岛刚曾任朝日新闻台北特派员、朝日中文网主编,曾赴伊拉克、阿富汗等战地前线采访。他17岁开始学习中文,长期以来关心中国媒体发展、中日关系及台湾问题,并在日本、中国大陆及台湾媒体上发表大量文章。2014年,野岛刚的专栏曾在《南方都市报》连载。

   野岛刚新著《被误解的日本人》近日由上海三联书店出版。

南都讯 见习记者朱蓉婷 继《两个故宫的离合》和《谜一样的清明上河图》之后,日本作家、资深媒体人野岛刚的首部原创中文作品———《被误解的日本人》近日由上海三联书店出版。

谈及新书的写作初衷,野岛刚说,中国和日本,文化交往持续了很长时间,其历史超过一千五百年。但政治和战争把中国和日本撕裂,只发生在最近一百年里。“为了超越对立与纷争,减少误解,我们应该重新回到文化交流的原点,我想做承继日中文化交流之历史的渺小的一分子,将本书献给中国的各位读者。”在新书面世之际,野岛刚接受了南都记者的独家专访。

南都:野岛刚先生是在怎样的契机下开始学习中文的呢?

野岛刚:高中的时候就对中国文化非常感兴趣,17岁时请了一个中文老师,18岁第一次到中国。1987年左右,我到吉林省长春市参加一个短期的中日学生交流团,在吉林大学里住了两个月,对我来说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到中国人。我对80年代的中国感受是非常好的,人有理想,没什么贫富差距,也没有空气污染,大家都比较单纯地想要了解对方,于是当时我就下了一个决心,要学好中文,一辈子都要从事有关中国的报道、写作的工作。

后来,2007年,我有机会到厦门大学参加一个研究项目,在厦大念了一年。2010年开始,在中国媒体上发表很多文章,出版中文书,每年一两次被邀请到中国演讲、做交流、接受中文媒体的采访,最近这几年和中国的关系是越来越密切了。

南都:你的新书《被误解的日本人》以对日本社会的各个层面的观察、分析,来解答中国人对日本可能存在的一些常识性的误读,那归纳起来,主要的误解是在哪些方面呢?

野岛刚:中日在1949年后、1972年建交前,民间似乎没有太多交流,中日之间也有很多不了解对方的部分,因为一些历史的因素,我们看到的比较多都是负面的信息,这个我也可以理解。我的观点就是,日本人有好的地方也有不好的地方,可是目前在中国国内对日本的分析,都是依靠以前的说法和比较老旧的资料,具体我都在文章里提到了。也就是说,中国还没有了解日本最新的情况,我们对生活的观念、对经济的感受等等,我作为一个从事中国报道的日本人,当然希望尽量把日本最新的、最真实的面貌,以专栏文章的方式写给中国读者,这项工作我在三四年前就开始了。

我在中国经常听到有人说,日本经济20年没有成长,所以日本社会很不景气,人民生活得不快乐,有些中国人有这样的印象,我想大概是因为,与此同时的中国正在成长,速度很快,相比日本则是20年零增长。但是我们有不开心吗?这是另一个问题。我的感受是,日本已经进入到个人幸福与经济成长有一点“无关”的状态了,社会经济发展到这个阶段,就我个人来说,已经不特别想要买很多东西,国家的G D P虽然我们也很关心,但它已经和生活上的满足感、幸福感无关了。

南都:我个人的感觉是,对于日本我们会分阶段来看待,以昭和、平成为界(编者按:1926年为昭和元年,1989年为平成元年),甚至有“昭和养鬼,平成养豚”这样的说法。

野岛刚:我出生在昭和四十三年,20多岁的时候进入平成时代,这两个时代我都经历过。我的感受是,昭和时代大家很有消费热情,不太重视环保和生活品质,平成时代更注重个人主义,自己的幸福和快乐。昭和时代的人很喜欢到国外去,走遍世界,因为那个年代的人一直被社会教育说我们日本需要国际化,要跟上国际的潮流,可是现在的年轻人好像很少去国外,也越来越不愿意出国留学了,这个现象是很明显的。昭和和平成两个时代的差距,跟经济成长已经到了差不多的一个阶段有关。

南都:平成年代的年轻人对中国文化的理解和认同感如何?

野岛刚:我们这一代人都很关心中国,包括历史,和今天中国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发展。但年轻人我不确定,可能他们没有经历过中日友好的时代,对中国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但他们非常喜欢中国的历史,在日本销售量最好的漫画,很多都取材自中国历史和小说,像《三国演义》、《水浒传》、《史记》……这种历史题材的漫画真的很受欢迎,他们对中国历史有非常详细的知识量,但这是他们对过去中国的喜爱,没有联系上现在的中国。

南都:现在的日语教学中,“教育汉字”越来越少,日本人越来越不会写汉字了?

野岛刚:的确,我个人也是,因为电脑输入中文很简单,有些也写不出来。日本国民教育里面,汉字学习时间比较短,以前的教育政策还会要求减少课本里的汉字,比如以前是一万个,现在是五千个,假名越来越多,汉字越来越少。但汉字的减少对日文文化并不是一件好事,阅读的时候也会有表义不明确的问题,所以现在大家也有一个共识,就是汉字不能再减少了,这种政策也停止了,否则我们的日文就会变成韩文那样。

南都:日本人为何会对中国产生误解?

野岛刚:相对来讲,中国社会生活、老百姓的感受、价值观比较少被媒体介绍到日本,在日本我们看到的都是关于中国的比较严肃的政治新闻,所以才会产生误解。

另外在日本也有“中国崩溃论”,但当他们亲自到中国看看,就会发现这种预期是不可能的,就好比,中国人到日本旅游,也会改变之前一些不好的印象,很多误解都源自想象吧。直接到日本来,或直接到中国去,这是破除误解最有效的方式,而我个人能做的,就是写这些文章。

南都头条 Headline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