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门见山?NO!

中式元素的解构是一种百转千回的诉说

2016-07-22 08:54作者:谢宇野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谢烨挺
“中国风”是很多设计师的心头痛:一板一眼地复制,虽然老祖宗留下大量素材,但是难免被耻笑没想法。

“中国风”是很多设计师的心头痛:一板一眼地复制,虽然老祖宗留下大量素材,但是难免被耻笑没想法;故意标新立异地改变,时下流行fusion混搭潮流,又怕驾驭不了如此强烈的对比冲撞而一败涂地。到底还是有设计师找出“第三条路线”,不若从中式元素自身进行解构,肌骨重组,眼下看到的还是熟悉的文化符号,却有了不熟悉的排列组合方式,这种微妙的体验正是设计师唐晓年要的效果。

“青”“红”二色如生旦,唱出一段婉转故事

这套位于长沙的公寓之所以选择“中国风”和主人夫妇直接相关,艺术系的教授老公和古典音乐系的讲师老婆在中式风格上达成共识,加之长沙特有的浓墨重彩的“野生派”文化氛围,这注定不是一套甘于平淡的作品。

色彩是人们对这套设计最先记住的东西:它并没太多绚丽颜色,但是唯有“青”和“红”交织在房间的每个细节上出现,如同戏曲中的生和旦,在这里唱出一段婉转的情爱故事。

“其实这两种颜色也是主人夫妇两种性格的折射,”唐晓年解释,这种冷暖是一种对话,也是一种平衡。例如客厅中,沙发上青蓝色抱枕以及旁边座椅的框架,在淡雅的整个客厅装饰中是一道小闪电,不过试想如果没有案几上的玫红色蝴蝶兰,这亮青蓝未免有些孤单,就连案几上那窄窄的坐垫也可以青蓝底镶了红边,足以吸引目光。

卧室的呼应也大抵如此,床头红纱的灯罩流露出女性的柔和和暖意,而对面墙壁所挂的现代水墨装饰画则青蓝黛墨抹过,平衡了空间内的冷暖调,同时也利用色彩最感性的面貌去呼应住在这里的人的性格。

唐晓年认为,男女的差异,个性的差异,冷暖的差异,虚实的差异,都给空间创造了趣味对话的机会,色彩、材质以及造型都可以做到这样的效果,他鼓励大家可以多尝试,也许会有很出乎意料的东西出现。

解构后的中式元素

在唐晓年看来,中式传统审美应该是内敛和含蓄,这也是他一直不主张新中式过于改变和标新立异的原因所在,对于时下一些大胆的混搭,唐晓年更喜欢从传统元素着手,其实这样的做法,更需要创意的加工。

客厅沙发后的一面屏风绘着梅,实际上它的作用也是客厅的墙面。只不过两旁空白部分,精心挑选了和中国传统“纸张”相似的墙纸,看上去更轻巧通透。“纸”的肌理略微粗糙,倒真像是东汉开始中国造纸术下的产物。不独是客厅,走廊过去几间房的外墙壁也都用木头包了边,贴上墙纸,看上去有些像屏风,又有点类似日式房屋的墙壁,复古的味道表达得倒是自然。

客厅电视背景墙一处也颇为注重这样的设计。现在我们十分习惯“中式=木质”“西式=石材”的刻板公式。其实中国对石料的要求更高,可以回想一些太师椅、长椅以及中式屏风常有精品镶嵌汉白玉等石料。而唐晓年选择的这段石材,带着天然的山水写意的纹路,远看去像是一幅水墨作品。

“所以说风格迷惑了我们,给了一些固定公式”,唐晓年说,他认为很多设计元素第一的导向性往往和它们的刻板印象并不符合。更关键的是被看到的一瞬间,其所表达的气质和神韵。

“逻辑”错位可让古典元素得到艺术化处理

在唐晓年的这套作品中,很多具象中式元素则是进行巧妙的当代艺术化。花鸟本是最传统的中式具象,在这里也可以看到多处它们的影子。

客厅中夸张地拉高后的中式鸟笼,被漆成亮红色。原本应为木质材质,此时却故意做成铁艺。这种亦新亦旧的效果会吸引大家的关注和思考,也是设计者希望带给受众的。而最特殊的是一个鸟类标本放置于笼外,一切似乎都是不合逻辑的,这是设计师在告诉大家,溯源自古典的元素,却不一定要用传统的方式表达。

相比之下,唐晓年并不满意卧室“回形文”的墙纸设计。在他看来,这处“败笔”是因为太过直接和“顺”的逻辑去表达,反而失去趣味。

采写:南都记者 谢宇野

摄影:南都记者 谢宇野

设计师

唐晓年

深圳市多莫斯(DOMUS)设计有限公司创始人之一兼总设计师,The Renaissance ofChina设计运动倡导者。

南都头条 Headline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