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区医疗条例》明年实施 一系列创新规定与你切身相关

2016-09-01 08:25作者:郭锐川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冯少文
《特区医疗条例》明年实施 一系列创新规定与你切身相关


昨日下午,《深圳经济特区医疗条例》主题沙龙在深圳图书馆五楼报告厅举行,多名嘉宾分享自己的看法。

历经两年四审,《深圳经济特区医疗条例》终于在8月25日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并将于明年1月1日起实施。作为我国首部地方医疗基本法规,《条例》被寄望于为医改挺进“深水区”提供法律保障和支持。

这部旨在推动医改、固化医改成果、规范医疗执业行为,改善医患关系的特区法规,首次将医疗机构明确为“公共场所”,规定全部病历向患者公开,并授权二三级医院限制接诊等。一系列大胆的制度创新,引发社会的广泛关注。

昨日下午,由深圳市卫计委主办,深圳图书馆协办,南方都市报与医客A P P承办的《深圳经济特区医疗条例》主题沙龙,邀请立法机关、行政机关、医学界、律师、媒体等专业人士,对此展开了深入探讨。

A

大医院限制接诊 会不会导致看病更难?

深圳医疗条例不仅通过立法明确不同层级医疗机构的职能,而且规定二、三级医院可以适当限制接诊非急诊、非转诊患者,同时门诊医生还可以限号。这意味着,以后看个普通的发烧感冒也要去大医院的行为,可能会受到一定的限制。

《条例》规定,医疗机构可以根据门诊医生类别和专业特点安排每日接诊患者的人数,以保障患者的就诊时间。门诊医生接诊量的指导标准将由市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另行制定。市卫计委法规处副处长陆钰萍表示,当前各大医院人满为患,一个医生一天看100多个病人是常有的事,医生长期超负荷工作,病人就诊时间短,间接造成医患关系紧张。

陆钰萍指出,实行门诊限号,实际上对医患双方都有利。患者排队的时间可能增加了,但换来的是更加安全细致的医疗服务。

“《条例》规定二、三级医院可以根据市卫生行政部门的指导意见适当限制接诊非急诊、非转诊患者,并不意味着所有的二三级医院都必须限制接诊”市卫计委法规处副处长陆钰萍强调,这是一个授权性而非强制性的规定,目的是为将来推行二三级医院实施限制接诊提供法律上的依据。

表态

深圳市卫计委:

加强标准化建设,让社康中心“接得住”

在医疗资源紧张的情况下,限制接诊会不会导致看病更难?对此,市卫计委法规处副处长陆钰萍指出,这就要求相关配套措施要跟上,一是加强社康中心的标准化建设,完善医疗设施、药物与人员的配置,让社康中心“接得住”;二是健全与分级诊疗相衔接的医保费用差别支付制度,通过经济杠杆引导患者到基层医疗机构首诊。《条例》对此均有相应的制度安排。

一方面通过引导措施让患者“愿意去”基层首诊,另一方面,也要采取反激励措施让二、三级医院主动减少门诊量。据透露,未来深圳要降低大医院的普通门诊补助,同时提高住院、疑难危重病症类等的补助标准,让二三级医院主要承担急诊、住院、疑难危重病症的诊疗服务以及医学科学研究教学工作等。

降低大医院普通门诊补助标准,会不会导致医院动不动就安排患者住院?市卫计委法规处副处长陆钰萍表示,二三级医院减少普通门诊后,其收治的住院病人将主要是从基层医疗机构转诊上来,基层医疗机构有能力诊治的常见病、多发病自然不会转诊上来;同时,我市将全面推行罗湖区医保总额付费、结余奖励的医保政策,省下来的医保费用会反馈给医院,这样医院和患者的利益就能保持一致。对过度医疗问题,卫生行政部门和社保部门也将继续加强监管。

此外,《条例》还规定,签订服务协议后,医疗机构可以安排卫生技术人员为患者提供家庭医生服务,并授权市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制定具体办法。这就为“家庭医生”模式确立了法律上的依据。同时,为了解决医疗资源不足的问题,《条例》还采取多种措施鼓励社会办医。通过以上多项举措,可以合理地分流病人。

观点

省卫计委巡视员廖新波

分级诊疗的最终受益者是所有居民

广东省卫计委巡视员廖新波表示,深圳在立法中限制病人门诊、接诊人数的做法,听起来似乎不近人情,但分级诊疗正是为了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分级诊疗最终的受益者将是所有的居民。

“美国能够通过市场调配有两个因素,一是找医生非常困难,没有预约的服务是不提供的,另一个因素是美国各级医院医生的质量基本是均等的。”廖新波指出,这也给深圳政府和医院机构提出新的挑战——— 如何让市民信任社康中心的医生,从而接受新的就诊制度。

“分级诊疗的益处在于,除了解决很多不必要到大医院看病的情况,还可以得推荐到合适的医生、合适的医院进行进一步治疗。”廖新波称,限制接诊虽然会给大家带来一些质疑,但这是一个从不了解到了解再到接受的过程。

北大深圳医院医务科医生刘天钊

门诊限号有利于医生回归病房与科研

北大深圳医院医务科医生刘天钊披露了一个数据,2015年北大深圳医院的门诊量是296万人次,预计今年这个数字会上升到300万。“300万人次的门诊量是什么概念呢?”刘天钊称,就是我们日均接诊量在9000人左右,每一个医生要接诊七八十名病人,每个患者只能够分配到五六分钟的时间。

刘天钊认为,实行了分级诊疗和限号之后,让医生有更多精力从门诊回归到病房,回归到科研,回归到教学。这意味着,对疑难危重症病人能够提供更加细致的诊疗。不过,刘天钊也担忧:限制接诊对于医院的收入会产生影响,加上同时放开多点执业,会不会对医生群体造成冲击,导致大医院面临人才流失的情况。

深圳市康宁医院副院长胡赤怡

医疗资源严重不足,如何限制?

对于分级诊疗与限制接诊,深圳市康宁医院副院长胡赤怡十分赞成,但他认为,医疗资源不足与分布不均衡是最大的困难。“作为深圳唯一一家精神专科医院,我们的编制床位只有450张,而香港700万人拥有4500个精神科病床。”胡赤怡指出,香港的人口是深圳的三分之一,床位是深圳的十倍,在资源如此不足的情况下,如何限制接诊?

上海中山医院院办副主任杨震

实行限制接诊,如何保证公平?

“门诊限号是不违背我们的医学本分的,医生要有足够的时间对病人进行诊疗和安慰,这才是合理的、恰当的。”上海中山医院院办副主任杨震认为,问题是在建立合理医疗秩序的同时,如何保证公平性,这两者之间很多时候存在矛盾。

B

患者要求复印病历 医院六小时内应提供

在保障医生执业权利的同时,《条例》对患者的权利也给予了大力保障,尤其引人注目的是,《条例》要求医疗机构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向患者公开全部病历。

医患纠纷的产生,很多时候源于医患双方信息的不对等,患方常常怀疑病历资料遭到医疗机构篡改。为解决这一矛盾,《条例》明确,患者或者其代理人有查阅或复印、复制病历的权利,医疗机构应当在正常工作时间六小时内提供。

市卫计委法规处副处长陆钰萍介绍,患者有权复印病历既保障了患者的知情权,也有利于规范医疗行为与病历书写。“实际上,一旦医疗纠纷走入司法程序,医院要证明医疗行为的合规性,也必须公开所有病历,那为什么不在一开始就公开呢?”不公开只会增加患者对医院的不信任,因此《条例》对此做了强制性规定。

据介绍,国内很多医疗机构在没有强制性规定的情况下,已经可以做到对患者公开全部病历了。“那么深圳的医疗机构也应当可以做到。”市卫计委法规处副处长陆钰萍称,这样有利于促进医患双方的相互沟通、相互理解。

观点

市人大法制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张凌

及时提供病历,保护患者知情权

“作为立法者,我们既要保证医生的合法权益,也要保证患者的合法权益。”深圳市人大法制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张凌表示,而患者的权利保护最核心的内容就是他们对病情的知情权,所以《条例》明确规定医疗机构在正常工作时间六小时内提供查阅、复制。张凌指出,强调患者的知情权保护和提供病历的及时性,能够减轻患者对医疗机构的怨气。

深圳律协医疗专业委员会主任庹明生

这些规定能够加强医患互信

深圳律协医疗专业委员会主任庹明生律师介绍,律师在处理医患纠纷案件时,都是紧紧围绕病历在展开,因为病历可以说是最重要的证据。这次立法规定病历向患者全部公开,走了很大的一步。另外,条例规定发生医疗纠纷时,医疗机构应当通知患者或者其代理人到医疗机构共同封存病历和检验样本等,从法律的角度来讲比公开病历还重要。因为发生医疗纠纷时,患者怀疑的就是医生修改病历。“这些规定能够加强医患之间的互信,而解决互信的问题可以从根本上解决医患纠纷的问题。”

康宁医院副院长胡赤怡

病历公开要考虑如何保护患者隐私

作为精神专科医院的管理者,康宁医院副院长胡赤怡则关注到了病历公开可能侵犯患者隐私权的问题。胡赤怡称,有些疾病是患者的隐私,这一条款到底如何执行,从精神卫生专科的角度,我想下一步制定具体实施办法的时候要予以考虑。

C

医疗机构明确为“公共场所”,保障力度更大

近年来,随着医患纠纷增多,扰乱医院秩序的事件频频发生。不利于维护医院的诊疗秩序与患者正常的就医权利。根据《企业事业单位内部治安保卫条例》,医疗机构属于内保单位,未作为公共场所管理,在保障力度上有所欠缺。此次《条例》明确规定,医疗机构执业场所是医疗机构提供医疗服务的公共场所。

“公共场所”与“内保单位”有什么区别呢?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对扰乱公共秩序的规定,对“内保单位”实施处罚必须是“扰乱秩序,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医疗、教学、科研不能正常进行”;而对“公共场所”则只需构成“扰乱”,无需其他附加条件,即可实施处罚。

以往,公安机关将医疗机构按照内保单位看待,没有作为公共场所管理,不利于预防和打击医闹、医暴等违法犯罪行为。现在,《条例》明确规定医疗机构属于公共场所,并要求公安机关应当维护医疗机构治安秩序,预防和打击侵害医务人员和医疗机构其他工作人员、患者人身安全以及扰乱医疗机构正常秩序的违法犯罪行为。

观点

福田区莲花派出所副所长伍建军

明确为“公共场所”让公安执法有据

福田区莲花派出所副所长伍建军称,把医院明确为公共场所,给了公安机关明确的执法的依据。“现在的医院跟公安机关的配合比较密切,大一点的医院,我们都设立警务室。”伍建军称,在警力比较紧张的情况下,为什么我们还要成立了警务室?就是因为医疗纠纷很多,有一段时间甚至出现了医生的辞职潮现象。通过这几年加强对医闹打击处理,情况得到了很大的改善,现在深圳的医闹事件已经大幅下降。

“一方面我们公安有法必依,严格执法;另一方面有些患者死亡的,家属也的确很可怜。”伍建军呼吁,希望医患相互尊重,不要出现这么多的医闹事件,维护好医患关系,同时也能减轻公安机关的执法压力。

深圳市卫计委副主任常巨平:希望《条例》推动深圳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

《深圳特区医疗条例》的出台得到了广大市民、医务人员和社会各界的关注。作为卫生行政主管部门,我们希望《条例》的出台能够推动深圳市医疗卫生事业与法治建设的发展。《条例》的出台历经两年多时间,前期听取吸纳了各方的意见。通过举办主题沙龙,进一步阐述对《条例》内涵的理解,对于推动《条例》的实施和执行,也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采写:南都记者 郭锐川 摄影:南都记者 霍健斌



南都头条 Headline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