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元购”被指沦为“线上赌局”,南都解密模式乱象

2016-10-25 08:56作者:刘晨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廖厚朋
南都记者梳理发现,央视等媒体曾多次就“一元购”类型的购物模式进行过报道,但直至目前,各级层面仍未拿出切实有效的监管方式。

起底“一元购”追踪

连环追

在“一元购手机”的噱头下,抱着“以小博大”心态的人群蜂拥而来:有人盆满钵满,有人却血本无归。昨日南都曾报道深圳一家名为“1元云购”(www.1yyg.com )的网站被多名用户指开奖过程无任何监管或第三方公证,或已成为“线上赌局”一事,引来广泛讨论。

公众关注的焦点在于,究竟是谁制造了“一元购”的网络消费陷阱?事实上,南都记者梳理发现,央视等媒体曾多次就“一元购”类型的购物模式进行过报道,但直至目前,各级层面仍未拿出切实有效的监管方式。

曾在深圳经侦局担任过副大队长,现为广东晟典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刑事专业委员会主任的郭朝辉律师表示,“一元购”作为一种创新性购物模式,目前监管部门和监管方式均未有明确,“一般认为彩票主管部门理论上可以管,但没有执法权;公安、工商部门没有明确法律依据去进行查处,也管不了。所以目前‘一元购’属于网络的法外之地。”

A

乱象

很多人都是被朋友拉入“局”

湖北打工仔乐洋(化名)自述,在接触“1元云购”(w w w .1yyg.com )后,月薪4000多元的他目前已欠下100多万元的民间贷款。在他看来,这种新型的购物模式带有一定的诱骗性。

乐 洋 介 绍 ,“1元 云 购 ”(w w w .1yyg.com )有三种充消模式,分别是人民币直充、“福分”和“佣金”系统。福分类似于网站论坛上的“经验值”,用户在完成规定的任务后便可获取福分。乐洋称,福分的获取与论坛灌帖类似,要求用户保持一定的活跃度。

南都记者注意到,在该网站个人中心右侧一栏中显示,用户可复制“1元云购”的推广信息并分享到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上,“邀请好友并消费即可获得50福分加6%现金奖励”。按照网站的规则,100“福分”等同于1元钱。

而“佣金”系统,则是更为直观和赤裸的“拉人气”方式,用户在复制链接邀请好友消费后,便可获得好友消费额的6%的奖励。乐洋介绍,邀请好友复制的内容充满了诱导性质,“比如说1元就能买iPhone 6s,然后给个链接,点进去就是1元云购的网站了。好友必须消费,我这边才能拿到佣金,他消费了100块,我就能拿到6块钱。”

佣 金 可 以 提 现 ,“1元 云 购”(w w w .1yyg.com )网站显示,佣金永久有效,满1元即可充值到1元云购账户,满100元即可申请提现。

武汉人杨益(化名)介绍,他入局便是看到朋友圈里一名好友的分享,“就像是在拉下线一样,一个推给另一个,很多人都是‘被’入局的。”

“线上夺宝”变成“线上赌局”

在乐洋和杨益看来,在“1元云购”(w w w .1yyg.com )上,“单兵作战”的获奖概率要远远小于“抱团取暖”。

南都记者在乐洋的介绍下,加入了一个名为“胖哥合资收货”的“1元云购”合资群,群内,称号为“黄金操盘”的“桦仔”每隔几分钟便发来一条“合购”信息。信息内容为“桦仔”的支付宝账号,并声称支持微信转账,以及一张“1元云购”网站上的商品截图,该商品被分为若干份,每份为150元。

杨益称,每份相当于一股,合购的“操盘手”一般投入十分接近商品价格的钱款,然后在群里让有意向的成员入股,如果中奖,入股的成员每人按比例进行分成,“这算是比较稳妥的一种方法。”杨益在刚接触“一元购”时曾在4次合购中,获奖3次,分得数千元。

这种合购方式在乐洋看来,虽然确实稳妥,但自己赚的并不多。在“二进宫”后,乐洋结识了“倒卖商”并发现了一种新的玩法———“秒款”。即,乐洋登录“倒卖商”的账号,中奖后经过信息的确认后,“倒卖商”会马上将奖品折算为现金打到乐洋的账户上。

事实上,无论是颇具“诱骗性”的推广手法,亦或是“抱团”或“秒款”的玩法,不 仅 仅 只 存 在 于“1元 云 购 ”(w w w .1yyg.com )上。南都记者了解到,仅在深圳市市场监管委官网上搜索“一元云购”字样,便有11家已经在市场监管部门备案的公司,南都记者一一进入这些公司的官网,发现与“1元云购”(w w w .1yyg.com )的操作模式大同小异。

此外,南都记者通过A PP搜索系统查询“一元购”等字眼时,跳出来上百个A PP。这些软件以“夺宝”、“云购”等为名,但始终不变的是“一元购物”的噱头。

南都记者搜索发现,针对这些“一元购”类型的购物模式,不少媒体都曾进行过报道,不少个案与乐洋和杨益几乎相同,大体是“被”入局后尝到甜头,此后一发不可收拾,逐渐将“线上夺宝”变成了“线上赌局”。

B

起底

月底租约到期,“1元云购”公司曾多次搬迁地址

昨日下午,南都记者再次来到位于龙岗坂田的新天下集团7楼的“1元云购”(w w w .1yyg.com )办公点了解情况。针对用户的质疑,该公司一名前台客服表示,公司领导不在。当南都记者提出与该公司负责人通话时,遭到了前台客服的婉拒。

随后,南都记者在写字楼物业处了解到,“1元云购”(w w w .1yyg.com )公司系去年底租赁的,具体面积无法透露,但有一个正规工厂的大小。一名物业人员介绍,到10月底,该公司的租赁合约就到期了,“那边也没有续约,所以到10月底,这个公司就要搬迁了。”但其表示,并不知道该公司新址所在地。

南都记者通过在深圳市场监管委官网查询获悉,这已经不是深圳市一元云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即“1元云购”)第一次搬迁地址了。工商注册信息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2年5月18日,原住所在福田区华强北路群星广场A座2426号。

南都记者发现,该公司曾在今年1月6日及6月27日因“通过登记的住所(经营场所)无法取得联系”而被市场监管部门载入经营异常名录。换言之,在这两个日期的审核过程,该公司的地址并未向有关部门进行备案。

工商注册信息显示,深圳市一元云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名为梁志军,其也是“1元云购”的实际控制人。南都记者在网上搜索发现,2013年7月16日,“1元云购”曾挂牌深圳前海股权交易中心。

公开资料显示,“1元云购”成立于2011年,是由深圳市中利保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注入巨资打造的新型购物平台。

工商注册信息显示,深圳市中利保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1998年6月9日,法人代表为梁志军,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南都记者发现,深圳市中利保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曾于2014年9月12日同样因“通过登记的住所(经营场所)无法取得联系”而被载入经营异常名录。

该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投资咨询、受托资产管理,经营进出口业务,房租租赁等多个项目,但南都记者并未查询到该公司旗下的其他子公司信息。南都记者也并未与梁志军本人取得联系。

此外,针对南都记者于10月21日当晚发去采访函,昨日下午该公司客服人员复函称,“鉴于贵报社已作出新闻报道,公司决定不给予书面回复。”

复制并不难

仅需1200元就可搭建“一元购”网站

事实上,“一元购”的搭建并无太大的科技含量。曾在深圳经侦局担任过副大队长,现为广东晟典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刑事专业委员会主任的郭朝辉律师介绍,“一元购”的出现是随着互联网的发展,逐渐成熟的网路零售行业而衍生出的创新性购物模式,自2015年逐渐兴起。这种创新式网购模式弥补了传统电商的短板,为电商注入一种新奇的玩法,深受许多年轻人的喜爱。

如此“新奇”的购物模式,想要复制并不困难。南都记者昨日在淘宝网上搜索“一元购”,便出现了100页有关“一元购”的信息。在搜索信息的首页上,存在着大量商家打着“一元购”软件供应的旗号,销售“一元购”的各类软件。

南都记者看到,一家商家只需40元便可以购得一份“一元购”的手机软件源代码。在一家名为“维特网络”的网店里,南都记者与网店客服交谈,表示想自己开设一个“一元购”网站,但自己目前并未申请域名和空间。该名客服随即表示,可以负责网站的前台和后台。其表示,在搭建好的网站后台可以控制中奖人,只需在某个宝贝上输入会员账号,该会员就会默认为中奖。

该名客服介绍,搭建前台和后台一整套下来仅需1200元。其提供的一个已经搭建好的网站(http://duobao.w eitenet.com /)显示,该网站名为“云购国际”,其中的内容设置与“1元云购”(w w w .1yyg.com )网站几无二致。该名客服表示,该网站仅为模板,如有需要可以进行样式的更换。

在与该名客服的交谈中,南都记者扮演一名“技术盲”,不懂任何电脑知识,该名客服表示一切都可以帮忙搞定。

事实上,早在9月下旬,央视便对搭建“一元购”网站并可后台控制中奖人的行业乱象进行过曝光。但后续的监管却始终未能介入,对此郭朝辉表示,“一元购”作为一种创新性购物模式,目前监管部门和监管方式均未有明确,“一般认为彩票主管部门理论上可以管,但没有执法权;公安、工商部门没有明确法律依据去进行查处,也管不了。所以目前‘一元购’属于网络的法外之地。”

律师说法

对“一元购”性质认定 法律上无明确规定

郭朝辉认为,首先“一元购”总是以溢价的方式发售。正如南都记者所看到的一样 ,以 一 款1 2 8 G的 苹 果iPhone7手机为例,“一元购”的网站价格为6188元,而京东同款手机价格仅为5888元,其中差价为300元。可见只要参与的消费者足够多,这就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其次“一元购”网站存在指定中奖人中奖的情形。由于这类网站缺乏监管、公证,其开奖的行为是不透明的,使用后台操作的手段来指定中奖人的行为也很有可能存在。这也就从某种程度上解释了,南都报道中乐洋讲到的一个“一元购”的用户在网站上购买4999元的手机,其投入4998元,但最终开奖时,他却并未获奖的情形 。

而在法律层面上,郭朝辉认为,按照“一元购”的网络经营者宣传,用户花钱来购买一定份额,最后由最终抽出的那个幸运者获得该商品。从法律上来讲,双方之间形成了一种类似射幸合同法律关系,但是目前法律规制射幸合同的仅有保险合同一类,所以对“一元购”这类行为的性质的认定在法律上还未有明确的规定。

郭朝辉表示,有些人质疑“一元购”的经营者涉嫌赌博行为,其实“一元购”和赌博的区别在于赌博直接对赌的就是金钱,而这里涉及到的只有商品,这与传统的赌博行为显然有明显的区别,不能简单地明确界定为赌博行为。

此外,郭朝辉称,还有人质疑“一元购”的行为可以类比彩票行为,是否可以评价为发行、销售彩票,则需要更充分的论证。如果经充分论证,“1元购”符合博彩行为的特征,属于非法发行销售彩票的行为。根据2005年5月11日最高法、最高检出台的《关于办理赌博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对于未经国家批准擅自发行、销售彩票,构成犯罪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的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

郭朝辉认为,由于我国法律法规还没有针对“一元购”平台的监管机制,是否按照预设的规则选择幸运号码,完全依赖平台的自觉性,其公平性、透明性则难以得到保证,难免出现个别运营商操作后台指定用户中奖的情形。如果这种行为一旦查实,很有可能涉嫌诈骗。因为指定中奖人中奖的行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一元购”的形式,虚构事实、隐瞒真相,并使得众多的参与人陷入错误的认识,从而实施了大量的购买行为,且最终所有的参与者都未获得其想要的商品,反而商店却将其商品又装进了自己的口袋,其完全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

专家观点

“一元购”本质是营销

深圳市软件行业协会秘书长郑飞认为,在目前这个时代做互联网营销,可能需要开发点网页、写点脚本甚至APP或者后台什么的,这些所谓的专业词汇在互联网普及的今天早已大众化不再神秘,所以这种“一元夺宝”和技术扯不上太大关系,因为没啥技术门槛,其本质还是营销。

“但称之营销也抬高了它,这和我们看到街边摆着射气球、扔圈扔球博个小奖品的摊贩有多大差别呢?其实都是老套路,并无什么新意。唯一改变的是,庄家从线下的小摊变成了线上的系统,庄家用机器可以毫不费力地陪着千万玩家玩,可以不分白天黑夜地陪着你玩,玩家越放纵庄家越赚钱。”

郑飞提醒道,互联网时代对不善于自我管理的人是个“杯具”的时代,它帮人放大智慧也帮人放大愚蠢,大数据系统的发展更让我们各种动机欲望弱点暴露无遗,现代的商业系统只有冰冷的商业逻辑和对消费者人性弱点的无情挖掘。“只有培养健全的人格心智,才能让消费者(尤其是新生代)抵御低级趣味的诱惑,不至沦为剁手党或网瘾者。”

采写:南都记者 刘晨

南都头条 Headline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