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互联网”,文化才是“老大”

2017-05-15 09:05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谢烨挺
互联网时代背景下,多数文化企业积极转型;有从业者提醒,“文化+互联网”中,互联网只是手段和工具,应突出文化内核。

   文博会天津展台,能够与观众趣味互动的多媒体展台吸引观众驻足观赏。 南都记者 胡可 摄

南都讯 在互联网大浪冲击下,“文化+”应有怎样的时代姿态?本届文博会上,参展方各有“答案”:来自天津展区的中科奇创公司带来文化新技术展示,积极探索“文化+互联网”的新作品;“读者晋林工作室”目前规划中的一本手工书,考虑借助AR技术,让读者可以感受到声像一体“动起来”的皮影戏。

不可否认,互联网的出现,对传统文化的传承有一定冲击,对一些文化企业的转型升级也提出了新的挑战。但互联网也同时为文化的传承和发扬提供了便捷、高效的渠道,正深刻影响着我们这个时代。正如深圳声光行科技公司创意总监孙鹏指出,“文化+互联网”最好的时代刚刚到来,此前有一波人在探路,大众还没认识到这一点,现在公众的接受度越来越高,越来越多的人去尝试。也就是说,探路阶段已经过去,迎来飞速发展阶段。他认为,发展文化是核心,把互联网这样的科技手段看得重是偏差,而应突出文化这一内核,互联网只是手段、工具。

站在大屏幕前,你能秒变“梦娃”

文博会一号展馆,来自天津展区的一块大屏幕吸引了不少观众驻足:屏幕能迅速识别、抓取观众的轮廓、头像,并为每位观众“安”上不同的“梦娃”造型头像,十分有趣。

这种交互式奇观影像是由中科奇创公司带来的文化新技术展示。“这种交互式的技术可以把普通墙壁变成交互式的,也就是说市民可以在墙壁投影上书写画画等。”中科奇创副总经理张超峰介绍,这一次参加文博会让他大开眼界,看到了很多“文化+”延伸出来的新技术、新产品。而他们公司的技术也是“文化+互联网”的典型作品。

“传统是死的,让传统文化的作品活起来,有生命力,可以结合新技术,不断增强传统文化生命力。”张超峰说,公司还在把这种交互式体验扩展到京剧、汉字等。比如把交互式软件变成互联网,做成A PP下载后,观众就可以自行互动,“比如,小朋友玩的毛绒玩具,玩一会就丢在一边没有兴趣。而这种交互式影像技术就可以抓取毛绒玩具进行第二次的兴趣开发,使玩具成为活的影像进行互动。”

“互联网新技术给传统文化带来新的商机,公司也在把这种交互技术做得更加深厚,比如加载更多的传统文化知识,进行知识体系的构建。”张超峰介绍,当时公司要对传统的“梦娃”造型进行二次加工,后来觉得“梦娃”的外形特别萌,就决定做面具类交互,做成后反响还不错。在张超峰看来,传统文化有特别多的亮点可以挖掘,未来会有更多的互联网技术与传统文化进行融合,而这将丰富人们对传统文化的认知和体验。但张超峰认为,技术体验是一种途径和工具,核心仍是传统文化本身,而且未来更需要解决传统文化与互联网技术结合度不够、关注度不够的问题。

深圳声光行科技公司创意总监孙鹏也认同这一说法。在现场,声光行科技展示的声光技术也极有特色:五颜六色的彩灯随着后台的调节进行波浪式起伏。“互联网技术正在成为文化的丰富创新的手段,文化是核心。”孙鹏说,文化的专业化因为互联网而走向大众,包括有特色灯光,这是一种高品质的艺术体验。新加坡一家机场有世界上最大的动态雕塑,将观众需要花时间花钱进入专业场所体验的文化艺术做到生活化,这也是借助互联网。

孙鹏介绍,声光行科技做的文化艺术也涉及互联网,一是创意库平台的建立,通过互联网吸纳大量非传统行业艺术家、大众设计师,吸纳他们的创意再加工。二是艺术装饰上的运用,依托云平台,线下系统对接大众创意的艺术作品,然后从线上传输到线下。声光行科技现在正做一家商业大楼的改造,把商业建筑外墙打造成媒体传播媒介,里面有人文视频内容,遇到传统的节日,可以临时、快速切换内容。

如何让读者打开书,书就动起来?

在本届深圳文博会现场,“读者晋林工作室”展位上的手工书总是聚集着众多参观者。“新媒体时代的阅读语境有着显著的特点,减少文字量、碎片化阅读就是其重要的表现形式,我们遵循这种阅读要求而进行的调整,那么大量纸媒端没有呈现的内容怎么办?”,晋林工作室创意总监徐晋林向记者表示,通过扫描二维码,读者不仅可以登录线上互联网端进行阅读延伸,更可以通过新媒体多样的表达手段,多维度多渠道地了解书籍内容,“是对传统阅读的补充”。

徐晋林向南都记者透露,“读者晋林工作室”目前规划中的一本手工书,以传统艺术皮影为主要内容。“皮影又叫影子戏,有影像有唱腔。依照从前的出版方式一般是将皮影印成一本书,配上相应的文字。这样出版的书给人更多的感受是一本画册,只有专业人士才有需求。如何让读者打开书,就能动起来?”,徐晋林介绍,目前工作室规划采用的是另一条路:开始考虑借助A R技术,通过扫码,让读者可以立刻感受到声像一体“动起来”的皮影戏。

“但这样现代化的表现是否太过科技的冰冷感?如何能与纸媒端更好的集合,让阅读中充满音像与动感结合的科技手段更有温度?这还是我们正在思考的一个问题”,徐晋林说。

作为亚洲第一大杂志,《读者》同众多出版集团一样,一直也在探索传统媒体在互联网时代的文化产业的转型,但过程并不平顺。“依托互联网各渠道开设的网店,不仅是依托他人平台,更在销量上未取得良好效果,我认为整体上是失败的。”徐晋林表示,另一种思路是将纸质书转换为网上阅读的电子书的方式,也因定价等问题使得收益过低,没有办法支撑正常运作而被放弃。

如何在阅读领域做好“文化+互联网”?徐晋林认为,守住传统但思想不能僵化,“守住我们的纸质书,同时思考为什么年轻人喜欢这样的阅读模式?我们应当如何探索?新媒体的扫码、视频和碎片化的阅读形式是目前正在进行的尝试。”在官微上,“读者晋林工作室”介绍,主要策划以及创意手工书,将新媒体与传统纸媒进行融合,以拯救传统纸媒。

观察

受互联网冲击,出版发行企业积极转型

“文化+互联网”带来更多的商机,但也不能否认,互联网有着冲击传统文化的另一面。出版发行是受到互联网冲击极大的产业之一,新形态下如何寻找自己的转型路?有发行方将书店打造成智能平台,在融入市民生活中寻找商机,有出版方尝试AR看书、结合影视,在新浪潮中焕发新生。

文博会期间,4号馆的龙岗书城项目正在展览中。该项目一名陈姓负责人介绍,深圳的书城经历了五个阶段,从罗湖到南山到中心书城到宝安,以及到如今将于2018年完工的龙岗书城。龙岗书城较之以往的改进之处在于,不仅仅将其作为一个书城来打造,而是重点作为一个平台来打造,打造公园式、智能化、休闲体验文化创意智慧型书城。

除了发行,还有文创项目,拥有智能系统云平台,书城发展与生活、学习和教育相关的延伸业务,为市民提供生活资讯、预约银行等服务,以及由于龙岗教育需求强,在龙岗倾向教育服务投入。“发行在新技术环境下的转型,就是在书城建设中加入了互联网+元素。”该负责人表示,这是个过程,早在中心书城打造阶段,已有意识往这方面调整,后来打造的宝安书城,在中心书城的基础上加了文化创意,而龙岗书城比宝安书城在打造阶段又加了互联网+。

如果按纸质化和电子化分类,近年来的阅读量主要是在纸质化方面减少了。不过作为全球全民阅读示范城市的深圳,其实阅读推广效果是较好的,阅读量数据确实有所下滑,但现在已经回升了。

对互联网冲击,出版方可能感受更为直观。“如今大多出版社都不赚钱,都在尝试转型升级。对海天出版社,其战略考量是,出版占据着三方面的优势,包括作者、内容和编辑。”海天出版社总编辑陶明远直言,出版当下确实要拥抱科技,适应现代,因为年轻人阅读方式改变了,他们不看电视,不看报纸,还稍微看下书。根据读者/消费者是谁,出版要适应读者需求,改变出版推送方式,“另外适应科技是一回事,怎么拥抱科技是另一回事。”

图书出版分三类,一类是教育,一类是大众,一类是专业出版,其中受到影响最大的是大众出版。出版社技术主管金建称,往年出书时会对出版量做市场调研,包括同类多不多、好不好卖等,如今市场遭冲击,往年比方可以出版一万本的,现在只能出版5000本。

金建解释,出版受到的冲击主要在两方面,一是网店,从2010年起,京东、当当等网店发起,开始影响了他们的市场,二是新媒体,比方讲股票的书是在股票供期比较好卖,过期就没人看了,而近两年股票专家们能自己做新媒体来讲股票,就没有他们出版书的空间了。而且就大众书而言,比方流行小说,以前出版和网上流通互不干扰,现在是反过来,网络先通行,后才出版。

这就导致两个问题,一来出版的选题少了,作者可以走从网络到市场最后到出版的流程,作者选择多了,出版就被动了;二来出版市场小了,比方买书会看品质效果,网店可以试读,但实体书店不一定,这就更加把读者往网店推了。

为此,海天出版社尝试结合新技术转型发展,在受冲击较少的教育书领域,试点推出以海天教材教辅资源为依托的在线教育云平台、“小牛顿魔法科普馆”系列第一套AR科普绘本、“童喜乐魔幻互动百科”系列AR图书等数字化转型产品。

此外,他们也在其他方面尝试结合互联网有所作为。作为深圳两家出版社其中之一,他们正在出特色书,比方高新企业相关,拉拢这个消费群体。此外,结合名家大家这个阅读群体更偏向纸质阅读的消费习惯来推一些活动,大众书出版也在尝试转型等。

统筹:南都记者 张小玲

采写:南都记者 周世玲 孙雅茜 张小玲

南都头条 Headline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