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雨伞散OR不散?

多家运营企业涌入深圳,布局思路及盈利模式尚待实践

2017-05-26 08:38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刘晓园
当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掀起一波波的话题高峰时,“共享雨伞”迫不及待地加入了。这一次舆论态度驾轻就熟,有了前两轮的洗礼,当深圳街头已经发现这些带着电子装置的雨伞后,大家立即知道,又有一个热点出现了。它比单车更小巧,它比充电宝成本更低,它面对的是最原始的刚性需求———避雨,所以从数学计算的层面看,这是共享家族里很有前途的新星,但实际上谁都没有实践过,雨伞共享是否真的能够持久?这是共享雨伞要面对的问题,也是不少新兴的“共享”经济要面对的。

当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掀起一波波的话题高峰时,“共享雨伞”迫不及待地加入了。这一次舆论态度驾轻就熟,有了前两轮的洗礼,当深圳街头已经发现这些带着电子装置的雨伞后,大家立即知道,又有一个热点出现了。它比单车更小巧,它比充电宝成本更低,它面对的是最原始的刚性需求———避雨,所以从数学计算的层面看,这是共享家族里很有前途的新星,但实际上谁都没有实践过,雨伞共享是否真的能够持久?这是共享雨伞要面对的问题,也是不少新兴的“共享”经济要面对的。

“新玩家”涌入共享雨伞

日前,共享雨伞e伞悄然出现在深圳街头,在龙舟水肆虐的季节,这些挂在街旁围栏扶手的五彩雨伞给人们带来不少便利。5月22日,南都记者体验了一把共享雨伞:在车公庙地铁站A出口处的铁栏杆上挂着17把e伞,黑柄、五彩伞面,有些伞还套着塑料袋。记者随手拿起一把雨伞,发现这种伞手柄粗,手感有些重,伞柄处贴着二维码提示“扫码用伞”并配有四位数的密码锁。扫码后下载“e伞共享”软件,选择注册或者直接微信/Q Q登录,验证手机号码,缴纳19元押金,身份证实名认证后即可进行充值。充值最低9元起,充值满19元会有5元至100元不等的充值赠送。注册完成后即可用伞,半小时的收费是0 .5元。南都记者试用发现,点击“结束收费”后,虽然没关伞也可以继续使用,且使用不到半小时也按0 .5元计费。

在深圳,另外一家初具规模的共享雨伞“街借伞”常被称为“JJ伞”。和e伞直接挂置在街头不同,JJ伞是放置在固定区域,并配有专门的租借设备。从铺设渠道而言,如果说e伞像共享单车,那么JJ伞则接近共享充电宝,地铁、商场是它主要的安置场所。一个有意思的发现是,JJ伞所属的深圳市街借伞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雷云也正是深圳共享充电宝云充吧的创始人。

南都记者发现,JJ伞由伞座和雨伞组合而成,每个伞座标配一定数量的雨伞,通常是28把。据了解,固定位置的伞座内嵌入通讯模组(G PS芯片+ SIM卡),可以实现借还地点的地理信息定位及数据传输,因而借伞者需要使用雨伞时,可以打开公众号,寻找附近的网点,并且可以看到可借和可还数量。但是雨伞本身并没有G P S定位,仅靠伞尖带身份识别芯片,扫码支付押金后取伞,随借随还,电机卡槽锁定,费用自动结算。租借时同样需要支付押金,取伞时打开公众号搜索附近的网点,还伞时插入卡槽,自动上锁并结算费用。

和JJ伞操作方式相近的,还有一家即将进入深圳的共享雨伞:魔力伞。魔力伞目前在广州发展的势头不错,同样与地铁和商场等公共场所绑定,设置借还伞的机器。据其创始人C E O沈巍巍介绍,魔力伞大概会于6月初进入深圳,他们已经与深圳不少商超以及地铁站进行接洽,并且在欢乐海岸等地进行了地推。“深圳的共享雨伞忽然话题热了,的确也加快了我们进入深圳的步伐。”沈巍巍解释。

当初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并排出现在深圳街头的一幕让人记忆犹新,如今各色的雨伞也随着雨季的到来,纷至沓来。据了解,深圳目前在地铁站点也有公共雨伞供人使用,包括红雨伞和地铁伞,其中红雨伞2015年共投放80 0 0余把雨伞,共计借出约2 .2万人次,归还约1 .7万人次,总体还伞率约为37%。此前需要缴纳50元押金的地铁伞归还率则非常高,至少有90%。

“散”还是“不散”,雨伞需要做决定

目前,共享雨伞操作方式出现了两种思路:一种是像共享单车那样,直接摆放(挂放)在街头,所谓“散”;另一种则是放在固定地点,比如地铁和商超。

魔力伞C E O沈巍巍介绍,当初在设计雨伞借还思路时,也曾经考虑过像共享单车的“散装”模式,不过随后团队进行了否定,一旦散开放置,要准确定位就要设置G P S,雨伞这样随时被带入家庭的小物件,极有可能引发隐私泄露等法律问题,“我们开玩笑说过,如果雨伞带G P S,想跟踪某人时,悄悄把伞放到他的车后备箱,打开A P P就行了。”他解释。另外共享雨伞散放于街头容易丢失,也可能为之后可以预见的“恶性竞争”中留下后患,“就像现在某些共享经济面临的情况,竞争者之间也会有蓄意破坏,散在街上的雨伞太容易被‘攻陷’,只要几个人就可以轻松收走。”

斟酌这些情况,魔力伞固定于室内的借还方式也就产生了。JJ伞也是秉持同样的思路。不过,e伞创始人赵书平有不同看法,他的设计初衷就是想让人带回家,做到“家家户户有我的伞,用我的伞”。相比陌生人共享,他认为这是“进了一步,做了家人共享,一劳永逸解决家里买了伞又丢伞的问题”。

是否担心“前脚投放,后脚伞就被收走”的恶性竞争?赵书平表示会考虑这个问题,但这是小概率事件,且这种恶性竞争有风险,街道上有摄像头,而且团队也有巡视,他并不认为这个问题会影响到e伞未来的发展。

“考虑到现实的状况,我们不太会考虑散放在路上的共享雨伞项目。”昂若资本创始合伙人王磊认为,虽然把雨伞放置街头有很好的“吸睛”效果,但是面对偷盗、损毁等情况,这样的方式会遇到许多问题,“即便不说恶性竞争问题,比如丢失后责任如何界定也会变麻烦,运维的成本也会提高,共享单车已经是前车之鉴了”。

也有一些市民认为,街道上随意摆放上很多雨伞,对市容市貌也有一定的影响。“之前到处放上了单车,现在再放一些雨伞,以后是不是还会有更多的共享东西放在街头?这方面应该需要规范管理,否则城市会变得杂乱不堪。”市民朱先生这样告诉南都记者。

e伞号称在深圳已经投入1 .5万把雨伞,如果这是一个真实数据,那么按照每个投放点30把伞的数量来看,至少有500多个点。而据e伞创始人赵书平介绍,计划总计在深圳投放180万把雨伞。在几年后,深圳会变成一座“伞城”吗?

雨季来了,还未被实践的盈利模式将初见分晓

共享雨伞的出现,为投资界提供了一个新的风口。但是也有不少投资人和机构,对此仍有疑虑。“需求”是被很多投资人首先考虑的问题,而且也是项目盈利模式的重要基石。据统计,2016年中国45座主要城市,10m m以上降雨的天数超过50天,深圳的降雨天数则为130多天。这些数据鼓舞了不少共享雨伞的从业者。下雨需要雨伞,这似乎是不可辩驳的刚性需求,而一年中三分之一时间的下雨频次,看上去也蕴藏了不少机会。

既然需求真实存在,那么就要看投入和产出的关系。JJ伞前12小时免费,之后每12小时增加1元,魔力伞在广州的经验是前15天免费使用,之后12小时1元,24小时2元。相比而言,高调的e伞,价格也高调,半小时为0 .5元依次累加,那么12小时借用可以达到12元。

“不划算,我买把伞可以用很久,没带伞也能在地铁站点借伞,他们的伞只需押金无需收费。”市民李先生告诉南都记者,他觉得较之共享单车,有些共享雨伞的收费偏贵。他建议,如果只使用几分钟,借伞不收费,或者一小时内收费0 .5元更好。

昂若资本创始合伙人王磊则认为,目前共享雨伞主流的价格标准,半天收费1元的价格还有提升空间,在初期需要开拓市场,优惠用户。这是他看好共享雨伞发展的一个原因。另外雨伞的销售也是一个收入途径。目前e伞的押金为19元,JJ伞 和 魔 力 伞 的 押 金 为3 0元 。“这几家企业其实都考虑到了用户不退押金,直接‘买’走伞的情况,其实也可以看成收入的一部分。有了这些收入,什么时候把成本收回,之后再有广告或者其他变现手段,就是利润部分了。”

共享雨伞的从业者,也对盈利信心满满。魔力伞C E O沈巍巍透露,魔力伞一台大型的借伞机器约需5000- 1万元,平均每把伞每月会被出借7- 8次,每次如果按照24小时计算,收费2元,那么大概1年左右就可以收回成本。据其介绍,最开始是一把伞借还要5天,现在只要3天就可完成借还了,雨伞使用效率越来越高。

投资人担心的毁损率,在共享雨伞项目中似乎也会有所减少。e伞创始人赵书平表示,e伞的投放使用效果好于预期。截至5月22日上午使用率是1:2 .3,一把伞有两三个人使用。预计有3万人注册。且损毁率低于预期,“原先预计60%损毁率,现在只有不到5%。”

不过,也有投资人对此存疑。昂若资本创始合伙人王磊认为,现在看损毁率为时过早,毕竟共享雨伞接受市场的检验还需时日,当下雨伞刚刚投放,损毁的情况很难公允地评估。“不过深圳如今下雨的时间多起来,在纸上计算出比较不错的盈利模式,也会真正地得到实践。”

基本的租金与成本计算清楚后,其他渠道的变现,就是查看共享雨伞盈利前景的另一个重要指标了。广告是最容易被想到的模式。沈巍巍介绍,魔力伞在广州已经接到广告,主要通过伞面印制logo,按照一定时间和数量投放,不过这第一批广告是团队尝试性的试验,价格定得也比较低。

e伞也表示目前已经在洽谈广告,称预计接下来投放175万把伞,每把将获得10元的广告费。该团队表示,其项目的盈利模式主要在于广告,伞面广告和A PP广告。赵书平认为,e伞获得的数据量具有潜力和空间。

观察

共享雨伞和共享单车模式相似?

投资人看法各异

至今为止,还未有一家共享雨伞高调宣布融资状况。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资本已经闻风而至。魔力伞方面透露,已经有2家投资机构与之签订协议,获得天使轮融资。e伞方面则表示尚未有其他投资注入,不过正在和腾讯联系,但管理团队倾向于合作而不是融资。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投资人介绍,JJ伞方面比较谨慎。当初共享充电宝云充吧融资略滞后,和舆论的高调有一定的联系。不过,云充吧的确在5月10日已经拿到2500万元的A轮融资,至于投资人是否同意雷云和团队将这部分资金用作“共享雨伞”这个新分支,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该投资人认为,共享充电宝的从业者极有可能向共享雨伞流动,将来进入共享雨伞的“新玩家”中,不少会是这些有融资经验而且对共享经济有一定了解的人,“毕竟雨伞生产和设计,技术壁垒并不高。”

作为投资人,昂若资本创始合伙人王磊从去年就开始关注共享雨伞,并且也在积极接洽投资,但他对进入一个新的领域仍很慎重,“无论财务模型的计算如何完美,要看这种模式未来发展的状况,还要等时间检验,尤其是要看项目的融资能力,是不是有足够的资本支撑它们度过初创的艰难和未来的竞争期,最终站稳脚跟。”

能图资本创始人、总裁熊芬则认为,共享雨伞和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会存在较大的差别。这个差别不仅体现在产品的定价方式、营销推广方式上,还体现在项目本身的变现能力上;同时共享雨伞是否还与市场早已经存在的营销赠送雨伞的变现存在异同,也是值得考虑的。

她指出,盈利方面无外乎会考虑低成本获客、营销广告、用户流量入口等,但这些并不是只有共享雨伞才在做、做得到。尤其是营销广告,雨伞经常是被商家和广告主用来做推广赠送的,进行获客和宣传的手段。至于用户转化、增值服务等需要切切实实的转化,共享雨伞未见得就是最简单、最新颖、最经济高效的。关键还是要看谁来做,怎么做?

展示台

e伞

铺开渠道:直接挂置街头

使用方式:伞柄处贴着二维码提示“扫码用伞”,下载软件后选择注册,缴纳押金、身份证实名认证后即可充值使用。

押金:19元

费用:半小时为0.5元,依次累加。

JJ伞

铺开渠道:地铁、商场

使用方式:借伞者使用雨伞前,打开公众号寻找附近的网点。扫码支付押金后取伞,随借随还,电机卡槽锁定,费用自动结算。

押金:30元

费用:前12小时免费,之后每12小时增加1元。

地铁伞

铺开渠道:地铁

使用方式:缴纳一定的押金后可取伞,使用后归还。

押金:50元

费用:免费。

声音

之前到处放上了单车,现在再放一些雨伞,以后是不是还会有更多的共享东西放在街头?这方面应该需要规范管理,否则城市会变得杂乱不堪。

——— 市民朱先生

共享充电宝的从业者极有可能向共享雨伞流动,将来进入共享雨伞的“新玩家”中,不少会是这些有融资经验而且对共享经济有一定了解的人,毕竟雨伞生产和设计,技术壁垒并不高。

———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投资人

共享雨伞和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会存在较大的差别。这个差别不仅体现在产品的定价方式、营销推广方式上,还体现在项目本身的变现能力上。

——— 能图资本创始人、总裁熊芬

14-15版统筹:南都记者 谢宇野

采写:南都记者 谢宇野 周世玲

摄影:南都记者 霍健斌

南都头条 Headline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