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都起底“色播”“黄鳝门”刑拘22人

中国主播“黑名单”制度起步,被查办的“老虎直播”涉黄女主播达1000余人

2017-07-18 09:08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谢烨挺
7月17日,南都记者从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获悉,今年1至6月,各部门已查处关闭违法违规直播平台73家,累计关闭91443个直播间、清理120221个用户账号,封禁38179个违规主播账号,并将1879名严重违规主播纳入永久封禁黑名单。

   今年2月,南都连续四天、近十个版揭露了地下色情直播江湖。

南都讯 中国主播“黑名单”制度已正式起步。7月17日,南都记者从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获悉,今年1至6月,各部门已查处关闭违法违规直播平台73家,累计关闭91443个直播间、清理120221个用户账号,封禁38179个违规主播账号,并将1879名严重违规主播纳入永久封禁黑名单。此外,各地“扫黄打非”部门除查办一大批行政案件外,还协同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了十余起直播平台“涉黄”刑事案件,影响恶劣的“老虎直播”平台传播淫秽色情信息案。

“老虎直播”注册会员达108万人

今年2月,南都以连续四天、近十个版揭露了地下色情直播江湖,随后各地积极展开行动,关闭了一批涉黄直播及相关微信、QQ账号,多名主播和平台运营人被抓。此后,多位知情者向南都记者报料,“老虎直播”成为新一代黄色直播主角。今年3月30日,南都记者将“老虎直播”以及“黄鳝门”事件反馈给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

据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7日通报,今年4月2日,接到案件线索后,浙江省绍兴市公安局立即成立专案组开展案件侦办工作。在浙江省“扫黄打非”办公室、省公安厅治安总队的指导下,在腾讯、阿里等公司的技术支持下,专案组侦查摸清了“老虎直播”的组织结构、涉案人员和资金走向等情况。

5月3日,专案组组织警力分14个行动组开展全国收网行动,抓获犯罪嫌疑人15名,刑事拘留12人。查缴作案工具电脑7台、手机34只,查封服务器11台。其中主播工会会长4名、涉黄女主播4名,包括通过网络直播传播淫秽色情信息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黄鳝门”女主播张某某。

南都记者注意到,“黄鳝门”事件中,一名叫琪琪的女主播为“博取眼球”吸引观众刷礼物,用黄鳝进行了一系列低俗表演,女主播琪琪直播黄鳝视频事件也迅速登上微博热搜榜,引起众多网友热议。

6月初,专案组又组织警力抓获主播工会会长3名、涉黄女主播7名。截至目前,该案共刑事拘留22人,主犯方某、戚某等被成功抓获,已批捕10人,上网追逃3人,案件还在进一步深入查办中。

经查,犯罪嫌疑人方某、戚某等人在利益驱使下,从2017年2月开始研发直播平台,3月开始赴境外正式运营老虎直播,招募女主播从事“色情”直播。截至5月3日案发,2个月不到时间,该平台累计充值金额为728.7002万元,注册会员总数为108万余人,涉黄女主播达1000余人。

对主播监管逐步制度化、规范化

南都记者梳理发现,对主播监管正在逐步走向制度化和规范化。

“‘扫黄打非’面临互联网新技术新业态带来的挑战,净化网络文化环境的任务十分繁重。”今年2月28日,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负责人表示,为了净化网络环境,“扫黄打非”部门积极适应互联网新技术、新业态的发展变化,针对淫秽色情信息传播的新情况、新动向,持续加强技术攻关和相关法律问题研究,努力做到及时发现、及时查处、及时曝光。

今年5月,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通报,按照工作部署,各地“扫黄打非”部门将协调有关部门加强行业监管,督促直播平台企业落实主体责任,完善内容审核机制,充实内容审核团队,严格落实24小时监测要求,发现违规直播立即封停;并加强对主播的监管,建立主播“黑名单”制度及行业通报机制,对违规主播实行全行业禁入。

7月17日,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在通报中表示,继5月下旬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通报违法违规网络直播平台专项整治工作阶段性进展以来,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有关成员单位文化部、国家网信办、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等进一步采取措施治理网络直播乱象,加强对网络直播平台的规范管理。据网信部门统计,1至6月,各部门已查处关闭违法违规直播平台73家,累计关闭91443个直播间、清理120221个用户账号,封禁38179个违规主播账号,并将1879名严重违规主播纳入永久封禁黑名单。

据了解,为加强网络直播平台行业的监管,目前,监管部门正大力推动建立直播平台主播“黑名单”制度。

除了监管部门,部分直播平台也计划建立行业黑名单制度。在近日召开的第三届全国“互联网安全与治理论坛”上,还成立了网络直播行业自律联盟。联盟由战旗T V、映客直播等18家直播平台发起。今后将通过建立举报平台接受社会举报和实施黑名单机制促进联盟建立自律标准。

采写:南都记者彭彬

各方说法

全国政协委员、致公党上海市副主委蔡建国:

网络直播成色情多发地

当务之急完善网络立法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亚太网络法律研究中心主任刘德良向南都记者表示,“黑名单制度”是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重要举措之一,被加进黑名单的从业人员将被禁止从事直播行业,可以增强主播合规意识,净化市场环境,维持直播行业健康发展。

“不过,‘黑名单制度’要想落到实处,必须要推行主播实名制,目前,主播可以通过购买假身份证等绕过监管。此外,也需要直播平台积极配合,提供主播信息。”刘德良表示,黑名单制度必须辅之以有奖举报制度才能有效落实。此外,刘德良建议,完善网络立法,在实施“黑名单制度”时,应当综合运用刑法等多种方式进行打击。

全国政协委员、致公党上海市副主委蔡建国认为,在网络直播越发火爆的现在,女主播为了吸引眼球,不惜出卖色相来吸引粉丝。使得网络直播平台成为色情暴力多发地。

“网络主播仅以一个麦克风、一个摄像头就将来自网民‘打赏’的巨额财富吸进自己的口袋。”蔡建国表示,直播平台缺乏监管的营销行为,损害了公众的利益,也不利于良好社会风气的树立。综上所述,蔡建国建议,当务之急要完善网络立法。

全国人大代表铁飞燕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其一直比较关注青少年以及留守儿童的健康发展。近年来,铁飞燕发现直播受青年人热捧,据其调研,直播行业也出现了直播造人、表演吃灯泡等低俗现象。一些直播表面上是在温馨的家庭中表演,实际上是由公司统一组织。铁飞燕认为,青少年还未形成完整的价值观,色情直播会影响他们的身心发展,建议国家进一步加强相关方面的管理。

“直播已经不再是个概念,需要落实到内容层面,也就是说大众不再关注直播本身,而是关注谁在直播,直播什么。今年,直播平台都将红海泛舟,各尽解数,真正地刺刀见红。”一位直播行业上市公司管理层人士向南都记者表示,随着监管的逐步落地,该公司预计去年那些“剑走偏锋”的平台一个个倒下,只会“博眼球”的主播也将无处遁形,行业将迎来净化。

南都头条 Headline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