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老师”代操盘 亏空账户后失联

2017-07-20 09:15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谢烨挺
深圳有两位市民反映,他们曾听信一位“投资老师”的宣传,把资产交给了“老师”推荐的另一名“投资老师”操盘,该操盘手当时承诺“保本保息”。

   周思亮向记者指出账户在不断亏损。

   周思亮与操盘手签订的协议,但操盘手谢冬志实际并未签字。

●两市民听信“保本保息”宣传,由操盘手代操盘亏掉近150万元本金

●有律师称,此类“代客理财”属违规操作,投资者很难维权

深圳有两位市民反映,他们曾听信一位“投资老师”的宣传,把资产交给了“老师”推荐的另一名“投资老师”操盘,该操盘手当时承诺“保本保息”。近日,其中一位市民的50万元本金已经几乎亏尽,而操盘手无法联系到;另一名市民称,该“投资老师”曾向自己引介“喊单群”,但自己参考其“指导”仍然亏空90多万元。有律师指出,“代客理财”属于违规操作,投资者很难维权。

代操盘两个月,50万元本金几乎亏光

35岁的周思亮,原本在一家工厂做技术工作,平时喜欢打球锻炼,生活平稳。去年,周思亮通过球馆老板认识了一位会理财的“老师”张汉明。据周思亮介绍,张汉明平时会开课教授一些投资学、心理学知识,也热情邀请自己去听课,内容主要是学习一些投资、操盘知识。今年4月初,张汉明向“学员”们推荐了操盘手谢冬志,声称此人“有十多年的外汇操盘经验,技术很好”,建议“学员”可以把资金交给谢打理。

当时,周思亮有意参与,谢冬志便向他推荐了一个名为“香港百丽贵金属”的平台,并表示在这里操作最后可以“保本保息”。谢冬志还曾向他展示了一个正在操作的账户,账户上显示在升值“3000美元的账户,花了一个星期,做到24000美元”。

在“保本保息”的承诺之下,加上长期听课过程中对“老师”产生的信任,周思亮也决定投入50万元,并与谢冬志签订了一份协议。记者查看这份协议得知,双方约定由谢冬志为周思亮开立账户、进行操作,周思亮可查看账户,但不可干涉操盘。结算收益时,盈利部分由两人平分,而亏损部分由谢冬志承担100%。该协议于2018年4月到期。在周思亮看来,这份协议就是所谓的“保本保息”了。

不过,这份协议上谢冬志的签名处为空白。周思亮解释,当时谢冬志声称去外地,让他先入金,此后也一直没有签字。但周思亮出示了一份由张汉明签字的证明,大意是张汉明证实他和谢冬志两人的协议确实存在。在记者联系到张汉明时,他对这份证明予以承认。

“我相信保本保息的承诺,才不惜血本投入”,周思亮告诉记者,他投入的50万元本金并非积蓄,而是抵押房产的贷款。在谢冬志刚操盘的十几天里,周思亮的账户曾盈利10000多美元,但不久后谢冬志就更改了密码,不许他登录,“他说我查看账户影响他操盘”。今年6月初,周思亮再一次打开自己的账户时,这才发现账面仅剩余额70多美元。对于质疑,谢的回应仅仅是轻描淡写的一句“炒亏没了。你别担心,会赚回来的”。

周思亮怀疑自己遭遇了诈骗。他分析说,第一个疑点是,除了盈利平分之外,谢冬志每操作一笔,平台都会另外返还给谢一定的手续费用。这意味着在操作期间,即使他的账户亏损,谢冬志仍可以获得不少收入。

周思亮提出的第二个疑点是,协议中曾约定,因乙方(谢冬志)代理交易操盘技术问题使账户亏损,亏损额达到本金的50%时,乙方将本金补齐再进行账户操作。而谢冬志显然未按照协议执行。因此周思亮怀疑谢冬志可能并未认真操盘,只是为赚取佣金才多次交易。

跟着“喊单”走,90多万元亏尽

和周思亮类似,许丽(化名)也曾是一名操盘委托人,现在正面临资金窘境,而她同样也是由张汉明牵线搭桥、谢冬志代操盘。

许丽介绍,张汉明是“深圳弘恩咨询管理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去年,许丽认识的一名该公司员工代许丽操盘,但在操作亏损1.3万元的情况下,仍不肯交还账户和密码。许丽找到其公司负责人张汉明,张汉明遂取缔了该员工的代理经纪权。之后,张汉明便让许丽自己操盘,许丽便一边继续咨询张汉明,一边参考张汉明介绍加入的“喊单群”发布的信息来操盘,但在接下来的半年间还是一步步亏掉了90多万元。

据介绍,“喊单”是指由经验丰富或交易盈利能力较好的投资者,尤其是职业分析师和个人投资者,发布本人的交易订单详细情况。交易者可以把喊单的内容作为自己进行交易的参考。

据许丽介绍,张汉明当时将操盘手谢冬志介绍给她,在一个“香港国泰金业”平台开户操盘。“张汉明说(谢)是高级操盘手,从来没亏过”,而“现在黄金外汇杠杆比例很高,1:400”,可以为许丽赚取大笔分红,许丽遂与谢冬志签订了代操盘协议,格式与谢冬志和周思亮签订的一致。于是,许丽又四处凑了8万多元开了户。但开户后,谢冬志不让她登录账户查看,这才引起了她的怀疑。

根据许丽反映的情况,记者找到了“香港安特国际金融集团”(以下简称“香港安特国际”)的官方网站。网页的宣传信息显示,香港安特国际是“全球知名的金融交易服务商,可为客户、金融机构提供金融衍生产品交易和服务”。尽管该网站宣称“平台监管制度完善”,但该条下的内容只显示,“A ltera(N Z)”(疑为新西兰安特)受新西兰金融监管局监管,没有提及“A ltera(H K)”(香港安特)是否接受香港特区或中国内地的相关机构监管。许丽告诉记者,她刚开始开户时,查询到香港安特平台自称的监管号是“231034”,但现在其官网已将监管号改为“530066”。

香港安特的网站还称,平台上的交易透明公正,“高速FT P交易系统,直达全球各交易所”。但许丽表示,实际上交易平台经常死机、卡顿,“有时候一个波段正在变盘,想立马出货,却不能交易”,而等系统恢复之后,行情已经错失。

揭秘

律师:很多非法交易平台,

“吃的就是手续费和客户损失”

对周思亮、许丽遭遇的案例,北京市天岳律师事务所律师聂成涛表示,这应该是现货交易的转化模式或变异模式。近年来,国内对非法现货交易的打击、整顿日趋严格,致使国内部分企业不再开展此类业务,而这类期货、现货交易纷纷转移到了国外、境外的平台再继续。

针对本案例中的“香港百丽贵金属”、“香港安特”、“香港国泰金业”等平台,聂律师指出,首先,这些平台有没有从事现货、期货交易的资质需要核实,而且客户的资金最终有没有真正进入香港市场或国外市场也需要核实。

对于操盘手代两人操盘、承诺分红的行为,聂律师表示,这就是所谓的“代客理财”,属于违规操作,现在全国各地都有不少类似的诈骗案例。因此,投资者与操盘手之间的协议也不具备法律效力。另外,由于平台设在境外,投资者也很难去平台现场维权。

聂律师还补充,根据他自己经手过的不少诈骗案例来看,很多非法交易平台“吃的就是手续费和客户损失”。聂律师介绍,这类平台建立之后,一般都会发展会员单位,数量还不少。其中有一些会员单位和平台关系紧密的,已经接近于平台直营,榨取的正是客户缴纳的手续费和资金的损失,这些资金就由平台和会员单位分配。会员单位之下还有代理商,代理商可以是机构,也可以是个人。

聂律师说,实际上平台、会员单位、代理商之间内部会签署分成协议,但投资者和律师都很难拿到这些协议。即使通过起诉拿到一些协议,也只是这些机构之间的合作、监管协议,而涉及如何分割收入的协议是拿不到的,除非由公安机关介入追查。

调查

介绍操盘手的“老师”:

可以走法律途径解决

事实上,周思亮夫妻找到记者时,他们已经无法与谢冬志取得联系,账户金额也没有再发生变化。根据他们提供的号码,南都记者多日尝试联系谢冬志,但对方均未接听或回复短信。

不过,记者曾通过周思亮的电话短暂联系到张汉明。电话中,张汉明承认帮两人介绍操盘手的情况,并表示谢冬志是他的朋友。张汉明也承认协议中“保本保息”的内容,即盈利双方分红、亏损操盘手承担。

对于两人财产损失的情况,张汉明称,目前只要一切按照协议进行即可。然而协议已经规定,本金亏损50%以上时,谢冬志需要补齐,但其并未照做。对于记者提出的问题,张汉明仍称,“你就完全按照合同上面来,没问题。”

对于谢冬志联系不上的情况,张汉明表示,自己也在打他电话,而在最近这十几天,自己也无法联系到谢。谢冬志对此究竟是何态度?张汉明说,“他也没有不承认这个事,也是想尽快把这个钱弄回来,把损失补上去。”在记者追问之下,张汉明表态,谢冬志确实应该出面解决这一问题。如果协议到期之后,谢冬志仍不露面,则双方可以走法律途径解决。

记者查阅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确有一家“深圳弘恩咨询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法定代表人张汉明。对此,张汉明承认弘恩公司在自己名下,但否认该公司的代理商身份,即公司与周、许二人的交易操作并无关系。张汉明说,自己只是以个人名义参与,以朋友的身份将操盘手谢冬志介绍给其他人。

采写:南都记者 邵枫

摄影:南都记者 徐文阁

南都头条 Headline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