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向左,隐私向右

2017-08-08 09:14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谢烨挺

[宁可言商]

从菜鸟与顺丰的物流数据之争到华为与腾讯的微信数据之战,数据已成为互联网企业、科技企业等几乎所有人工智能参与者的寸土必争之地。大数据给用户生活带来的便捷数不胜数,但个人隐私却注定与之背道而驰了么?

首先来看,大数据最常见的应用:描绘用户画像和预测用户行为,在这两种大数据的基础应用中,我们的个人信息和行为数据已经没有半点藏身之处。

交互设计之父AlanCooper最早提出了用户画像(persona)的概念,认为“用户画像是真实用户的虚拟代表,是建立在一系列真实数据之上的目标用户模型”。今天从互联网企业到传统制造业,还有哪家不勾勒用户画像的么?

以零售行业来看,万宁正在通过用户画像重整门店,他们通过用户在店内使用支付宝、微信支付的数据以及周边人群的数据,可以知道进入这家店内的消费者中白领、学生、妈妈等人群的占比,以及游走在周边的潜在消费者又是哪些人。也许有一天你会发现“同事群”里都在用的一款商品第二天就出现在公司楼下的万宁,而“妈妈群”里安利的一款母婴用品悄悄在你家附近的万宁门店上架。

有人觉得这些数据都是经过清洗和脱敏处理的,即通过对数据的变形处理实现对敏感隐私数据的保护,也就是给数据中的个人隐私信息打上马赛克,但目前全球对于脱敏规则都没有统一标准,通过不同维度的数据交叉认证后还原用户真实信息并不困难。

此外随着数据量越来越庞大,用户画像也会越来越清晰,不再是某一类群体而是具化为单一个体。如智能家居系统会收集你个人在家庭空间里的行为数据,你什么时间起床、入睡、每打开一次冰箱、每用一次洗衣机都会记录在案。“我们C端用户有500万左右,这些用户每天都在不停地产生他们生活习惯的数据,但在数据处理这块我们还是比较敏感,我们现在还是每一个用户的数据只服务于该用户的产品升级”,智能家居方案商B roadink创始人兼C EO刘宗孺向笔者表示。

这就像你雇佣了一个个人管家,你享受其给你带来的服务,也必然要把自己的衣食住行全权交出去。

描绘出用户画像的下一步便是预测用户行为。

最初级的场景是你在电商平台上搜索、浏览过的商品反复出现在你所浏览的网页广告上。另外一些手机终端硬件厂商则试图拿到用户在使用软件过程中产生的数据,由此预测你的行程规划以优化体验,如你在聊天时敲定明天早上8点的会议,手机会给你规划7点的闹钟、7点半去公司的顺畅路线,你后天出差,它会告诉你目的地的天气情况、给你安排最佳航班等等。

这些看似免费的服务实际上都是你用数据购买的,传统的做法是我们支付薪资给私人秘书帮我们解决衣食住行的琐事,互联网的操作则是我们支付数据给智能产品,它们帮我们提供私人秘书/个人管家的服务。

你使用我的产品,我获得你的消费数据并开发这些数据为你提供便利,这看起来是一个平等交换的过程,争议的地方在于,如何平衡产品使用便利和用户数据隐私之间的关系?你不会怀疑你的私人秘书因为你跟其签署了保密协议并且信任其人品。目前的智能产品同样靠用户授权协议和行业自律来维持。

“首先,企业会跟用户签署数据授权和分享的协议,用户既需要承诺他所提供的信息是真实的,企业又要保证是在有效的框架内使用用户信息”,智能化保险服务平台大象保险创始人杨喆与笔者交流时称,“其次,企业对于用户数据的提取、运算和使用的范围,跟企业的道德和价值观有关系。”

“传统上大家都说拿数据做精准营销、外呼,但凡有道德的企业都不会去过多地干涉用户隐私和细节的数据,我们更在意的是数据背后体现的价值,这个价值怎么样能够帮助到用户”,杨喆称,大象保险的数据来源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首先是用户的一些基础身份信息,通过用户完成保单购买实现;第二,作为一个互联网产品,我们有用户在我平台上所有的行为数据,包括用户来源、路径、用户关注什么样的保险、在每个页面的停留时间等;第三,用户终端设备的相关信息,我们会主动要求用户去做一些授权,比如位置信息,终端上一些应用的情况,日历的提醒信息,这些都是跟用户做委托来获取的;最后是第三方的数据,互联网行业已经开始做一部分数据生态的开放了。”

放眼未来五年、十年乃至数十年,世界所要实现的智能化和便利化远不止于此,这就意味着数据的收集和开发还会更进一步。由此一些悲观者认为,大数据时代已经没有个人隐私可言。笔者不完全认同这一观点,我们用自己的个人信息换取生活上的便利,但不代表无条件地把隐私数据卖了出去,目前行业内对于数据的授权和使用暂没有统一的规范,也不代表企业可以对平台上的用户数据为所欲为。

南都经济评论员 马宁宁

南都头条 Headline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