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客联合创始人姬建:走“曲线创业”之路

在海外推广深圳智能硬件,打响品牌后再回国内发展,他表示可避免“被山寨”

2017-08-31 08:56作者:胡琛 胡可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谢烨挺
让海外市场注意到深圳的智能硬件产品有多难,姬建的创业之路就有多难。

BIGSHOT

失败都是暂时性的,万一很不幸失败了,积攒的资源也不会浪费,这些资源会帮你继续成功。——— 姬建

人物标签

姬建

深圳市棒客科技文化咨询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营销官

年龄、星座

身份:31岁 摩羯座

主要经历

曾供职于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中兴网信科技有限公司,武汉大学工商管理硕士。

让海外市场注意到深圳的智能硬件产品有多难,姬建的创业之路就有多难。从华为到中兴,从销售手机到无人机,姬建曾经在一个大公司里当小小的螺丝钉,也尝试了在小公司里的迷惘无措。现在,他走在内容创业的路上,联合打造了一个立足于深圳,放眼于世界市场的智能硬件发行平台。关于初创公司的海外市场营销,他有自己的打法。

牛人的日常

7:30

起床

08:30

利用碎片化时间学习

9:30

上班

10:30

会议时间

14:30

见客户

18:30

下班

19:00

游泳

22:00

阅读

0:00

睡觉

打响中国品牌是创业原动力

海外营销一定需要国际化视野。姬建的国际化视野培养自他的职业发展之路。“因为最早在华为就是一个全球性公司,做任何事情都是从全球的视野出发,不仅仅是局限于国内市场怎么走,所以一开始,视野就国际化。”姬建说,从武汉大学一毕业就进入华为做手机销售,包括之后在中兴通信全资子公司做东南亚市场互联网产品的开拓,使他对中国产品如何走向海外市场有了心得。

“虽然深圳作为国际消费电子产品的工业链中心,以及生产电子产品的研发中心,聚集了众多优秀的科技公司,但是其产品的海外推广严重受到能力和资金的限制。”姬建说,把深圳这些拥有独特科技产品的中小型科技企业带到国外并打响中国品牌,是他走上创业道路的原动力。

姬建决定从熟悉的智能硬件入手,在这一领域开始试水寻找剑走偏锋的黑科技。他这一选择的背后也有成功的案例作支撑。“大疆的成功就是先在北美打响知名度之后再切回国内,我接触到的一些客户也希望走这样的路径。”姬建告诉南都记者,由于国外对知识产权的保护更严格,如果能先在海外打响品牌再回到国内市场进行销售,有利于规避国内的山寨之风。

“因为有很多产品你只是在国内上的话就会有山寨产品,基本上你想出海的时候,大家都已经知道你的产品优势,大家都去做了,反而机会不大。”姬建说,往往有一些比较独特的产品,先从海外推广开始,然后再回到国内就不怕别人抄了。大疆的核心产品无人机就是本着这一方针做大做强的。

曾经从商的父母对创业失败的容忍度非常高

有了商机,确定了客户,接下来就是开发服务产品。“从产品早期的海外曝光,到产品上市的准备工作,然后再到与欧美主流渠道商的接洽、商务谈判,最后到产品销售及售后,能提供一个整套的服务。”姬建对南都记者说,现在运作的客户最快还只是到与欧美主流渠道商的销售拓展阶段,未来发展的空间还很大。

有空间发展,就有可能成功,也有可能失败。在深圳挑选好的智能硬件,然后提供给海外经销商销售,这是姬建希望在创业中达成的愿景。然而,创业失败也一定是每一个创业者需要考虑的可能。姬建对于失败的态度非常经典,即失败是成功之母。

“我觉得失败都是暂时性的,万一很不幸失败了,积攒的资源也不会浪费,这些资源会帮你继续成功。”姬建说,曾经从商的父母对于创业失败的容忍度非常高,这也影响到他对于失败的看法。

白手起家的姬建,虽然可以自豪称为牛二代,但是他并没有太多在上一辈身上直接继承到创业所必须的资金与人脉资源。父母更多提供给姬建的是一个稳定的家庭,以便他在创业中没有后顾之忧。“以前父母做些小生意,我创业之后到这我边来帮我照料一下家庭,回家就有吃的,让我有更多的时间投入到创业中去。”

另外,姬建还继承了上一代对于商业化营销的天赋。他说:“我来自一个从商的家庭,父母都是做生意的,从小会受到家庭的熏陶,对于营销的兴趣、敏感度、以及国际视野是有优势的。”

线上做品牌 线下来赚钱

姬建运营下的棒客,希望通过对线上网站的维护来吸引关注度,盈利的事情放在线下来做。

引入科技达人,打造棒客的科技品牌非常重要。公司首席执行官宋炜曾在媒体上表示,通过科技达人或者专家网红来测评各种智能硬件,得出公正权威的结论,从而吸引线上的消费者流量。

“我们的互联网平台和线下的销售流通渠道是相结合的,等于说智能硬件的厂商找到我们,不光是曝光,我们棒客网络社群的产品达人会助推产品到线下流通渠道里去。”姬建说,智能硬件到了线下,就可以走棒客营销推广流程了。

在为智能硬件厂商通过海外推广流程实现价值之后,棒客可以拿到经销产品的收益。“一些产品已经批量销售的,棒客也在帮他们做流通,在流通渠道产生的现金流,如在海外电商产生的营业额,棒客就能有所收益。”姬建解释道。

下一个目标:估值争取一个亿

在一个创客营中,姬建遇到现在棒客的两位创业伙伴。其中,宋炜曾负责一家世界500强科技公司的渠道体系维护,现在是棒客的首席执行官;王一欣,一位从南澳大利亚大学修读计算机专业回来的老“海归”,有着超过10年互联网企业运营经验,现在是棒客的首席运营官。

目前棒客在天使轮已经完成了500万元人民币的融资,打算明年年初在A轮能被估值到1亿元人民币,融资1000万到2000万元。

姬建说,创业挺有意思的,因为创业项目的想象空间无限大,事业也可以做得很大。关于创业的未来,他希望把棒客做成深圳下一只“独角兽”。

成长经历

创业中的牛二代

父母是温柔的港湾

创业的路一定不是一帆风顺的。创业者面临着诸如资金不足亦或运营失败的压力等。在出现困境时,创业者能寻求到怎样的帮助,就显得非常重要。作为牛一代的子女,牛二代理所当然能从上一辈身上学到金子般的品质,或者得到金子。

然而,随着国内社会对于创业项目的扶持日益加大,从上一辈继承创业所需要的资金或者人脉资源显得没有那么必要。父母在儿女创业的过程中退居二线,做起后勤保障工作,成为新态势。

在采访姬建时,他提到,父母在创业过程中给他提供的是一种心安。创业已经如此多艰,对于家庭中琐碎生活的打理,可能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姬建的父母除了传承给他在商业中的敏锐嗅觉,更重要的是对于他日常生活的默默耕耘。

众多创业者告诉记者,他们的父母也越来越意识到,为苦苦追寻梦想的创业儿女提供温柔的港湾,可能是他们价值最大的体现。相较于国内创业环境的完善,融资、建立人脉、业务扶持等这些创业服务已经由专业的机构在经营,上一代的父母能做的已经非常有限。因此,牛二代更希望父母多在日常生活中发挥余热。事实上,这些父母,众人眼中的牛一代,也正在这样做着。

采写:

南都见习记者 胡琛

摄影:

南都记者 胡可

南都头条 Headline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