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去杠杆归本源:开弓没有回头箭

一系列监管政策落地,各金融机构亦把为实体经济服务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

2017-09-01 10:22作者:周亮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黄缤
2016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今年7月中旬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都提出,金融要“脱虚向实”,服务实体经济。实体经济是强国之本,是国家核心竞争力之本,也是金融业健康发展之本。可以说,金融业的长期健康发展与实体经济是密切联系、互促互生的。

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脉,为实体经济服务是金融的天职,是金融的宗旨,也是防范金融风险的根本举措。

2016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今年7月中旬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都提出,金融要“脱虚向实”,服务实体经济。实体经济是强国之本,是国家核心竞争力之本,也是金融业健康发展之本。可以说,金融业的长期健康发展与实体经济是密切联系、互促互生的。

去年以来,各金融机构围绕去杠杆和金融业回归本源,着力把为实体经济服务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全面提升服务效率和水平。

矛盾:金融和实体经济之间存在背离

近两年来,受我国经济下行、实体经济回报率走低和房地产价格上涨过快等因素影响,实体经济和金融运行不协调逐步显现。

在国内经济结构调整过程中,部分行业产能过剩矛盾仍未完全消化,企业杠杆率较高、融资难等问题尚未完全解决,实体经济缺乏新的增长点。实体经济领域积累的矛盾的复杂性使得金融市场缺乏有效手段,进而促进资金向实体经济流动,导致实体经济与金融市场之间不能有效互动。

对此,中国保险资产管理业协会执行副会长兼秘书长曹德云告诉南都记者,当前存在的金融和实体经济的背离属于金融发展过度产生的背离,即由于金融业相对于实体经济而言发达过度而逐步脱离于实体经济导致的背离。

曹德云称,金融“脱实向虚”的内在矛盾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金融体系发展速度越快,其自身所要求的交易方式越灵活、周期就越短,这是实体经济所不具备的;二是金融的逐利本质使得过于发达的金融业可以将力量延伸至经济领域的每个角落,并优先选择回报率高者合作,而实体经济的发展随着市场的出清、技术的成熟表现为边际报酬递减,因而与金融逐利的本质要求相悖;三是金融过于发达,所经营的产品充满了更多风险和不确定性,所要求的收益需要与承担的风险匹配,而实体经济发展较为平稳,并可能出现下行波动,这与金融的本质要求也存在背离。

曹德云指出,金融“脱实向虚”导致两种不良后果出现:一种是资金在金融体系内部“空转”,或是进行套利活动没有进入实体经济,或是流转链条拉长,虽然最终可能还是进入实体经济,但提高了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另一种是资金流入实体经济过程中存在配置错位,主要表现是资金过度流向房地产等资产市场而没有流入制造业,加剧了资产泡沫,对实体经济产生破坏性影响。

要促进金融“脱虚向实”,需要从金融、实业两方面采取措施,促进金融与实业的和谐运行和有机融合,形成良性循环共生共荣的关系。

出招:新一轮监管升级重塑监管规则

“金融去杠杆会是2017年宏观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广发证券分析师郭磊对南都记者表示。

郭磊称,上一轮信用扩张过程中,金融机构通过表外理财、同业存单和委外投资方式扩大了资产规模,金融体系内金融加杠杆放大了流动性风险。实体融资方面,融资链条拉长,金融机构挤占了更多的实体投资回报率,实体融资成本被抬升。

2016年开始央行逐步推行宏观审慎监管(M PA ),2017年M PA考核的标准更加严格,并进入到实质惩罚阶段,今年4月银监会陆续推出“三违反”“三套利”“四不当”专项检查。

而细化至产品层次,监管政策基本落地。“去年以来,各监管部门陆续出台相关政策指引限制产品杠杆,监管协同升级,尽管执行层面依然有所差异,但相较此前动辄10倍杠杆的结构化产品显然已有明显改善。”华创证券分析师周冠南对南都记者表示。

从金融防风险、监管升级的角度来看,本轮监管的变化不仅仅针对“金融去杠杆”,而是针对资管行业发展中存在的问题进行新一轮的监管升级,同时也是资管行业监管规则的重塑。

海通证券姜超也表示,本轮金融去杠杆的一个目标是抑制金融业的无序扩张,另一个目标是对于高风险的金融机构,切割政府信用背书,实现市场出清和金融资源的有效配置。

南都记者获得一份针对银行类金融机构的机构调研发现,来自于同业线条和资管线条的银行人士表示,M PA与银监检查,共同制约银行业务发展。大部分银行认为M PA考核有压力,但年内可以缓解。不过有19%的银行认为压力较大,中小银行压力更加明显。

值得关注的是,央行发布了《2017年中国金融稳定报告》和2017年8月《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均设立专栏探讨资管业务规范问题,对我国资产管理行业历程、实践中的业务类型与合作模式、资管行业发展中的主要问题和解决方案都作出了迄今为止最为明确系统的阐述和表态。《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并指出未来建立有效的资产管理业务监管制度的六个工作重点。在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成立后,金融监管体系的改革步伐势必更快。对于金融行业而言,未来“一行三会”的监管协作也将会更加频繁。

成效:银行资金更多地流向实体经济

值得欣慰的是,随着国家提出并落实“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五大任务进程的加快,实体经济逐渐企稳,经济效益有所改善,金融和实体经济的背离性增长有所缓解。

特别是经过党中央、国务院部署发布的一系列政策措施,金融业“脱实向虚”的现象已得到初步抑制。

银监会在近期举行的重点工作通报会上表示,今年以来,制造业贷款连续6个月保持正增长,二季度末,银行业制造业贷款同比增长1个多百分点,这说明银行资金正在更多地流向以制造业为代表的实体经济。

银监会审慎规制局局长肖远企也表示,银行信贷对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支持力度显著增强。银监会在推进弥补制度短板、治理市场乱象方面也做了大量工作,而最终指向都在引导银行业金融机构更好服务实体经济。

目前,在银行业同业、理财和表外业务3个领域,整治乱象的效果愈加显现。

资金“活水”丰沛,发展动力才会更强劲。越来越多创新型、创业型、成长型中小微企业从资本市场获取资金支持,也从银行得到贴心服务。高技术制造业、服务业等行业成了“香饽饽”,从产能过剩行业释放出来的信贷资金,源源流入这些新兴领域。8月9日,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和华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协议,约150亿元的保险资金将逐步投向中国“大飞机”,为国家高端制造业“输血”“给养”。

保险业通过股权、债权、基金等方式对实体经济项目融资,截至2017年6月底,保险资金通过债权投资计划、股权投资计划、资产支持计划、产业基金、信托计划、私募基金等方式投资实体经济超过4万亿元,投资领域涉及交通、能源、市政、环保、水务、棚改、物流仓储、经济适用房、工业园区等领域,如京沪高铁、南水北调、西气东输、上海市博、粤东西北产业投资基金等重大项目,都有保险资金的身影。

曹德云称,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是金融业的最高目标,是金融机构义不容辞的责任,是金融市场健康发展的基础需要。金融业要贯彻落实好党中央、国务院和监管部门的系列文件精神,积极进取,开拓创新,共同努力,在国家实体经济建设、金融市场发展、民生民需保障和国家战略实施等方面做出积极贡献。   采写:南都记者 周亮

南都头条 Headline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