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小子”一年两登福布斯榜

刘靖康与团队打造的全景相机成为全球领跑者之一

2017-09-05 09:12作者:张兴旺 胡可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谢烨挺
一年内两次登上福布斯榜。今年4月13日登上福布斯“2017年30岁以下亚洲杰出人物榜单”。前不久,他又与公司的两名联合创始人陈永强、陈金尧一起登上了“2017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

南都人物    给你好看

刘靖康“野心”很大,希望在360全景相机领域里,能像大疆公司一样被世界认可。

“技术小子”刘靖康最近很忙。

一年内两次登上福布斯榜。今年4月13日登上福布斯“2017年30岁以下亚洲杰出人物榜单”。前不久,他又与公司的两名联合创始人陈永强、陈金尧一起登上了“2017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

在4月份登上福布斯榜后,刘靖康在朋友圈说:“虽然我知道很多上过福布斯榜的公司后面都倒了,但不影响流星划过夜空时,给这个世界带来的美丽,还有那颗勇敢的心。”

2014年,刘靖康创办的深圳岚锋创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打造出360度全景相机品牌Insta360,仅用两三年就成为V R全景相机领域的全球领跑者之一。近日,南都记者在深圳专访了刘靖康,阳光有拼劲是他给人的印象。

大学成名

找到两个拍档做全景相机

1991年,刘靖康出生于广东中山。作为90后创业者,他是一个技术偏执狂。小学时,就迷上电脑,六年级开始模仿做网页。高中时,在一个全国性的计算机竞赛中拿了奖,高考时加了20分,进入南京大学软件学院。

大学期间,他因通过电话按键音破解奇虎360公司董事长周鸿祎的手机号而走红,也曾利用漏洞入侵学校教务员邮箱而闯过祸。

2012年,他用7000张同学的照片做出南京大学各院系“标准脸”,网友因此送他外号“标准哥”。读大二时,刘靖康曾在“超级课程表”团队实习,认识了陈永强,二人很聊得来。

2013年,刘靖康和陈永强在南京创立了“名校直播”,主要针对清华大学、上海交大、南京大学等重点高校进行视频直播。一年内,两人带领20余人的团队,在全国六大城市、九大名校举办了200多场直播,并成功将业务拓展至企业领域,成立“V直播”。

起初,父母不太赞成他创业。因为父亲也是做生意的,他们觉得做生意太苦了、风险也大,更希望他能有个稳定的工作。最后,他和父母约定,如果没做出成果,就再去找份工作。

后来,父亲借给他15万元,让他去闯两年。加上之前创业积累的10多万元,他拿着近30万元的启动资金,走上了创业之路。

拍档陈永强说,创业时还是蛮艰苦的。当时,两人每月只拿1500元工资,“那时,觉得刘靖康是一个蛮有想法的人,就跟着他一起干了”。

2014年中旬,在南京大学一位学姐的引荐下,刘靖康结识了创业邦CEO南立新。恰好,创业邦在做星际营(BangCam p)导师辅导计划,就把ID G推荐给刘靖康做导师。随后,刘靖康团队拿到了创业邦和ID G天使轮投资。

由于刘靖康不经意间体验了谷歌Cardboard眼镜,以及在网上看到国外一个团队在澳洲上空拍摄的360度全景视频后,便决定调整公司方向,转型做V R全景相机。

陈金尧是刘靖康大学室友的发小,2015年,也加入了创业团队。于是,3个90后开始在V R全景相机领域里摸索。

作为创始人,刘靖康性格相对果断和强势一些,负责产品和研发。陈永强更细心一些,负责守护“大后方”。陈金尧是三个人中最外向的,负责市场销售。

陈永强坦承,当初选择和刘靖康一起创业,就是因为相信他。“靖康大学就比较有名气,当初实习时,他跟我聊过很多想法,我觉得很牛。我很愿意跟他创业。”

资本追捧

两年除夕夜拿下两轮融资

创业艰难。刚做V R相机时,由于缺少供应链,再加上公司人才也很少,研发过程一波三折。为了解决供应链和人才问题,刘靖康只好把公司搬到了深圳。

然而,出师不利,他们的首款相机,因多种原因并未量产。直到2015年12月,Insta360的产品才打磨出来,推出企业级V R全景相机4k beta。让刘靖康没想到的是,这批产品的镜头竟然出现松动问题,于是在产品刚发售不久,他们就果断召回了。

刘靖康说,做硬件,容错率特别低。“这是一种非常长的链条,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都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事实上,创业伊始,刘靖康遇到的挑战不少。在A轮投资过投委会时,出现了一个小插曲。当时,刘靖康带着头天晚上通宵做的PPT,从南京坐高铁到上海演示。临到演示时,竟上不了网。“如果演示不成功,就没办法判断他们投不投资。”刘靖康说,所幸工作人员很快解决了网络问题。

陈永强觉得:“最有趣的是,Insta360的A轮和B轮融资都是在除夕夜签订的。”

2015年3月,Insta360获得启明创投800万美元A轮融资;2016年3月,获得迅雷网络、启明创投、IDG数亿元B轮融资,同年7月获得苏宁集团战略投资。

在迅雷投资Insta360时,有一件事让刘靖康很难忘。“一天,迅雷的大老板邹胜龙突然来到我们公司。我们都吓坏了,毕竟迅雷是个大公司。当时,我们聊得挺愉快。”

2016年上半年,大量资本涌入V R行业,迅雷就是其中之一。然而,2016年下半年,V R开始转冷,资本市场不再追捧V R概念。不少V R公司裁员过冬。

但Insta360恰恰相反。去年8月,公司仅有100员工,而目前已有200余人,其中大部分是研发人员。

虽然公司人员快速增长,但刘靖康却十分清醒。“100多人的营收规模,肯定不足以支撑200人的局面,其实人变多并不是好兆头。人数增加规模上不去,对公司来说,是非常危险的事情。我们要稳中求胜,在支出和收入层面,会尽量开源节流。”

挑战未来

让全景相机满足大众消费

其实,当刘靖康决定做全景相机时,他们的竞争对手已有不少。当时,来自加拿大创客团队的Bublcam和德国创业公司的Panono均是这类产品,早前在众筹网站上还风光了一段时间。此外,理光、三星、尼康、LG等公司都在做V R全景相机,Facebook也发布了专业级全景相机。

近两年,针对消费级市场,刘靖康团队相继推出了一些产品。据他介绍,2016年,Insta360相机全球销量达数十万台。去年公司营收约1.3亿元,现在每个月消费级产品营收约2000万元。产品远销美国、瑞士、俄罗斯、乌克兰等国家和地区。

“很多前沿科技都在国外受到欢迎,Insta360营销做得不错。”深圳市虚拟现实产业联合会会长谭贻国对南都记者说,国内已经有20多家同类型的企业,由于Insta360做得比较早,3个90后一起成功创业,他们不仅有关键技术,还有国际资本投资,国内一些企业赶上来也需要时间。

而国内一家颇有知名度V R企业负责人对南都记者说,Insta360之所以做得不错,是因为他们能在V R全景相机领域里做到专注。

显然,Insta360前景很美好。但在一位资深摄影爱好者看来,V R全景相机毕竟不能像智能手机那样,成为大众消费品。这也是Insta360在发展中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刘靖康也意识到了这种尴尬,“我们的产品本质上是个相机,但有的零售商会把它理解成为配件”。

“目前还在培育市场,很多做V R的公司,仍处于产品去找消费者的阶段,而不是消费者去找产品。”刘靖康举例道:“比如一个人想买洗发水,就会在网上搜索。但现在,很少有人去搜索V R相机或跟V R相关的产品。”

刘靖康表示,在V R技术解决方案和用户市场还不够成熟之时,选择在消费级产品上发力,需要攻克技术难关和用户教育两大问题。“全景相机其实不纯粹是为V R的应用场景服务,比如大家旅游或者聚会,拍一张360照片,不仅可以自己观看,还能跟他人分享。”

刘靖康说:“我希望在360全景相机领域里,能像大疆公司一样被世界认可。”

出品:南都采编指挥中心

统筹:

南都人物新闻工作室

主持:胡群芳

采写:南都记者 张兴旺

摄影:南都记者 胡可

南都头条 Headline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