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创意总是与最新科技紧密关联

2017-09-27 09:37作者:方军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谢烨挺
“A.I.爱……爱,只是一个字而已/但人类千秋和万代/不明白一直到现在……”人工智能这几天最热门的话题是,流行歌手王力宏唱了一首《A.I.爱》。他拍了音乐视频M V,人工智能投资人李开复也友情出演,本色扮演一个呆呆的科学家。

知识经济

方军专栏

“A.I.爱……爱,只是一个字而已/但人类千秋和万代/不明白一直到现在……”人工智能这几天最热门的话题是,流行歌手王力宏唱了一首《A.I.爱》。他拍了音乐视频MV,人工智能投资人李开复也友情出演,本色扮演一个呆呆的科学家。

很显然,流行歌手对人工智能的理解相当有限,他的制作团队理解的人工智能也就是面无表情的机器人、奇怪的机械装置、看不懂的电脑屏幕。这是所有需要靠画面来表现内容的媒介的天然缺陷。人工智能不可避免地被表面化,和本来的样子完全不相干,就像到今天人们也不知道用什么画面来表现互联网一样。

流行歌手唱人工智能的歌有趣之处在于,大众文化明星能不能追科技热点、赶新潮?他们做的事究竟有什么价值?前些日子,知名主持人杨澜出版了一本书,众多人工智能名人比如李彦宏、李开复、吴恩达、李飞飞都推荐,但也遭遇讥讽:主持人都写人工智能书了?

实际上,那是一本杨澜的全球人工智能专家的采访集,书中她也很坦率地承认,这是“一个文科生的人工智能之旅”。就让大众理解人工智能而言,她的价值可能超过很多专家写的“半科普”书———半科普书是我造的词,他们想通俗,又放不下。而流行歌手唱一首人工智能歌(虽然歌不是很好听、MV拍得一般)更通俗,能引发大众的兴趣。

现在,围绕人工智能的大众传播弥漫着消极的观点,这可能是因为负面新闻更容易吸引大众的注意力。同时创办特斯拉和SpaceX两家公司的马斯克不断引领话题,比如他最近警告“第三次世界大战”很有可能会由人工智能引起,由此,他的观点又在媒体和网络上引发更多的正反双方的激烈争论。

可能是当代最知名的物理学家霍金也是主要的悲观论者,他不断抛出世界末日论,发出惊人之语。在我看来,悲观论者其实就是在“娱乐”,与其一本正经地与之争论,还不如让王力宏来歌唱:“A.I.爱,A.I.爱,哎哎,哎呀……”

换个角度看还会发现,流行文化不只是传播,流行文化和最新科技之间的距离可能也没那么远,真正的创意是跟最新的技术分不开的。最远,我们可以追溯到达芬奇,他既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同时也是一位伟大的科学家,他的笔记中充满了科学和技术的创新设计。

现在大众最喜欢的娱乐消遣———电影中,有非常多的科技成分。设计出米老鼠等形象的沃尔特·迪士尼曾经在1937年发明动画摄影机,并因此获得第一个奥斯卡科技成果奖。沃尔特·迪士尼对自己那个时代的科技———火车充满热情,并对它进行改造,由此形成的“沃尔特旅客运输系统”被用在1964年纽约世博会的几个场馆中,它到1981年还被用到休斯顿的机场中。今天我们在迪士尼乐园中体验的那些轨道运输系统看起来像是怀旧,其实曾是热门的科技,是在它是热门科技的时候被应用到休闲消遣中来的。

现在很多人喜欢的动画电影长片,比如最近皮克斯电影推出的《赛车总动员3》,也是科技和艺术结合的产物。在计算机技术和图形学远不像今天这样强大的20世纪80年代,皮克斯创始人之一、计算机图形学专家艾德·卡特姆梦想着用计算机来制作电影,历经十几年,他、会讲故事的导演拉塞特、投资人乔布斯终于在1997年推出了世界上第一部由计算机制作的动画电影长片《玩具总动员》,成为当年的票房大片。由计算机制作的动画电影,可能是科技与艺术结合的当代典型象征之一。

其实,在电影中我们不断体验到新的技术。3D电影、IMAX银幕已经逐渐变成了电影院标配。去年,李安拍摄了第一部120帧的电影,也就是每秒120帧画面,而多数电影是每秒24帧,它带来完全不同的观影体验———它让我们眼球、精神高速运行。现在,虚拟现实(VR)技术的发展说不定又能给电影更多的变化。

在我看来,任何时代的顶级创意,都不只是人文的激荡,而是跟当时的最新科技紧密关联的。出生于1815年的埃达·洛夫莱斯伯爵夫人定义了计算机操作(改变两个或两个以上事物的相互关系的处理),她常被称为“世界首位计算机程序员”。埃达的父亲是著名诗人拜伦,她自己又是数学天才,她把父亲的浪漫和自己的数学才华结合起来成为“诗意科学”(poetical science)。虽然现在大众流行文化似乎难以被赋予如此高的意义,王力宏唱首歌也不能过度拔高,但我们也不妨畅想,艺术和技术的结合将是我们的未来之路。

(作者系互联网观察家)

本版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南都头条 Headline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