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中欧班列有望年底双向开行,未来接近每天一列

2017-10-12 08:14作者:任先博 赵炎雄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黄缤
一班蓄势待发的中欧班列,犹如千年前,一艘将从黄埔古港起航的国际货船,即将穿梭于不同国度间。

   2017年5月22日,深圳开出首列中欧班列。

   2017年5月22日,深圳盐田港,深圳开出首列中欧班列,列车将行驶13天抵达明斯克。

一班蓄势待发的中欧班列,犹如千年前,一艘将从黄埔古港起航的国际货船,即将穿梭于不同国度间。一端是活跃的东亚经济圈,一端是发达的欧洲经济圈,中欧班列将这两端需求和供给连接在一起,还串起来蕴藏着巨大经济发展潜力的中间广大腹地,广东中欧班列为众多企业铺就一条布满商机的国际大道。

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桥头堡,广东紧抓“一带一路”倡议带来的机遇,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广东省商务厅党组书记、厅长郑建荣曾表示,要紧紧抓住国家“一带一路”倡议实施、广东自贸试验区、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等重大机遇,不断提高把握国际国内两个大局的自觉性和能力。

今年上半年,多位参加“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国家级智库专家表示,广东在国际产能合作、海外园区建设、中欧班列开行等方面的成绩可圈可点。同时,广东可以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发挥更大作用,比如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为契机,加快粤港澳服务贸易一体化;中欧班列在货源整合,也有进一步降低贸易成本的空间。

火车也“签证”

伴随阵阵轰鸣声、车轮和钢轨碰撞发出的咔嚓声,广东第一班中欧列车-东莞中欧班列2016年首发。

它装载着“广东制造”,从中国的南大门出发,横跨欧亚大陆。忙碌穿梭的中欧货运班列,犹如千年前起航于黄埔古港的国际货船,勾起广东对丝绸之路的回忆。“广东开行中欧班列,是国内运输距离最远的。”近日,中铁集装箱运输有限责任公司广州分公司副总经理彭棠接受南都记者专访时,首次揭秘广东这条由国际铁路组成的新丝绸之路的路线图。

广东出发的中欧班列经过哪些国家?彭棠介绍,中欧班列是指按照固定车次、线路等条件开行,往来于中国与欧洲及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的集装箱国际铁路联运班列。目前,中欧班列分西、中、东三条通道,铺划了57条中欧班列运行线;西部通道由中国中西部经阿拉山口/霍尔果斯出境,中部通道由中国华北地区经二连浩特出境,东部通道由中国东南部沿海地区经满洲里出境。

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二十一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交会节点,近年来,在广东省各级政府、海关的支持以及广州铁路集团公司的配合下,先后开行了三趟中欧班列,分别是广州大朗站至俄罗斯卡卢加州沃尔西诺、东莞石龙站至德国杜伊斯堡、深圳平湖南站(盐田港)至波兰马拉舍维奇。广州和东莞的中欧班列经东部通道满洲里铁路口岸出境,横跨西伯利亚大陆,运往欧洲;深圳的中欧班列经西部通道阿拉山口铁路口岸出境,途经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运往波兰。

一列穿梭于不同国家的列车,需要办理“签证”吗?彭棠举例,对于集装箱货物本身来说,因原独联体国家铁路轨距与我国和欧洲国家存在差异,也涉及类似“签证”环节——— 要换车:因此全国的中欧班列在国境站与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两国铁路进行交接时,需将集装箱吊装至俄方或哈方铁路的车辆上。当班列运至白俄罗斯与波兰交界的马拉舍维奇时,集装箱需进行二次换装作业,再次吊装到标准轨距的列车上,继续运往目的地。以集装箱作为运输方式,可最大程度上保证货物在换装时的安全并提高作业效率。

但特殊的地方不仅在于“签证”。中欧班列作为货运班列,不同于铁路客运列车,表面上看,除了机车司机,列车上没有更多的服务人员。但要开好中欧班列,还需货源组织、运输组织、运行调度、线路维护、客户服务等多方面协同配合。

外贸新动力

中欧班列的运输时间,根据运输距离的不同略有差异。

广东开行中欧班列,在国内运输距离是最远的,但因为中国铁路对中欧班列的运行保障机制切实有效,班列采用时速为120公里的车辆运输,每天可跑1300公里以上。从广东到欧洲全程在运输时间上比传统海运有很大的节约。目前全部中欧班列含口岸转关和换装时间,到达目的地时间均控制在15天左右。广东的货物采用中欧班列运输,在欧洲摆上货架的时间可较传统海运提前一个月以上,中欧班列的开行加快了企业的物流、资金流和商流效率,为广东的进出口贸易注入了全新的动力。

国际列车上的火车司机也要“全能”。彭棠以广州和东莞的中欧班列为例,从始发地到满洲里口岸,列车需经过广州、武汉、郑州、太原、北京、沈阳、哈尔滨等7个铁路局(集团公司),由于运距超过4000公里,为保证运输安全和管理有序,在每两个铁路局之间列车的交接,都会换挂机车和更换司机。为保证运输安全,机车上配备两名司机,作用是互控和联控。作为司机,除了开车,他们的职责范围还包括机车的安全和性能检查等。而集装箱所装载的货车安全检查,则由专门的车辆部门负责。

在口岸交接的火车司机,需将出口的列车运至对方国家的交接站(国境站),首先司机的资质是双方国家铁路部门认可的,同时,由于地域文化的不同,负责交接的司机对对方国家的法律法规、风俗文化、铁路线路特点等知识以及部分的外语技能都要有所掌握。

多年来,广东一直谋划从“制造”到“智造”转型之路。广深科创走廊被科创人士视为串起广东智造力量的中轴线,而中欧班列被铁路人看成是联系广东-欧洲国际贸易的中轴线。

“从2016年东莞中欧班列首发试运营,到如今才一年又三个月。但应该看到,广东省中欧班列凭借优越的地缘和货源优势,发展迅猛。”彭棠介绍,2016年东莞试运营后,广州始发首列中欧班列;2017年上半年,又有深圳正式开行开往欧洲的中欧班列。截至目前,广东每周开行3列中欧班列,随着政府支持力度的不断加大,班列增加密度的需求日益强烈,有望在年底或明年初,广东整体中欧班列开行密度将接近每天1列水平。

货源方面,广东作为全国进出口贸易大省,中欧班列上的货源品类繁多。从人们日常衣食住行的快速易耗品到高精尖的电子电气元件和产品,都有涉及。常见的品类有鞋帽、服装、汽车配件、电脑周边设备、手机、电脑、液晶显示屏、玩具等。

“由于广东中欧班列仍处于起步阶段,回程班列尚未开行。”但彭棠强调,随着中欧班列知名度的不断提高,目前,俄罗斯生产的农副产品、肉类、木材,德国生产的精密仪器等客商对搭乘中欧班列进口到广东地区,均表示出极高的兴趣。中铁集装箱公司将积极配合物流企业在欧洲组织回程货源,广东中欧班列有望在2017年底前后实现双向开行。

国际“朋友圈”

作为中国对外开放的南大门,对外贸易是检测广东国际魅力的一项硬指标。

据海关总署广东分署最新统计,2017年1-7月,广东省外贸进出口3.73万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下同)增长13%。广东的对外贸易总量也占据中国进出口总值较大比例。前7个月,广东占中国进出口总值的24.1%;其中,出口2.35万亿元,增长12.6%;进口1.38万亿元,增长13.7%;贸易顺差9649.8亿元,扩大10 .9%。

这些数字透露出广东发展对外贸易的决心,但也看出,在整个国际贸易形势多变的情况下,对外贸易也或会遇到各种挑战。为此,依靠国际枢纽资源,打造产业区,成了一个途径。

近日,广州市国规委对外公布广东国际铁路经济产业区起步区控规征求意见。该建设项目已纳入广东省2017年重点建设项目和广州市2017年重点建设预备项目,也已纳入广州市2017年土地储备计划。起步区就有中欧班列、南亚班列和中越班列。

早在2016年,广东广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便计划与广州白云区政府共同开发,以广东广物物流有限公司白云分公司为核心,整合周边散小物流企业,打造集铁路物流、现代仓储、保税物流、金融物流、城市配送、海关口岸、物流社区、货运配载、中欧跨境商品和O2O跨境贸易于一体的国际铁路经济产业区。综合铁路物流枢纽、华南区域物资分拨与集散中心,以境内境外贸易为核心驱动,大力发展智慧物流、金融物流和多式联动,打造具备核心带动效应的珠三角新型铁路物流平台。

广东依托“新丝路”加快融入全球产业链,需要发力的还有航运和航空这两个重要枢纽产业。而争取举办上述两大产业圈的国际盛会,自然成为彭显广东产业实力及国际化水平的又一途径。

举办国际会展,广东并非新手。2016年,广东省贸促会发布最新一年的《广东省展览业发展白皮书》:2015年广东省展览数量、展览面积和展馆面积均居全国第一,广州则是广东的第一,全年展览数量达257个、展览面积867万平方米,拥有58.14万平方米室内可租用面积,上述核心指标占全省的比例均在四成以上。白皮书展望,十三五期间广东拥有自贸区的城市将更容易成为全球展览业关注的目的地,尤其对于装备制造业、加工产业等类型的展览会是利好。

2017年5月12日,在印尼巴厘岛举行的国际港口协会2017年(第30届)世界港口大会全体会议上,国际港口协会主席圣地亚哥·米拉正式宣布2019年(第31届)世界港口大会落户广州。世界港口大会由国际港口协会发起,每两年举行一次,邀请来自全球各地知名港航机构代表参会,被誉为国际港航界的“奥林匹克”盛会,对世界经济的发展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广州如何拿下这场被誉为国际港航界的“奥林匹克”盛会?这组数据应该能说明问题。

据广州港务局提供数据显示,广州港已与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400多个港口有海运贸易往来,开通了近200条内外贸集装箱航线,覆盖世界各大洲的主要港口,与38个港口建立了友好港合作关系;与美国洛杉矶港、新西兰奥克兰港签署了三城港口联盟合作协议。2016年,广州港累计完成货物吞吐量5.44亿吨,集装箱吞吐量1886万标准箱,分别位居世界第六位和第七位。广州港国际邮轮旅游自2016年初开通以来,实现快速发展,全年共完成邮轮靠泊104艘次,累计完成邮轮旅客运输32.6万人次,邮轮旅客规模跃居全国第三位。

“广州港2016年1886万标准箱中有近40%为外贸集装箱,未来发展趋势比较好。”广州港集团相关人士进一步举例,目前JOC(美国商业杂志)和Drewry(德鲁里)等业界媒体都持续看好南沙港区的发展。

这一次,广州港的“国际朋友圈”发挥了一定的作用。广州港务局相关工作人员介绍,此外,还要是国际港口协会的成员。“在2016年的时候,广州就曾参加世界港口大会的一个中期会议,当时就签订了一个意向书。”决定举办城市的国际港口协会董事会成员一共有7个人,“这意味着,你要是能说服这7个人,成功举办的可行性就很大了。”

圣地亚哥·米拉说,“2019年世界港口大会落户广州可以说众望所归。我是巴塞罗那港务局副主席,我们很早就与广州港建立良好的友好港合作关系。2019年国际港航界人士将齐聚广州,共同交流信息、分享经验,期待广州举办一届成功的、难忘的世界港口大会。”

好消息接连不断,前不久在西班牙巴塞罗那Fira Gran Via会展中心,在2017年世界航线发展大会告别招待会暨接旗仪式上,广东机场集团副总经理马心航、广州白云国际机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邱嘉臣分别从巴塞罗那方面接过世航会的会杯和会旗。从那刻起,世界航线发展大会正式进入“广州时间”。

2016年东莞试运营后,广州始发首列中欧班列;2017年上半年,又有深圳正式开行开往欧洲的中欧班列。截至目前,广东每周开行3列中欧班列。

出品:南都采编指挥中心

专题统筹:赵勇

主笔:南都记者 任先博 实习生 杨德添

摄影:南都记者 赵炎雄

南都头条 Headline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