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典范之城

深圳创下全民阅读的多项纪录,人均借书量、购书量等多个指标上保持全国第一

2017-10-20 08:27作者:谢湘南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谢烨挺
今年11月,深圳即将迎来第18届深圳读书月,届时数百场与阅读相关的活动,又将令深圳的阅读空气炽烈浓郁。

发现最深圳第⑤期

全球全民阅读典范城市

2013年10月21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深圳此称号,以表彰深圳在推动全民阅读方面为全球树立了典范。

国内阅读推广领域第一部地方法规

《深圳经济特区全民阅读促进条例》将深圳阅读活动“深圳读书月”法定化,为全民阅读持续发展提供法律保障。

国内第一个跨行业全民阅读的民间组织

2012年11月,深圳推动成立了深圳市阅读联合会。到现在,深圳的民间阅读组织远不止99个,是阅读观念深入民心的例证。

今年11月,深圳即将迎来第18届深圳读书月,届时数百场与阅读相关的活动,又将令深圳的阅读空气炽烈浓郁。

深圳是全球唯一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发的“全球全民阅读典范城市”。要说深圳打造“典范”的历程,可以2000年全国首个“读书月”为起点。17年来,率先为阅读立法,出台《深圳经济特区全民阅读促进条例》;开创城市阅读指数的研究、制订和发布;在多个阅读指标上保持全国第一,如年人均借书量、家庭藏书量、人均购书量均稳居全国第一。从中不难看出深圳成为“全球全民阅读典范城市”的因由。

上世纪90年代阅读纪录

深圳书市10天售书2177万元

今天,“全民阅读”已成为国人耳熟能详的一个词。但时间倒回到2000年,对这一词语有了解的人可谓屈指可数。2000年,深圳首创读书月,以阅读节庆的方式来推广阅读,持续至今,深圳读书月已成为全国城市效仿的全民阅读推动模式。

为何深圳能诞生读书月?国务院参事、深圳读书月的主要策动人王京生认为,催生深圳读书月的,是深圳人在阅读上的“先知先觉”。

王京生介绍,早在20世纪80年代,商潮涌动的深圳经济特区就有了浓郁的读书氛围,图书馆总是座无虚席,年轻人都排着长队进去读书。而1996年11月在深圳举行的第七届全国书市更是创下了短短10天书城销售额即高达2177万元的全国纪录。这时,深圳市图书馆馆长、市政协委员刘楚材的提案上来了———《关于建立“深圳读书节”的提案》,与文化主管部门的设想不谋而合。经斟酌,“读书节”改为了“读书月”。

2000年11月,首届深圳读书月启动。王京生表示,从首届读书月开始,“实现市民文化权利”的观念进入深圳人的视野。他在媒体上阐述举办读书月的宗旨:实现市民的文化权利。“阅读权是市民最为基本和最为重要的文化权利之一。从这个意义上讲,深圳读书月的举办,是有效实现市民文化权利的一种途径、载体和方式”。

阅读成了深圳文化名片

联合国授予“典范”称号

深圳浓烈的阅读氛围的建立与政府的主导有着密切关系,不仅是王京生对阅读相当重视,现任中共深圳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深圳读书月组委会主任李小甘同样对全民阅读的推广不遗余力。他曾撰文《让城市的每扇窗户都透着阅读的灯光》,对深圳的阅读进行了详细介绍。

李小甘表示,17年来,读书月共举办各项读书文化活动6600多项,形成了一系列具有全国,乃至国际影响力的阅读品牌活动,每年吸引近千万人次参与其中,成为深圳市民关注度、参与度最高的文化盛事。如今,深圳读书月已成为深圳重要的文化名片,在提升市民素质,打造城市文明,扩大城市影响力等方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2013年10月21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深圳“全球全民阅读典范城市”称号,以表彰深圳在推动全民阅读方面为全球树立了典范。深圳不遗余力地推动全民阅读,大幅提高了深圳市民的阅读率,2016年深圳居民年均阅读纸质图书8.94本,年阅读电子图书10 .47本,都远远超过全国平均值;持图书证读者数量占全市常住人口比重、年人均借书量、家庭藏书量、人均购书量均稳居全国第一。

推动阅读立法

创下具有标杆意义的“第一”

深圳是一座敢为天下先的城市。谈起深圳作为“全球全民阅读典范城市”的表率作用,《深圳经济特区全民阅读促进条例》的出台便是很好的例证。

王京生表示,2015年,在全民阅读中一直先行先试的深圳,再次创造了一个具有标杆意义的“第一”:2015年12月24日,《深圳经济特区全民阅读促进条例》获市人大常委会会议通过,并于2016年4月1日起实施。这是国内阅读推广领域第一部运用地方立法权制定的法规,将深圳阅读活动“深圳读书月”法定化,并将每年4月23日世界读书日确定为深圳未成年人读书日。

王京生认为,深圳率先实现阅读立法,这个“第一”,是深圳在创造无数个“第一”之后又一个辉煌的表现。阅读立法不是限制市民的阅读权利和阅读行为,而是为权利的实现提供保障和条件,是对每个市民阅读权利和城市阅读活动的法律保障,是为市民阅读提供更多更好的资源、产品和服务,其所明确和规范的是政府在全民阅读活动中的行为。

今天回头看,深圳的阅读立法经历了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当很多人还不理解阅读立法的意义时,深圳没有受此影响,而是全力推动。早在2005年第六届深圳读书月时,深圳读书月独创的“政府倡导、专家指导、社会参与、企业运作、媒体支持”模式已日益成熟。企业、媒体以及创意推动着读书月高效运作,政府慢慢地退后。但政府退后不是政府职能缺位,于是就萌生了推动地方阅读立法的想法。有了阅读立法,与阅读有直接关联和间接相关的部门都必须提供政府资源以促进城市阅读,而这种促进是以每个市民的阅读权利为依归的。阅读立法的实质,就是保护每个市民的阅读权利、文化权利。

阅读成为“文化自觉”

催生众多民间阅读组织

今天,读书已成为深圳人重要的一种生活方式,推广阅读不仅是政府的事,而且成为市民的生活习惯与自觉行为。可以说,经过20多年的土壤培植,深圳的阅读观念已成为一种文化自觉,深圳不断庞大的民间阅读组织就是很好的例证。

2012年11月,深圳推动成立了国内第一个跨行业全民阅读的民间组织———“深圳市阅读联合会”。目前,该会已拥有99个团体会员。”现在,深圳的民间阅读组织远不止99个。《2016年深圳全民阅读发展报告》显示,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深圳拥有各类民间阅读组织超过100个,其中活跃度较高的约有50个,在民政局注册的超过10个。其中,彩虹花公益小书房、三叶草故事家族、深圳读书会等社会公益类阅读组织在国内皆享有盛誉。这类组织开放度高,致力于阅读推广、阅读培训、阅读交流和阅读研究,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浓厚的公益色彩。他们主动参与公共文化服务,把家庭阅读、社区阅读、特定人群阅读作为自己发挥作用的舞台,在很大程度上填补了政府公共服务的不足。其中,三叶草故事家族在亲子阅读方面备受关注,目前在全国有相当大的影响。

《2016年深圳全民阅读发展报告》指出,近年来深圳还出现了一批线上阅读组织,如黑咖啡读书会、深圳读书群等。此外,还有一些书店书吧拥有驻店读书会,如尚书吧、飞地书局、旧天堂书店、井田北读书会等。在一些企业内部,也出现不少以读书会形式存在的松散型阅读组织,如华为读书会、金蝶读书会、中广核读书会、波顿读书会等。

深圳的民间阅读组织可谓层次丰富,阅读空间无处不在。而阅读空间丰富多彩,从另一方面其实也印证了深圳对“图书馆之城”的努力塑造。

观点

李小甘:倡导全民阅读已成为

深圳公共文化政策的重要内容

深圳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深圳读书月组委会主任李小甘表示,率先实现阅读立法,深圳开启了全民阅读法治化进程。全民阅读长效机制的建立,阅读立法是根本。《深圳经济特区全民阅读促进条例》是国内城市阅读推广领域首部运用地方立法权制定的法规,目的是以法律形式为全民阅读做一个顶层的制度设计,一方面可以把这些年来深圳全民阅读的优秀做法和经验用制度巩固下来,为以后全民阅读持续发展提供法律保障;另一方面通过相关法规以及创新政策,更好地推进全民阅读工作。《条例》明确和规范了政府及与阅读相关的部门在全民阅读活动中的行为和义务,保护每个市民的阅读权利,为市民阅读提供更多更好的资源、产品和服务,从而推动公共阅读服务水平的提升,使深圳推动书香城市建设更具刚性和约束力。

当然,为了将全民阅读引向深入,深圳近年密集出台了《关于深入开展全民阅读活动、加快学习型城市建设的若干意见》、《深圳读书月发展规划》(2010-2020年)等系列公共文化政策。李小甘介绍,在《深圳文化创新发展2020(实施方案)》中,倡导全民阅读也占据了极为重要的分量,为推动全民阅读尤其是深圳读书月的科学、深入和可持续发展提供了指导和保障。倡导全民阅读已经成为深圳公共文化政策的重要内容,成为深圳努力建设与现代化国际化创新型城市和国际科技、产业创新中心相匹配的文化强市的重要手段和目标。深圳一系列推进全民阅读的举措,加快促进“书香深圳”的培育和成长,继续发挥了排头兵的作用,引领全国。

王京生:深圳读书月有望发展为

“阅读组织运作,全民参与”模式

王京生认为,经过近20年的发展,深圳读书月已经成为实现市民文化权利的重要载体,成为中国全民阅读的“深圳奇迹”和“深圳样本”。与此同时,在深圳,越来越多的民间阅读组织破土而出,茁壮成长。短短几年,深圳涌现出100多个民间阅读组织,其中,青番茄、深圳读书会、三叶草故事家族、彩虹花公益小书房、后院读书会等在深圳乃至国内都颇有影响。从更广泛的全民阅读来看,深圳应有更广阔的空间,努力推动民间阅读组织获得长足发展,使不同民间阅读组织自由健康成长。

“放眼未来,深圳读书月也有望从‘企业运作,全民参与’发展成为‘阅读组织运作,全民参与’。在未来,越来越多的阅读组织将成为各种读书活动的组织者,而政府则成为全民阅读的守夜人。作为‘全球全民阅读典范城市’,深圳在全民阅读中的探索还可放眼全球,参与国内外交流,综览更波澜壮阔的阅读图景,站在更高处看到城市的阅读发展方向,也为中国全民阅读进一步做出贡献。”王京生说。

采写:南都记者 谢湘南

南都头条 Headline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