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都记者探秘医院物流配送机器人研发基地

这些机器人在学读心术

2017-11-09 08:42作者:王道斌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谢烨挺
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内,8台诺亞医院物流配送机器人,已在这里工作了20多天。这些语音甜糯,会开门和自己乘坐电梯,能扛300公斤重物健步前进的机器人,一年能跑出一条京广线。

   10月30日,上海,女工程师在测试带有人脸表情识别功能的服务机器人。南都记者 谭庆驹 摄

   会“读心”的机器人。

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内,8台诺亞医院物流配送机器人,已在这里工作了20多天。这些语音甜糯,会开门和自己乘坐电梯,能扛300公斤重物健步前进的机器人,一年能跑出一条京广线。同时,它正在努力地追赶医院护工的能力,单任务模式下的运输时间和及时、安全的运达率,已然非常接近医院护工的水平。这些医院物流配送机器人是怎么生产出来的?近日,南都记者探访我国唯一通过国家发改委、工信部、质检总局、认监委四部委联手推行的中国国家服务机器人认证(CR)产品认证和工厂认证的医院物流配送机器人——— 诺亞的研发基地,揭秘这些机器人背后的故事。

诺亞“出生”之前

大多数医院都使用人工物流

2016年前后,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在医疗行业细分领域呈现出燎原之势。诺亞医院物流配送机器人,借市场和科技的东风应运而生。在诺亞“出生”之前,全国绝大多数医院都在使用人工物流。即便使用了一定的自动、半自动医院内输送系统,也往往需要提前规划,并进行极大的设备投入。

比如目前我国医院内已开始应用的医院气动物流传输系统,可以利用气压自动将药物、标本送到病房、检验科。但药物、标本的传输路线,往往需要从药房到病房搭建一条长达数百米甚至数千米的通道。“很多老医院,如果没有提前规划,基本是无法完成的事情。即便是新医院大楼,有类似的规划,这样一套系统往往也需要耗资数千万元。”诺亞物流配送机器人开发团队负责人蒋化冰表示。此外,还有一种有轨小车输送系统,则需要在医院紧张的医疗用地内建设轨道,还要制造特殊的小车,这同样需要在医院建设初期就进行规划,而且同样投入巨大。因此在医院,尤其是老旧医院内实现“机器换人”,最经济的方案就是应用机器人,能够适应医院复杂道路环境,又能确保将物品准确送达的医院物流配送机器人。

每一次被阻挡后

重新规划前进路线都是学习

人类能够“熟能生巧”,智能机器人也能。而这种熟能生巧所表现出来的学习能力,正是A I或机器人能够称之为智能的关键所在。蒋化冰表示,物流配送机器人对环境的感知是一个需要不断提升的地方。怎么适应医院内复杂的环境,和人同乘电梯时应该怎样和人共处,这些也都在不断的改进提升当中。

“因为它的精准性、稳定性都在不断提升”,蒋化冰表示诺亞的智能同样表现在不断提升的导航和避障功能上。“普通的物流配送机器人,是在严格按照既定线路来行进,之前给它的命令怎么走,它就怎么走,一旦被阻挡了,运输任务就无法进行下去,因为固定的路线被阻断了。而诺亞不同,它能绕开障碍物后重新回到原本规划好的路线上。每一次被阻挡后重新规划前进路线,都是物流配送机器人的学习过程。”

一些机器人还在测试阶段

已经表现出非常异禀的天赋

因为机器人的能力,是可以通过叠加不同的任务处理器来实现。在医院物流配送机器人诺亞诞生的研发基地里,一些仍处于研发测试阶段技能的机器人,已然表现出非常异禀的天赋。比如读心术,即便是最具城府、最能演的演员,其真实的喜怒哀乐,也逃不过这些机器人的慧眼。“这可能是首个在全球提出将机器人视觉和心理学结合起来的解决方案”,蒋化冰介绍,这套系统运用了计算机视觉捕捉技术,通过机器人的优势———摄像头,适时将人类的各个表情捕捉下来。再将人类的面部设计成100多个观察点,诸如眉、嘴角、眼睛、瞳孔来观察这些部位微妙的变化。然后经过心理学模型运算,让机器人识别面部不同的细微表情所代表的焦虑、抑郁、愤怒、高兴。

“人类1/25秒的表情,在心理学上称之为微表情,而这一微表情是不受人类主观控制的。无论是喜怒不形于色、城府极深的人,还是特别会演、浑身是戏的演员,都没法控制。”也正是这种微表情太过超尘逐电,人类很难捕捉到微表情上的变化。但机器人可以,对照着心理学领域对微表情的解读,机器人掌握了读心术,懂得了察言观色。这一技术在商用领域能够做到很好的营销,因为它懂得顾客的心理,在公共服务领域,它能精确地完成满意度调查,还是因为它懂得顾客的心理。而这一技能在医疗领域也能有较好的应用前景,做一个深谙读心术的心理咨询师。

观察

人工智能会引发

下一轮技术性失业潮吗?

因为有了汽车,马车被淘汰,马车夫成了失业群体。机器的应用,导致了大量手工业者的失业。在经济增长过程中,技术进步的必然趋势是生产中越来越广泛地采用技术密集性技术,越来越先进的设备替代了工人的劳动。这样,对劳动需求的相对减小就会使失业增加。此外,在经济增长过程中,资本品相对价格下降和劳动力价格相对上升也加剧了机器取代工人的趋势,从而也加重了这种失业状况。这是经济学领域对于技术性失业的深刻解读。

在人工智能方兴未艾的当下,智能机器人开始陆续进入不同的行业领域代替人类劳动后,这样的技术性失业会发生吗?“机器人,就是机器加人,它能不断替代人类进行复杂工作,但并不会最终完全替代人类的所有工作。”蒋化冰表示,人类的一项工作被取代后,往往又会衍生出更多新兴的职业、岗位出来。“就好比当年的伦敦马车协会,因为害怕失业禁止出租汽车。但最后,出租车行业解决的就业,要比马车行业多得多。”

知多D

打败柯洁和李世石的

是一个能力超强的C P U阵列

“目前就技术上来讲,机器人体内安装的每一台中央处理器(CPU)、图像处理器(GPU)、神经元处理器(NPU)都是它们的大脑。由于目前还没有一个处理器,能够涵盖和复制人类大脑的所有处理功能,只能是通过叠加处理器的方式来综合解决。”蒋化冰戏称这一模式,是当下人工智能或机器人“能力不够、数量来凑”的典型表现。

比如打败了顶级围棋棋手的人工智能AlphaGo,它的大脑干脆就被扔在了云上。和柯洁在黑白方寸间角逐的,并不是一台运算能力超强的处理器。而是一个有着众多超强计算能力的CPU阵列。通俗点说,柯洁和韩国棋手李世石,败给了一群深谙围棋规则,而且个个计算能力超群的中央处理器。

出品:南都采编指挥中心

统筹:南都科学新闻工作室

采写:南都记者 王道斌

南都头条 Headline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