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林伟光归队 再握钢枪

一年前追捕疑犯坠下高架桥生命垂危,现主要参与案件研讨

2018-01-04 11:55作者:何国劲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欧阳云蔚
“报告支队长,林伟光请求归队!”昨日下午,在佛山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八大队大院,八大队大队长林伟光向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支队长向百名端正地敬了一个警礼。

   昨日,佛山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八大队大院,林伟光从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支队长向百名手中接过配枪。通讯员供图

南都讯 记者何国劲 通讯员 曾越杯 “报告支队长,林伟光请求归队!”昨日下午,在佛山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八大队大院,八大队大队长林伟光向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支队长向百名端正地敬了一个警礼。从向百名手中接过配枪,一年前因追捕嫌疑人时从高架桥坠下、一度生命垂危的佛山警队“战神”林伟光正式宣告归队。

归队

受伤一年后再握枪

他的动作有些“小失误”

昨日下午2点半,基本伤愈的林伟光骑着警队摩托车进入佛山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八大队大院中,早已分左右两列排好的队员们看到阔别一年的战友,纷纷鼓掌欢迎。在队伍的尽头,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支队长向百名等人就在那里,已经将林伟光念叨了一年多的配枪准备好了。

从摩托车上下来后,林伟光迈开步子,向等候他的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支队长向百名等人走过去。虽然重伤已经基本痊愈,但林伟光的步伐依然显得有些不灵活。

站在向百名面前,林伟光端正地敬了一个警礼,“报告支队长,林伟光请求归队!”在向百名身边,通体黑铁色的钢枪正躺在一个托盘里。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在病床上、康复室里,他忍着续接的骨骼、新生的肌肉磨合带来的痛楚,不断重复着一个个康复动作,只为回到心心念念的岗位上,“重新举起自己手中的钢枪”。

从向百名手中接过钢枪,林伟光想用他一年前最熟悉的那个动作,将钢枪流利地插到枪套中。这一个动作,他曾经整整做了14年;14年后的今天,在十多名队员的注目下,他“失误”了。林伟光反复尝试了三次,才终于将枪插进右侧的枪套中,最后用颤抖着的右手,将铁扣扣紧。

气氛肃穆,无人会嘲笑这个素有佛山警队“战神”之誉的刑警,因为在他身上,足足钉上了12枚钢钉、1块钢板,那只颤抖着的右手仍未恢复十足的握持力。这些伤痛,更是林伟光的勋章。

回放

追捕坠桥10余处骨折

险入鬼门关

时间回溯到一年前的2017年1月1日,经过连续两晚的通宵,林伟光带领专案组将当时一宗街头枪击案的8名犯罪嫌疑人全部抓捕归案。来不及休息,情报显示林伟光带队侦查的另一宗特大走私香烟案抓捕时机已经成熟,林伟光当即带队对该团伙运输香烟的两名主要嫌疑人进行抓捕。

2017年1月4日凌晨,林伟光带领两组民警在肇庆高要市金本收费站对嫌疑人进行拦截,计划在高速收费站开展抓捕。期间2名嫌疑人驾车疯狂冲撞警车,连续冲破警方两道封锁线,进入北二环高速往佛山方向疯狂逃窜。林伟光带领三组民警,分别驾驶三辆汽车对嫌疑人一路紧追不舍,呈品字形包抄围捕。历经近十公里的高速角逐后,林伟光等民警驾驶的3辆警车在金马大桥西二环路段成功将嫌疑人驾驶的汽车逼停在路边。

两名嫌疑人快速打开车门企图逃窜,在越过高速桥中间的间隔、准备从高速公路对向车道逃跑时,林伟光果断冲上去实施抓捕。在飞身跨越护栏、差一点就将嫌疑人扑倒的瞬间,脚边用以借力的塑料护栏突然断裂,林伟光从离地面10米多高的高架桥间隙坠落。从后跟上的战友,在桥底发现了嘴角流血、手脚变形的林伟光。

林伟光被送到医院,诊断结果为全身10多处开放性骨折,其中头部、右臂、髋关节、右腿伤情严重,一度濒死。随后经过9个小时的手术,林伟光终于脱离生命危险。

为英雄点赞

“战神”成为警队楷模

林伟光负伤消息传开后,公安部党委委员、副部长李伟,中央纪委驻公安部纪检组组长、公安部党委委员、督察长邓卫平作出重要批示,对其给予高度赞誉,要求全力组织救治,宣传好这样英勇顽强、冲在第一线上与犯罪分子作斗争,屡次受伤、屡立战功的英雄事迹。

广东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李春生看望林伟光时表示:“林伟光长期以来立党为公,立警为公,践行了无私无畏、甘于奉献的精神。他的事迹值得全社会学习,更值得全省广大公安民警学习。”佛山市委、市政府点赞林伟光是全市“两学一做”学习教育中涌现的先进典型,是全市公安战线的楷模,号召全市共产党员、公安民警向林伟光学习。

央视新闻联播点赞称,佛山公安民警林伟光,用三十多次的受伤经历,诠释了人民警察的责任与担当。《人民日报》、《人民公安报》也先后刊登文章,称林伟光战功赫赫、负伤累累,是佛山警队当之无愧的“战神”。

重生

经受“重组”磨砺

一步一步学走路

度过危险期后,林伟光迎来了漫长而痛苦的康复期。与手术室内争分夺秒的抢救相比,康复期虽危险性不大,却是精神和肉体的双重磨砺。此前,市领导特地致信林伟光,鼓励他用坚强的意志,战胜痛苦的康复训练,“康复的过程熬人,也是对人意志的磨炼。”

“一步一步地学走路”,今年3月初,勉强能下床后,林伟光便拄着拐杖,如婴儿学步般,一步一步地向前挪动。不同的是,阻挡着婴儿的,更多的是心理关,不敢迈步。而阻挡林伟光的,更多的是肉体上的考验,“每迈出一步都是钻心的痛。”

“就像机器散架重组,肯定要经历一段磨合期。”他表示,由于受伤的部位太多,基本上等于“骨骼重组”。只是与机器铁制零部件之间的机械磨合相比,康复中的肌肉、骨骼之间的“磨合”,显然要疼痛上许多倍。

就这样,在长达半年多的康复期内,在医护人员的专业指导下,林伟光一丝不苟地完成一个个康复动作。其中,受伤最重的右手,至今仍无法伸直,令他最为担忧,“会继续做康复训练,希望早日能重新举起枪”。在接受康复训练的那一段日子里,总感觉“空虚、不踏实”的他,昨日正式归队、重新配枪,林伟光笑言:“终于变踏实了。”

重新投入工作,考虑到身体情况,目前林伟光主要参与案件的研讨。在实地考察一宗案件的抓捕点时,林伟光偶遇一年前在金马大桥西二环路段的坠落点。“靠近过程中,我还是会紧张,”一年前的坠落,在他心里多少留下了阴影,林伟光说,“但正是通过这件事,我们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更应该总结经验,细化到任务中去,让我们更安全地执行任务。”

林伟光受伤最重的右手,至今仍无法伸直,令他最为担忧,“会继续做康复训练,希望早日能重新举起枪”。昨日正式归队、重新配枪,林伟光笑言:“终于变踏实了。


南都头条 Headline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