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实践者]王传喜治村记

2018-01-22 15:47来源: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编辑:王绍华

代村社区党委书记、村委会主任王传喜。 常德宝摄

  每天与每天一样,就像太阳从东方升起,代村每天大清早就开“两委”会。春夏秋早上6点,冬天早上6点半,“两委”班子准时召开例会。

  每天有每天的不一样,就像太阳每天都是新的,代村“两委”每天都汇集新信息,研究新情况,部署新工作。

  2018年1月14日,星期天。

  中国。山东。兰陵。代村。

  天还不亮,星光闪闪。

  路旁的绿化带上,还可见残雪。

  王传喜,魁梧的山东大汉,迈着大步,走在静悄悄的宽阔街道上,胸前的党徽闪着金光。

  小汶河还在沉睡,鸟儿还在沉睡。代村服务中心,却早早地被上楼的脚步声唤醒。远远就可看到楼上“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大字,闪耀着光辉。

  山东省临沂市兰陵县卞庄街道代村社区党委书记、村委会主任王传喜和班子成员,把例会开得热气腾腾。

  一天之计在于晨,这例会一坚持就是19年。

  这坚持,推动了代村发展和巨变。

  这坚持,生动地诠释着“社会主义是干出来的”!

  这坚持,形象地阐释着“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

  老先进成了落后村

  兰陵博物馆就在代村附近,丰富的馆藏,是历史长河中跳动的文明浪花。战国末期著名思想家、文学家、政治家荀子就做过兰陵令。代村是千年古村。

  岁月会穿行在各种情形下,不会独行在清平、明丽中。上个世纪90年代末,代村的时光隧道,乱象丛生。

  小汶河成了臭水沟……

  骂街的,打架的,不孝敬老人的……

  偷鸡摸狗盗家具的……

  这些恶劣的影响,仿佛在为荀子的“人性有恶”提供着佐证。

  代村,城乡接合部的一个大村,上访的越来越多。县里关注,乡镇着急——

  代村怎么办?

  380万元欠款和126张传票

  31岁的王传喜上任。

  好友劝他:“村干部不好当。您有车开,有钱挣,别去活受罪!”

  他却信心十足,想大干一番。

  他从小在这个村子长大,感受了不少自豪。代村是多年的先进村,如今却成了垫底的落后村。

  他要再创代村辉煌!

  1999年4月13日,王传喜上任,没有传喜,却有传票,4月15日就接到法院的传票。

  村里欠债380万元,大半年的时间里,共收到法院传票126张。

  交不起水电费,三伏天全村连续被停水、停电一个多月。

  难题的海浪一次次冲击着礁石,他能有礁石那么顽强吗?

  近万个木桩树立起了威信

  王传喜与村委成员一起开会,把问题找出来。这一找就找了80多条。而老百姓意见最大的就是人地不均,地少的户一人只有三分田,地多的户一人能有两三亩。

  “那就从群众最关心的下手!”王传喜要啃硬骨头。

  这是好事,但办不成。让地多的往外拿地,那不是要他的命?!

  王传喜理解大家的顾虑,但不豁出去,难题解不了——干!

  辛苦量出的地界,打上的木桩,好多被拔了,不知去向,剩下的也是东倒西歪。

  王传喜的妻子刘会芳说:“咱小日子本来过得滋滋润润,现在闹得鸡飞狗跳。快别干了!”

  “不能半途而废,没什么可怕的,天塌不了!”

  她知道丈夫的“犟劲”,他想干的事,九头牛也拉不回来。她以死相逼:“不能干,就是不能干,你再干,我死给你看!”

  王传喜说了句“我没有退路!”转身出门。

  刚出大门,就听屋里一声闷响。他感觉动静不对,急忙返回,农药味扑鼻而来。

  “会芳,会芳……”王传喜抱起刘会芳,大声喊着,往外跑。

  幸亏抢救及时。

  有班子成员劝:“地别调了,再闹出个三长两短……”

  “开弓没有回头箭,这一拳要是打不开,我们这届班子别再想有号召力,别再想干成事!”

  这是2000年,正值割麦子庄稼腾茬,时节不等人,王传喜当即决定成立后勤组,给老百姓又发草帽,又送水送饭,又插空给老百姓做动员工作,村干部和村民小组成员吃住都在地里。

  再测量,再计算,立下近万个木桩,划定地界。

  终于,地分成功了!

  那一个个木桩,立的是正直,立的是公平,立的是认真,立的是热诚,立的是一心为民。

  那木桩树立起了威信!

  两个男人的泪水

  兰陵是大蒜之乡,人们爱种蒜,爱吃蒜。从小就喜欢吃大蒜的王传喜,吃蒜不怕辣,做事不畏难。

  已经攻坚——分地,又要克难——拆迁——这可是号称“天下第一难”。

  对旧村的现状一次次摸底,一次次研究补偿政策。

  代村制定出十年建成全面小康村庄总体规划,迈开实施的步伐。

  村民路子多,找到县里的、市里的,找到济南的北京的,打招呼的不断,要求各种各样……

  王传喜坚持原则:“拆迁不动摇,政策不调整,一碗水端平。”

  这拆迁叫王传喜有苦涩,也有感动。

  2012年,代村对沿街楼拆迁,拆到了县城南环路边的付青泉家。

  两层楼,七间屋,600多平方米,盖起来不到10年。

  付青泉是干建筑的,盖楼用料好,房子质量好。

  房屋出租,一年就有七八万元收入。

  这样的楼房怎么舍得拆?

  僵持好久做不通工作。

  有一天,王传喜把付青泉约到办公室交谈。谈了好多,好多,到了下半夜,还在谈着。王传喜动情地说:“为了全村这个大局,您就拆吧。您在外揽工程,需要我帮忙的,就说……”

  “拆,明天就拆。”

  付青泉回到家,拿两瓶酒到了楼上,他往地上浇了杯酒,泪水流了出来:“我的楼啊,您也喝一杯吧,我陪您过完最后一夜……”

  付青泉走后,王传喜关上门,哭了:“老百姓太好了,太好了……”

  “玩土”

  旧村改造腾出500余亩地;

  依法、自愿、有偿,流转了全村2600亩土地;

  从毗邻的5个村,流转土地7000余亩。

  ——代村,1万余亩土地,由村集体统一经营。

  “玩龙玩虎不如玩土”,王传喜念好了土地经。

  多少人看上这片土地?

  送礼的扛来200万元,想要块地,上个项目。

  是一个污染项目,坚决不能上,王传喜让人家把钱扛走。

  他大大小小推辞了上百宗污染项目:“不能做贻害子孙后代的事!”

  各种关系打来招呼,想买块地开发房地产,王传喜坚决不卖。

  南水北调,为防止污水流入,要建污水处理厂,需要代村的70亩地,王传喜二话没说,马上答应:“这是国家工程,要服从大局。”

  如何做好土地文章?

  王传喜特别用心。

  土生万物,还是从这里下手。建设兰陵国家农业公园,这是全国首家被命名为国家农业公园、规模最大的生态农业旅游庄园。现已累计完成投资7.6亿元。

  记者走进农业公园,锦绣兰陵、华夏菜园、沂蒙山农耕博物馆、荷兰风情园、百果园……异彩纷呈,美不胜收。

  走到一个地方,精美的彩条,丝丝缕缕垂下,这是哪位能工巧匠织成的如此美妙的帘子?

  工作人员说:“这是锦屏藤的气根,是天然的垂帘,我们称为‘一帘幽梦’!”

  兰陵国家农业公园先后被评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全国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五星级园区。

  这个农业公园,每年仅门票收入就3000多万元。

  “吃城”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

  代村既不靠山,也不靠海,但代村靠城,王传喜“吃城”有方。

  代村商贸物流城建于2010年,占地面积800余亩,入住商户1500余家,租金年收入3000余万元人民币。

  代村商贸城、农业公园内的商铺以优惠的政策首先安排本村村民经营。目前全村经商户已达到512户,户均年收入达到了30万元。

  多年来,代村选择了一条发展壮大集体经济,坚持集体与个人同步增收,实现共同富裕的道路,通过集体分红、补助等形式惠及每一个人。

  2017年全村各业总产值达到20亿元,村集体收入达到1.1亿元,村民人均纯收入6.2万元,在全县率先实现了全面小康。

  代村先后荣获“中国美丽乡村”“中国最美村镇”等称号。王传喜获得“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优秀共产党员”等殊荣,2017年当选为党的十九大代表。

  幸福之光

  “绿树掩映小洋楼,空气清新人长寿,使用沼气新能源,文明卫生又方便,条条大路通家园,乡村胜似城里面。”这个在代村很流传的顺口溜,道出了老百姓的心声。

  2015年,代村在没有占用一寸耕地建房子的情况下完成了整村旧村改造,并且还腾出来几百亩建设用地,实现了零占地、零违章、零投诉。代村完成了旧村改造30万平方米,新建住宅楼65栋,小学、幼儿园、卫生院、老年活动中心、村民文化广场一应俱全。

  在代村,60岁以上老年人分年龄段、按月享受“老年优待金”;60岁以上老人住进村集体提供基本生活设施的“老年公寓”。

  1月10日下午,记者来到院门口写着“幸福家园”的老年公寓,走进1号楼1单元,敲开101室的门。李学全领着记者参观这60多平方米的住房,村里把床、桌、冰箱、炉灶……准备得齐全,提个包来住就行。他说:“平时练练书法,看看书报,过得很幸福!”

  村里每年举办“十星级文明户”“美在农家”“好媳妇、好婆婆”评选和奖励活动,使家庭美德之花竞相开放。

  村里破除办理“红白”事的陈规陋习,社区党委制定了《红白理事会章程》,党员干部带头作表率,坚持“婚事新办、丧事简办”。

  代村,吹动着文明新风!

  “打铁还得自身硬”

  王传喜办公室的书橱里摆着200多本笔记本,这是他的工作日记,上任以来每一天的主要事情,他都写了下来。

  在办公桌右边的柜子上放着半包饼干。秘书刘聪说:“王书记经常忙得顾不上吃饭,我买了饼干放这里,他饿了就吃点。”

  由这半包饼干,让记者想起张德华讲的故事。他是兰陵县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退休后帮着办《新代村》报。他说:“王书记特别爱学习,特别能拼命!每天都干十六七个小时,他的时间按分钟算。”

  2017年6月19日下午5点多,王传喜来到张德华工作室。两人交流了一会,张德华出去上洗手间。王传喜看到纸盒里有饼干,就拿起来吃。张德华回到房间,忙说:“那不能吃了,过期了,还是半年前,小外孙女来玩时吃剩的。”王传喜应道:“我从昨天晚上忙到现在还没吃饭,有点头晕、胃疼。”张德华说起这件往事,用手抹去眼角的泪。

  这是朋友的泪,还有母亲的泪。

  老年公寓,经常有孩子去看望父母。有的老人见了王传喜的母亲就问:“怎么不见传喜来看爹娘?”王传喜的母亲为给儿面子,就说谎:“俺儿忙,都是晚上来,您没看到。”

  有一次,王传喜到了父母家。母亲问:“你多长时间没来了?”他喊了声:“娘……”想说什么,还没说出来,泪水就掉了下来。母亲也不住地流眼泪……

  王传喜的父亲对记者说:“我骑着三轮电瓶车出去买东西,传喜的娘就嘱咐:‘千万注意安全,咱可得好好的,别给孩子添心事。’”

  还有妻子的泪。

  王传喜顾不上家,妻子刘会芳辛苦操劳。

  记者让她谈谈眼中的丈夫,她低下头,只是一个劲地流泪,说不出话来……

  还有妹妹的泪。

  “有一次,我到哥哥家,他吃完饭,坐到沙发上……”她边说,边不时用纸巾擦泪,“我去刷碗筷,刷完回来,看到哥哥在沙发上就睡着了……哥哥整天太累了!”

  妹妹王传丽举了个例子。村里有个工程,人们报名,我丈夫李峰昌是干工程的也报了名。报名的多出一组,得通过抓阄减去一组。哥哥想,一旦抓空的是别人,人家可能就会想到是照顾了妹夫。他把峰昌喊出去说:“你别干了,免得让人说闲话。”“好的,哥,听您的。”

  王传丽说:“哥哥常对家人讲,不要想着沾光,有个好名声就是沾光!”

  今夜星光灿烂

  王传喜宣讲党的十九大精神已达50多场。1月11日上午,他还在山东济宁作辅导报告,回到村里接受记者采访时,已是下午3点。

  采访安排在社区服务中心三楼的接待室。北面墙上“为人民服务”的大字赫然醒目,东面墙上挂满奖牌。

  采访到6点多,简单吃了点晚饭,继续采访,一直谈到夜里11点,王书记思路清晰,娓娓道来。

  采访结束后出来,看到路对面广场边上的大石上,刻着“广阔天地”的大字,涂着红色,很是鲜艳。

  一弯月牙高挂,繁星满天。

  今夜星光灿烂,明天更加美好!(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管 斌)


南都头条 Headline
手机看南都 Phone
南方都市报小程序

南方都市报小程序

南方都市报App

南方都市报App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