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探标准,甘坑小镇缘何成特色小镇样本?

2018-09-06 09:09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梁翠蓉
专属IP、人工智能、数字化技术成制胜点 未来,特色小镇不仅需要输血,更需要自我造血。

   甘坑小镇V谷乐园

   凤凰客家

   甘坑小镇小凉帽农场

   甘坑小镇南香楼艺术酒店

   草木葱茏、青砖灰瓦、房连巷通,位于深圳龙岗的甘坑新镇依山傍水,犹如娇羞的客家姑娘。街道上间或出现的小凉帽动漫形象,又为这座特色小镇增添了一抹活泼亮色。如今的甘坑客家小镇,不仅是“深圳十大客家古村落”之一,还凭借“IP Town”模式荣获“2017中国文化旅游融合先导区(基地)试点”,更成为首批国家级文旅特色小镇。

   甘坑新镇缘何从破败落寞的古村落,一跃成为特色小镇的样本?近年来,特色小镇群起,避免同质化的呼声渐响。解码甘坑新镇成功破题同质化的关键,在于其用文化给小镇输血并且造血,让文化创意在这座小镇与现代生活、科技、人工智能发生紧密联系,让传统在这座小镇与未来相遇。甘坑小镇崛起的背后,实则是华侨城集团“文化+旅游+城镇化”战略的落地实践,也是“以商承文、以文带旅、以旅兴商”模式创新运用的缩影。

   “文化既有复古的,也有面向未来的。面向古代的小镇好做,面向当代的小镇难做,而面向未来的小镇没有标准。让小镇更有活力、可持续,是未来小镇发展必须要思考的问题”,深圳华侨城文化集团总经理胡梅林说道。

   挖掘传统,打造原创专属IP

   文化,首先要用现代大众接受的方式去表达。比如,同样是中国文化的精粹,京剧、粤剧即便原汁原味也难免“曲高和寡”,而融合中国武术的《功夫熊猫》却成为火遍环球的系列卖座电影。

   甘坑客家小镇曾是客家人聚居地,古建众多,有历经120余年沧桑的南香楼,有建于雍正年间的状元府,一砖一木与几百年的客家老屋一道形成了独特的客家文化载体。这样深厚的客家文化,必须要大众看得见、看得懂,同时必须和现代人的生活方式发生联系。

   挖掘传统,打造原创专属IP势在必行。南方暑期长,天气炎热伴随雨季频密,客家人便制作中间镂空、帽檐宽大的凉帽,既可挡雨、又能遮阳。过去,甘坑小镇就有凉帽村,八十年代出口的凉帽占据全球八成份额。随着布料成本下降,雨伞与空调的普及,凉帽逐渐成为历史一景,并被列为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客家凉帽与温柔纯情的客家姑娘一结合,便诞生了大众所熟悉的“小凉帽”IP形象。

   文化创意无形,不仅要变成可以消费的内容,更要变成可以消费的产品。小凉帽IP的产业布局,是从小说、绘本、动画,再到主题乐园、主题酒店、主题农场,直至300多种主题衍生产品同步推出,使小凉帽形象不仅局限在单一领域,而是通过更为丰富多样的形式扩大影响力。其中以主题IP“小凉帽”为切入点举办的小凉帽国际绘本奖,已成为华语甚至全球顶尖的绘本比赛新星。绘本奖旨在鼓励并奖励所有致力于绘本创作的出版机构和个人,发掘国内外优秀的绘本创作力量和绘本作品,为出版机构、绘本作者和绘本插画师营造国际交流及合作的良机,同时为小凉帽绘本的探索与发展提供更多的可能性。

   “50元一顶的小凉帽,是甘坑小镇目前最畅销的商品,占到衍生品商店收入的一半。在甘坑新镇,几乎大街上每三个家庭,就有人拿着刻着家风家训和姓氏的戒尺。”胡梅林讲起甘坑新镇的变化,难掩兴奋。回忆起初来小镇的第一件事情,是把卖同款佛珠的商户升级,胡梅林表示许多小镇千人一面的原因在于未能把原创IP导入,因而无法形成销售产业链。

   如今,甘坑新镇已形成以小凉帽IP为核心的文创产业基地。在深圳龙岗,除华侨城文化集团之外,还有一批以数字内容、IP产权为核心业务的创新型公司以及占据深圳半壁江山的印刷业集群,结合上下游产业打造完整的生态圈,实现产业可持续发展已见雏形。

   科技赋能,用数字化丰富IP表达

   科技的诞生,是为了需求更好地满足。“在‘连接’思维和‘开放’战略下,文化多业态融合与联动成为数字娱乐产业尤其是内容产业的发展趋势,开放、协同、共融共生的泛娱乐生态系统初步形成”,《2018年中国泛娱乐产业白皮书》如是写道。

   在当下多元化、生态化的形态趋势下,数字文化产业中“IP+”的发展方式正取代原本“IP”为王的策略定位。科技赋能,用数字化手段丰富IP内涵,将是延续IP可持续发展、推动产业品牌升级、文化升级的重要力量。

   在甘坑客家小镇的火车站内,总建筑面积约2000平米的V谷乐园正式开放,一众小朋友驻足停留。作为中国首批原创主题VR乐园,V谷乐园区别其他依附于综合商业体内的VR体验店模式,有更强的故事性和更突出的一体化沉浸式体验。其以原创的小凉帽IP故事为核心内容,在主题环境包装中融入原创数字内容。家长和小朋友,可以在独立的单体建筑中实现虚拟现实世界畅玩、体验亲子互动娱乐、学习科普知识等。

   在V谷乐园,与其说是VR(虚拟现实)技术的运用,不如说是VR(虚拟技术)、AR(增强现实)、MR(混合现实)等数字化技术的综合落地。最早,华侨城集团曾在世界之窗耗资一个亿打造飞行影院,为了达到俯冲移动的效果,影院装载了车轨、游客入园需要搭乘道具车。而如今,同样一个飞行影院,其占地面积更小、成本缩至两百万,但沉浸式体验更佳,要做的只是安装吊椅、让屏幕故事场景应时更替。忆及此,胡梅林不免感慨,数字化技术的诞生让小镇更有科技活力。

   人工智能,让小镇兼具服务

   破题同质化,不是简单复古,而是面向当下与未来,为小镇注入活力、形成自我更新的生态。其一,便是让小镇智能化,能够服务于人。在中国,小镇多在偏远郊区,交通不便、硬件设施跟不上,医疗、购物等日常需求常常需要去到城里或者中心地区解决。胡梅林以为,小镇过去没有服务,而人工智能恰恰是手段。

   把手放在机器感应区上,等候一分钟左右的时间,精准的全身健康数据报告就实时生成,关注微信号便可发送到手机上。这样一台蓝白交错、一人高的机器人名为花兮智能健康检测机器人,由华侨城文化集团研发,是甘坑小镇名副其实的“健康管家”。轻松检测,便可知道小镇居民、游客是否处于亚健康状态,并指导在哪些方面进行调养。

   相隔不远,人工智能平台小镇通也亮相镇内。游客、居民可以通过此平台在小镇实现场景化、智慧化消费,票务、预订、餐饮、支付、发票通通解决。未来,在小镇购买的东西可以快递寄回家,电子绘本也可以在平台上面免费借阅。胡梅林表示,以硬件和互联网技术为基础,依托华侨城产业联盟的资源整合能力,将在未来实现多个小镇的互联互通,真正实现“万物互联”。

   不仅在资金、技术上输血,华侨城集团更希望小镇能自主造血。实际上,甘坑小镇已然形成自我革新的生态。艺术画廊,是甘坑小镇文化商业街区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其余景区中的画廊不一样,甘坑小镇的艺术家们探索出了“艺术家厨房”的新路径。

   艺术家在自己家的画廊开设餐饮区域,由艺术家本人掌勺,游客、艺术同僚、潜在购买者同聚一堂,在饭聚中艺术家或袒露自己的创作心路、或众人共享人生趣事。一顿饭下来,潜在购买者真成了购买者,艺术氛围也因此传播开来。受此启发,胡梅林决定改造小凉帽国际绘本馆,在其中增设餐饮、手作区域。

   “真正的小镇,必须有生活、有自我革新的意识。面向过去的小镇好做,因为形式上不过是参照古书去复古,因而千人一面。面向当下和未来的小镇难做,因为没有标准。”胡梅林表示,更愿意把华侨城文化集团目前在特色小镇模式的新作为,定义为探索标准必须迈出的坚定步伐。

   统筹/文字/图片:陈盈珊

南都头条 Headline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