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大咖热议“不设GDP增速目标”:切合实际并保留了灵活性

2020-05-25 08:18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编辑:许素霞
由于当前全球疫情和经济贸易形势不确定性很大,我国发展面临一些难以预料的影响因素,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没有提出GDP的数字目标,而是聚焦稳就业、保民生、抓脱贫,引发海内外各界普遍关注。

5月22日上午,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幕,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

  由于当前全球疫情和经济贸易形势不确定性很大,我国发展面临一些难以预料的影响因素,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没有提出GDP的数字目标,而是聚焦稳就业、保民生、抓脱贫,引发海内外各界普遍关注。

  李克强总理说,综合研判形势,我们对疫情前考虑的预期目标作了适当调整,没有提出全年经济增速具体目标,要优先稳就业保民生,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努力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任务。“六保”是今年“六稳”工作的着力点。守住“六保”底线,就能稳住经济基本盘。

  悉尼大学中国商业与管理学专家汉斯·亨德里奇(Hans Hendrischke)教授22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建设一个繁荣的社会和消除贫困方面,中国取得了很大的成就,赢得了国际赞誉。”但现在,中国面临新的挑战。汉斯教授认为,后疫情时代一项主要挑战是如何提升人口的健康和福祉,包括健康饮食习惯、清洁的环境、社会福利、公共教育和老年人护理等。“中国如何将日益增长的繁荣转化为庞大人口的公共健康与福祉提升,其结果将决定中国在其他发展中经济体中的领先和榜样地位。”穆迪主权风险部副总裁、高级信用评级主任Martin Petch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可能会给中国根据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扩大从美国进口的承诺带来挑战,双方可能会重新审视第一阶段协议的执行条款。中美就处理疫情的方法上发生分歧后,主要领域的紧张局势升级的风险仍然存在。

  海外机构热议不设GDP目标

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全球经济陷入了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最严重的衰退。中国经济今年一季度出现了自1992年以来的首次季度性负增长。

  在全球疫情形势和贸易环境较为复杂的背景下,中国经济已经开始逐步复苏,这也将有助于提振世界经济。因此,中国如何看待经济前景,设立什么样的目标,也是国际市场人士的一大关注点。

  Martin Petch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中国政府工作报告未提出全年经济增速具体目标,而是明确对经济给予一定程度的财政支持,这表明在疫情冲击之下经济复苏将较缓。

  “面对前所未有的全球衰退以及持续的地缘政治不确定性,要在短期内支持经济与实现稳定、繁荣和去杠杆的长期目标之间达成平衡将变得更有挑战性。”Martin Petch说。

  野村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陆挺表示,由于经济受到新冠肺炎疫情严重打击,中国政府对经济目标和计划进行了调整。总体而言,他认为,政府工作报告的经济目标内容是“明智的”,“目标切合实际并保留了灵活性”,中国政府实现经济和社会稳定的决心是显而易见的。

  在高盛高华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宋宇团队看来,总体而言,政府工作报告中的经济刺激措施较市场预期的更为温和,尽管报告也为未来进一步调整预留了一些空间。对于2020年不设置GDP增长目标,宋宇指出,市场看法是有分歧的。那些支持设定目标的人认为,没有目标可能削弱会有进一步政策支持的市场信心,而不支持的一方认为设定目标也会带来问题,因为一个温和目标的实现可能也有困难,而设定较低的目标又会传递不好的信号。

  宋宇还特别关注到,今年目标财政赤字率设定为3.6%以上,高于去年底设定的目标,高于2019年的2.8%,同时也略高于市场预期的3.5%。“以上”一词是以前从未使用过的新表述,这可能表明,如果政府认为有必要,愿意在今年晚些时候提高这一水平。但他也认为,如果新冠肺炎疫情得到遏制并且经济随后迅速恢复,那么这个选项可能不会被使用。

  中国坚定推进更高水平对外开放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流行,世界各国均采取了严格的抗疫措施,国际间的人员与货物往来受到巨大影响。在这样的背景下,保护主义借机继续抬头,部分国家甚至喊出了与中国“脱钩”的论调。

  李克强总理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说,面对外部环境变化,要坚定不移扩大对外开放,稳定产业链供应链,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中国将坚定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积极参与世贸组织改革。推动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推进中日韩等自贸谈判。共同落实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中国致力于加强与各国经贸合作,实现互利共赢。

  大会发言人张业遂21日在新闻发布会上回应“外资撤离论”时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肯定会对全球化产生多方面的复杂影响,但不至于逆转全球化这一历史进程。从总体看,尽管疫情对在华外资企业造成影响,但并不存在大规模外资撤离的情况,中国利用外资的综合优势没有变,外国投资者持续看好中国,在华长期经营发展的信心没有变。

  事实上,今年以来,中国在“六稳”中的“稳外资”方面政策力度也不断加大。比如,2月18日商务部发布《关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做好稳外贸稳外资促消费工作的通知》;3月9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出台“稳外资11条”;4月1日商务部又提出全力支持外企恢复正常生产经营秩序、持续优化外商投资环境等24条措施。

  汉斯教授谈到中国提振经济举措时表示,中国政府拥有加大基础设施建设支出和刺激消费者需求来提振经济增长的手段。与12年前全球金融危机时相比,中国现在可以投资于智能基础设施和数字通信领域。他认为,这些都将有助于中国扩大对外贸易和合作。此外,中国还有发放针对性消费券来刺激内需的技术,这些措施也有助于海外合作伙伴扩大在中国的业务量。

  “最大的风险是保护主义。”汉斯认为,中国继续与其它国家合作并保持市场开放非常重要。中国已宣布更多措施改善外商投资环境,这对双方来说都是有利的。中国市场越开放、投资环境越改善,其他国家就会越欢迎来自中国的投资和贸易。

  在汉斯看来,人们有时候会认为中国改革过于谨慎,只是从试点项目到试点项目地小步走,缺乏从长期角度来看中国的改革进程。他认为,如果海外伙伴对中国的长期承诺了解得越多,他们与中国的交往就越多。

  “这一点在当前中美贸易摩擦和所谓‘脱钩’使得国际贸易关系蒙上阴影的时期尤为重要。”汉斯表示,许多国家感觉自己受制于地缘问题的约束。对中国而言,最好的方法是,通过树立实际榜样来领导。如果事业蒸蒸日上,人们看到实际成果,这比任何声明都重要。


今日报纸

手机读报

广告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