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后宋懿龄8月4日将出战奥运新增项目攀岩女子全能赛 深圳小丫奥运演绎“岩壁芭蕾”

2021-08-02 09:43作者:汪雅云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许素霞
备战奥运有“秘密武器”
c080ce6fa004ba36.jpg

宋懿龄19岁时在2019年国际攀联世界杯攀岩赛重庆站中以7.10秒刷新了当时原7.32秒的女子速度攀岩世界纪录。 IC图片

62588462c675b19c.jpg

宋懿龄第一次接触攀岩运动时只有7岁。(受访者供图)

每到周末,深圳南山区花园城中心都是附近居民亲子出游的好去处,而那些被父母牵着手逛商场的孩子们,总会不自觉地为商场门口一面16米高的攀岩墙所吸引,停下脚步仰视注目。有大胆的孩子指着岩壁跃跃欲试,但更多的孩子都是露出一丝畏惧的表情。

20岁的宋懿龄还会记得自己7岁那年,父亲带着她走到这块深圳最早建造的攀岩标准竞技墙前,内心的兴奋与紧张。而去年,这个即将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参加奥运攀岩项目全能比赛的女孩又回到了这面墙前,在自己梦想开始的地方写上了名字,“宋懿龄”这三个字如今就涂在深圳博昇攀岩俱乐部的岩壁上,激励着所有来来往往的孩子们攀上顶峰。

第一次她就爬上了岩顶

“宋懿龄小时候嘛,说实话是有点皮的,比一般小女孩皮一点。”博昇攀岩俱乐部的洪炼教练告诉记者,他是深圳最早一批建立专业攀岩俱乐部的人之一,宋懿龄则是他所带的第一批学生。“应该是2008年的时候,她当时家里就住我们俱乐部附近,她当爸爸带她逛街,偶尔看到了我们这个攀岩墙,就决定让她试试,没想到一试她就很喜欢,最后坚持下来了。”

2008年的深圳,攀岩还是一个非常少人知道的体育项目,更不要提从事专业运动,洪教练招生也就不讲究什么选拔人才,基本只要碰到有人感兴趣,他都会欢迎人家来试试,免费开放岩壁让孩子爬上去感受这项运动的乐趣。

“宋懿龄第一次来学攀岩的时候没有哭,但也是怕的,要我去保护她。这都很正常,悬在那样的空中往下看多少都会有点畏高。”洪教练说,也是在他的保护下,宋懿龄第一次就爬到了最高处,而挑战成功也立刻给了小姑娘很大信心,从此虽然她也有过这样那样的爱好,攀岩却一直是最喜欢的业余兴趣。“再后来她是不怕了,但下面看的人有点怕而已。”洪教练说。他还记得有一次宋懿龄在练习难度时,一个不稳失手坠了下来,绑着安全绳的她是没什么事,但路过的一位大妈撞见这一幕直接吓晕在地,还叫了救护车来急救。

“不过她刚读初中那会儿也曾经停练过两年,因为课业太忙了吧。”洪教练说。其实他也知道俱乐部来来往往的学生那么多,课程冲突让大部分家长都是选择放弃攀岩这项似乎对升学就业都没有太大帮助的兴趣课。“碰到好苗子说不学了,我们是会遗憾,但也能理解。”所以宋懿龄那会儿说要停练,俱乐部的教练们也只能尊重她和家人的选择,不过每次有什么比赛,他们还是会通知她家,建议宋懿龄再来试试。长此以往,宋懿龄又被说动心了。过了两年,她又回到了俱乐部,且越练越好,越练越专业,专业到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期,并登上了国际赛场。

备战奥运有“秘密武器”

2019年速度攀岩世界杯重庆九龙坡站,刚刚在莫斯科站拿到个人第一个世界杯冠军的宋懿龄在这站比赛里再次实现了历史性突破,她以7秒101的成绩完赛,从而打破了速度攀岩项目的女子世界纪录,“世界上攀爬速度最快的女人”这一称号就冠在了宋懿龄头上。正是凭借着速度攀岩项目里的突出优势,宋懿龄最终被国家队选中,拿到了参加东京奥运的资格。

国际上攀岩项目的比赛一般有三类:速度、难度和抱石。所谓速度攀岩,运动员会在15米高的攀岩墙上按照规定路线进行比拼,并决出速度最快的选手;难度攀岩则是运动员们在高于15米的攀岩墙上进行攀爬,越高越好,限时六分钟,若运动员的攀爬高度相同,速度最快者将获胜;而抱石攀岩是要求运动员们不系安全绳的情况下,在4分钟内于4米高的攀岩墙上尽可能多地完成固定路线的攀爬,攀岩路线又被称为“攀岩障碍”,这些攀岩障碍会比较有挑战性,以最少次数的攀爬跨越最多攀岩障碍的选手将获胜。由于东京奥运是史上第一次设攀岩为正式项目,所以只有一个大项,参赛者们比的是全能,即速度、难度和抱石三个项目都要比,最后综合得分高者获胜。

“其实她以前不是练速度攀岩的,而是练难度为主的。”在博昇俱乐部带了宋懿龄很多年的杨爱虎教练告诉记者。“后来去了国家队,转练了速度几个月,结果很快就能有成绩,应该说是蛮有天赋的。”值得一提的是,为了提升速度,宋懿龄曾经花了半年时间来改变自己的起步动作,而这个起步动作难度之大是以前没有女选手用过的。“因为以前没有人会那样起步,也没有人想到过女选手可以达到7秒1,但宋懿龄用了那个动作后做到了,于是全世界的攀岩高手几乎都在模仿她的起步动作了。”洪教练说。

事实上为了备战这次奥运,宋懿龄这大半年也都在准备“秘密武器”,还在冬训时减肥了14斤,就是希望去到东京能创造惊喜。不过按照一些专业媒体的预测,包括宋懿龄在内的一众高手都存在太多不确定性,很难说谁就是夺冠热门。“宋懿龄在国内的选手里来说,是综合能力比较强的,她练难度出身,速度又很突出,确实是比较全面的选手。不过要到奥运赛场去争奖牌,那真的就要看临场了。”杨教练说。“毕竟像难度和抱石这块,大家都是现场才知道线路,不确定因素太多了,而且就算是很有经验的老将,也有可能一个脚底打滑,一根手指没扣紧,就落后了。每个人就一次机会,她尽力就好。”

新项目激发新生代热情

不过无论比赛结果如何,一个业余爱好者出身的少女能在号称“勇敢者游戏”的攀岩项目里走上奥运舞台,这件事本身已经大大激励了国内的后来者。记者也在博昇俱乐部采访过程里,看到了宋懿龄的师弟师妹们在以她为榜样,努力训练。“如果我今天没完成训练目标,你就罚我做100个仰卧起坐吧。”一个才10来岁的女孩主动过来跟洪教练立下“军令状”,还有个才7岁的小男孩悄悄告诉记者,他已经拿到过一次U8的全国赛冠军。“还不够呢。”小男孩说。“我要参加奥运会才好!”

事实上不仅仅是本届东京奥运,攀岩也进入了下届巴黎奥运会的正式比赛名录,且三年后的巴黎这个项目会细分出更多奖牌,如果说宋懿龄的奥运之旅是一个开创性旅程,那么未来这一运动的道路会更加宽阔,走在这条路上的人也将越来越多。

“我们是深圳最早从事专业攀岩训练的俱乐部,到如今这样的俱乐部在深圳可能有十几家了吧。”洪教练说。“学习攀岩的人群应该有四五千人,我想未来会有更多人愿意来从事这个运动的。”

两名中国攀岩运动员宋懿龄和潘愚非的比赛会在8月3日至6日进行。洪教练说他们也计划到时在俱乐部里组织会员们一起观赛,为宋懿龄加油。“她拿不拿名次不是最重要的。”教练说。”我觉得她能去奥运参赛,爬上那里的岩壁,就已经是我们所有人的骄傲了。”

专题采写:南都记者 汪雅云

今日报纸

手机读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