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瓴资本入局,金沙酒业冲刺“酱酒第二股”机会有多大?

2021-08-02 11:08作者:管玉慧 张洁莹来源:奥一新闻编辑:许素霞
或将带动酱酒企业整体发展

高瓴资本投资酱酒传言成真,金沙酒业离主板上市更进一步。

6月28日,有消息称“高瓴将100亿入驻贵州金沙酒业”。7月27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反垄断局发布经营者集中简易案件公示,证实了投资传言。据公示称,高瓴将持股25.79%成为金沙酒业战略投资者,投资金额暂时未披露。

一个是亚洲最大投资基金,一个是“酱酒黑马”,两者联姻将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有专家分析认为,高瓴此次投资金沙或将进一步推升酱酒市场扩容与竞争,同时促进酒类行业整体品质提升。

或将带动酱酒企业整体发展

酒业公益组织酉贤创始人吴勇告诉记者,高瓴资本一直在关注中国酒业的发展,曾入股江小白、光良酒业等多个新兴白酒品牌。在目前“酱酒热”的背景下,高瓴资本与金沙酒业之间早都有接触,投资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公开资料显示,高瓴是亚洲地区资产管理规模最大的投资基金之一,2020年,高瓴年化回报超33%。其创始人张磊,被誉为“中国的巴菲特”。

高瓴资本此前曾多次重仓出击投资消费股,如海天味业、海底捞等,获利颇丰。一直以来,在大消费投资领域,高瓴对酒业情有独钟。2014年,高瓴3个月内出资11亿元购入2200万股洋河股份,占洋河股份的总股本2.06%。随后,一年内持续减持,至2015年底清仓,前后获利一倍。2015年,高瓴入股古井贡酒,截至2020年3月初,共盈利6.2亿港币。2017年,高瓴加仓华润啤酒,至今持有并获利40亿港币左右。

白酒专家蔡学飞指出,“高瓴资本此次加码酱酒,可能意味着新一轮的境外资本开始进入酱酒企业。”事实上,近年来酱酒热度持续发酵,各种资本运作层出不穷。记者梳理发现,自2000年至2021年,约有二十家外部资本涉及酱酒产业,涉“酱”范围广泛,如洋河收购贵酒和厚工坊基地等多个茅台镇当地酒厂;劲酒收购茅台镇国宝酒厂;2021年6月20日,金针菇大户众兴菌业公告宣称拟收购茅台镇圣窖酒业股份有限公司100%股权,跨界涉足酱酒。

“高瓴投资金沙,意味着酱酒热已经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北京圣雄品牌策划有限公司创始人邹文武表示,“未来或将影响酱香白酒品类的发展,提高酱香白酒市场的全国化影响力。”

吴勇指出,目前茅台镇酱酒产能有限,酱酒已开始出现供不应求的局面,急需提升产能。同时,国内已逐步进入品质消费阶段,非茅台镇出身的金沙窖酒有了高瓴资本的助力,可以进一步深化全国化布局,同时为外地酱酒企业提供质量标杆,带动酱酒企业发展。“这对整个酱酒板块来说会有更大的贡献。”

46c6b05ed8b9c064.jpeg

高瓴为什么选择金沙?

众所周知,贵州赤水河流域独特的条件与生态环境,成了酱酒品质的基础和保障。2019年,赤水河流域酱香型白酒产能达到47万千升,占全国酱酒产能的85%,实现营收约1244亿元,占全国酱酒市场的90%以上,已经形成了典型的产业集群,包含习酒、郎酒、国台、金沙、钓鱼台、安酒等数千家酱酒企业。高瓴为何选择金沙作为投资对象?按照市值排名,金沙酒业仅是第五大酱酒企业,和国台同属酱酒第三梯队,2020年国台营收40亿元,金沙窖酒则为27.3亿元。

“金沙的优势在于生产规模、销售规模、利润规模还有品牌的全国化进程都比较好,因此未来更具有投资发展优势。”北京圣雄品牌策划有限公司创始人邹文武认为,“金沙的代表产品摘要酒已经成为酱酒高端市场上的一面旗帜,未来成长性较高,所以高瓴会选择金沙作为首选投资酱酒的对象。”

“金沙酒业近几年品牌发展良好。”白酒专家蔡学飞也表示,高瓴入股一方面是看好贵州酱酒板块下一步的市场发展,另一方面也有利于加速金沙酒业的资本化进程。高瓴资本拥有丰富的资本经验,对于金沙窖这样的酒企具有一定整合资本资源的价值。”

公开数据显示,金沙酒业近几年进入业绩高速增长期,2019年销售额同比增长165%;2020年销售额增长80%达到27.3亿元;2021上半年金沙窖酒实现销售收入23.5亿元,同比增长225%。截至2021年6月30日,金沙酒业已实现销售收入23.5亿元,全年预计实现销售收入50亿元。

金沙酒业产品主要分金沙回沙纪年酒系列、真实年份酒系列、摘要酒三大系列。其中摘要酒主打高端价格带,2019 年摘要酒销售规模突破8 亿,营收占比超过 50%,是金沙酒业名副其实的大单品,京东售价在1000元-3000元。金沙回沙酒是贵州老牌名酒,京东售价在100元-800元。

此外,在酱酒热的赛道上,产能一直是备受关注的标准之一。郎酒2020年酱香型基酒产量为1.83万吨,国台不到6000吨,习酒酱酒产能数据不详,从已披露数据的企业来看,金沙每年1.9万吨的产量并不算小。金沙酒业曾公开表示,2025年将实现5万吨产能以及15万吨基酒储存能力。

金沙离主板上市更进一步

高速增长的业绩给了金沙酒业冲击“酱酒第二股”的信心。2021年4月,金沙酒业党委书记、董事长张道红在年度战略发布会上公布上市规划。张道红表示,下半年将对公司股改采取实质性行动,股改完成后将引进战略投资者助力金沙酒业发展,计划2024年实现IPO主板上市,达到千亿市值。

2021年6月15日,金沙酒业上市主体“贵州金沙窖酒酒业有限公司”投资人变更为宜昌财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100%持股。10天后,宜昌财源市场主体变更为国有独资,宜昌市国资委100%持股;6月28日,宜昌市国资委再次退出,唯一股东变为宜化集团全资持股的宜昌宜化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先完成股权变更,再引进战略投资,金沙酒业正逐步加快上市步伐。

按照营收规模,酱酒企业可以分成四个梯队,第一梯队是茅台酒,营收超过900亿;第二梯队是习酒和郎酒,营收在100亿左右;第三梯队是营收在10亿-50亿元之间的酒企,包括了国台、金沙、珍酒、钓鱼台;第四梯队则是营收10亿元下的小酒企。

目前第二梯队的郎酒和第三梯队的国台已经披露招股书。有了高瓴资本的助推,金沙酒业有机会冲刺A股主板上市公司中的“酱酒第二股”吗?

蔡学飞认为,此次高瓴投资金沙酒业是否能达到“强强联手”的效果,还需进一步观察。因为金沙窖酒缺乏上市经验,且资金相对紧缺,实现全国化布局与产品结构升级难度较大。

“目前最大的隐忧是金沙上市是否会被中止。”邹文武认为,今年国台酒业与郎酒冲击“酱酒第二股”失利,一定程度上放慢了酱酒企业上市的节奏。据证监会披露,贵州国台酒业已于6月2日提交终止IPO申请。5月28日,郎酒也收到了证监会的问询函,要求公司说明产权和商标等历史问题。

“酱酒第二股”最终花落谁家?我们将持续关注。

奥一新闻记者 管玉慧 张洁莹


今日报纸

手机读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