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奥一网帐号登录

使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中央信访督查组要来了 部分地方突击解决积案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06-16 00:00:00    编辑:郑逢得
“你们是北京的领导,一定能给个公道。”中央信访督查组到地方一般不亮身份,也会被一些有经验的信访人凭口音猜出,激动地伸冤鸣屈,一吐多年信访之苦。

   督查组在山西吕梁孝义实地查看因采煤沉陷导致的危房。商西 摄

   中央信访督查组在江苏督查时查看资料。程姝雯 摄

“你们是北京的领导,一定能给个公道。”中央信访督查组到地方一般不亮身份,也会被一些有经验的信访人凭口音猜出,激动地伸冤鸣屈,一吐多年信访之苦。

“最怕信访人提高期望值,以后思想工作更难做。”每当督查组见信访“老户”,地方是“又畏又惧”。

而中央信访督查组强调:“我们不是包青天,解决不了所有的信访问题。”

今年5月,中央信访督查组分赴山西、江苏、上海、海南、甘肃、宁夏6省市区实地督查48件信访事项。上周,国家信访局网站晒出其中44件信访事项。这是今年第3次实地督查,也是2013年7月信访督查改革后,中央督查组第7次出动。至此,中央督查组的足迹已覆盖26个省(区、市)。

不断揭开神秘面纱的中央督查组究竟扮演着什么角色?不做“包青天”又做什么?

“中央督查组来才看到规划图”

5月18日,江苏省南通市如东县的王景富被请到县信访局与“上面领导和专家”见面。去年,他和58位村民给国家信访局写了4次联名信,反映县里一个项目存在违规征地、开发商私自改变土地用途的问题。“征地时说建‘中心市场’,公益项目大家都很支持,可去年竟有开发商进场要建商品房。”说到激动处,王景富从座位上站起来,搓手跺脚。

中央信访督查组当即要求相关部门拿出规划图和征地协议。事后,王景富告诉南都,这是自征地以来第一次看到规划图,图中虽有商品房的规划,但征地时并未告知村民,“反映这么久,总算有了个答案。”

中央信访督查组到地方实地督查,“效果”往往立竿见影。甚至一些久拖未决的信访事项,在督查组抵达前几天甚至当天,出现新进展。上个月在山西吕梁,也出现类似情形。因采煤沉陷,吕梁孝义市神福村很多房屋不同程度开裂,甚至成为危房,村民上访12次无果。面对中央督查组,当地政府仍表示无奈:“煤矿背后是省属企业,我们请不动”。中央督查组当即要求:企业分管负责人必须来面谈。4小时后,山西焦煤汾西矿业集团董事长从外地赶来,一套解决方案也在3天后拿出。

地方最怕限时办结,“花钱买平安”

面对中央督查组,地方的心态更为微妙。5月16日,中央督查组在江苏省盐城市建湖县约见信访人吴大海,60多岁的老吴一口气提出征地补偿要求:要按所征地招拍挂价格的七分之一、也就是26万元/亩的标准补偿。与中央督查组谈话结束时,他依旧情绪激动,挥着双手、提高嗓门说:“今天领导们来如果也不能解决,我还是要去北京。”

县信访局长无奈地摆手:“老吴就是比较固执,还是得想办法慢慢做工作,急不来。”

督查中,多地信访局负责人曾向南都记者“吐槽”:千万不能“限期解决”。

“一旦要求限时化解,地方难免会突破政策,花钱买平安。”福建省信访局一位工作人员向南都记者坦言,此前信访督查及信访案件交办中,曾出现类似状况,结果政府花代价解决了一个问题,却引发更多问题,让信访人觉得“大闹才能大解决”。

“花钱买平安一定要刹住车”,谈及这个问题,山西某地一位信访局长很是感慨:现在信访部门感到最难办的就是进京非正常上访,“大多都是给过钱而且给钱给多的”。

“中央督查组也最担心地方为了化解问题而突破政策界限,所以每到一地,这话都要重复说上好几遍。”国家信访局综合指导司司长林完红对南都记者说,信访人诉求明显过高时,督查组也会旗帜鲜明地指出,打消信访人提出不合理诉求的念头。

督查组不是“包青天”也不能越位

尽管中央督查组面见信访人时,一般并不公开身份,但有的信访人凭着口音就猜出督查组是“上面的领导”,在信访人看来,中央督查组就像“包青天”。但中央督查组并不认可“包青天”的说法。

“督查组不是包青天,就是包青天也解决不了所有信访问题”,一位曾参与督查的省级信访局负责人说,解决信访问题的责任主体在当地,中央督查组不能越位。

他认为,“不越位”中尤其重要的是,中央督查组不能给信访人“许愿”,“地方更熟悉情况,中央督查组走了,后续解决也还得靠地方按政策来做。”

曾多次参加督查的国家信访局督查室副处长陈明认为,“不能中央督查组做‘好人’、让地方做‘坏人’,群众不相信地方政府,以后工作更难做。”

多地信访部门负责人向南都记者表示,希望中央信访督查组“到位不越位,督办不包办,帮忙不添乱”,不要把信访“往上引”,让信访人觉得去北京才有用。

信访督查应成为政策“晴雨表”

“10多人花10天时间,如果只化解几件信访事项,‘性价比’未免太低”,国家信访局督查室副处长陈明指出,对中央督查组而言,推动矛盾化解仅是第一步,还要重新审视信访工作自身。在他看来,考量中央和地方政策制定的科学性、执行落地情况,从个案中发现倾向性、苗头性、普遍性问题,提出进一步完善的意见和建议,也是实地督查的应有之义。

每次督查后,督查组会梳理发现的政策性问题,向中央信访联席办及相关部委和地方反馈。“信访部门不是政策制定者、也不是执行者,没有部门利益,能跳出来,更客观地找出其中的问题和症结。”

在山西吕梁督查采煤沉陷引发的信访事项时,全国政协委员李晋峰认为,这不仅在山西很典型,也是全国煤矿富集区都有可能面临的问题,并且今后会越来越多,应通过信访督查形成“样板”,推动国家和省级层面建立完善相关制度,“所以,信访督查选择案例也很关键。”

值得关注的是,在中央督查组的示范带动下,今年以来,福建、浙江、四川等省也开始在省内组织实地督查,邀请媒体记者、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等参与。国家信访局副局长李皋认为,这样的信访督查已走向常态。

南都获得的一组数据是,在前6批督查的175件信访事项中,超七成已有进展,其中59件化解和办结,71件已有化解方案,正在落实。

(注:文中信访人王景富、吴大海均为化名)

南都记者 程姝雯 商西 发自江苏 山西

猜您喜欢

头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