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奥一网帐号登录

使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省政协委员周高雄:广东民营经济贡献大获助少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01-24 00:00:00    编辑:蔡妍菡
“刚刚公布的中国民营经济500强榜单,浙江企业占了26%,江苏企业占18%,广东企业只有8%。我们的民营企业为什么发展不起来?”省政协委员周高雄昨日在政协分组讨论上发问。身为广东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党委书记,他特别关注金融杠杆对于民营经济的拉动作用。

   省政协委员、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党委书记周高雄。资料图片

“刚刚公布的中国民营经济500强榜单,浙江企业占了26%,江苏企业占18%,广东企业只有8%.我们的民营企业为什么发展不起来?”省政协委员周高雄昨日在政协分组讨论上发问。身为广东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党委书记,他特别关注金融杠杆对于民营经济的拉动作用。他介绍,广东民营经济对经济增长存量和增量的贡献有52%,得到的金融支持只有18%.

1.2万亿高息贷款

大多借给民企

“我们的民营经济还要不要?”周高雄发言之初就抛出一个犀利的问题。他说,刚刚公布的中国民营经济500强榜单,浙江企业占了26%,江苏企业占18%,广东企业只有8%.

“如果第四次工业革命来了,或者新的业态发展之后,人家抢到了先机,又会把我们甩多远呢?”周高雄说,关于发展民营经济,省政府只在2007年开过一个会议,2012年发过一个文件。他建议,把促进民营企业的发展作为广东省的省策,常抓不懈。

“民营经济贡献最大,但是得到的支持却最少。”周高雄说,作为最弱的经济形态却只能拿到最贵的融资,“高息贷款我们省大概是12000亿元,大部分是留在民营企业的。”

去年5次降息

资金都流到哪儿了

“去年5次降息,资金都流动去哪儿了?最后都是去了股市……6%的理财,8%的信托,20%的股市回报,这样循环的。如果股市不灵了,最后受到伤害的还是实业。”身为金融界资深专家,周高雄深谙金融和实体经济之间唇亡齿寒的联系。但目前是民营企业最困难的时候,各种成本居高不下,叫苦连天。

“咱们的民营企业玩小的入了浙江,玩大了去了江苏。为什么浙江、江苏的民营企业发展得好,我们发展不好?”他痛惜地表示,“1998年那次经济危机渡过难关,是靠民营企业的投资拉动的。但现在面临第二次经济危机,民营企业出于对未来的忧虑,面临二代接班转型,对发展不明确,有些转移到其他国家去了,相当部分的资本外流了,不打算在此发展了,这是我们的致命伤。”

要培养两个

新的经济增长极

周高雄认为,在目前的经济形势下,培养新的经济增长极是广东经济工作最迫切的任务,“我们现在这种每个地方都平均用力的打法是不能持久的,一定要有亮点,有重点,有增长极。”

那么广东最明显的增长极在哪儿呢?他认为,一是都市圈增长极。像日本的东京占了全国经济的60%,“我们要打造广州、深圳的都市圈增长极。这是有世界案例可以遵循的,你要做新的业态,只有这两个城市才能装得下。”他建议,要把这一区域的聚集和辐射作用做出来,一定要做大做强。

第二个是海洋经济增长极。“全国三个示范区,广东、浙江和山东,山东做得最好。山东早就提出要发展一个海上山东。”周高雄认为,这个增长极的发展湛江大有可为,“湛江是最好的港口城市,它的基础条件,包括航道深度、港口作业面、辐射腹地,都是本土第一的,比曾是全球第一的港口城市阿姆斯特丹还要高3倍。不要把湛江定位得太低,一定要跟大连、厦门比比,甚至要做到比他们好。”

将金融发展成

广东第一支柱产业

“将金融产业发展成广东省第一支柱产业,有没有这样的魄力?”周高雄说。

他坦言,这块广东跟上海、浙江比确实有差距。从总量来讲,广东现在差不多30万亿的金融资产,“我们比不上北京,他们有很多总部经济。上海体量相当于我们67%,但他们发展的质量和速度比我们快。”比如,广东没有一两家像样的金融企业,但上海有金融控股集团26家,单一个浦发银行一年就交300多亿元的利润给政府,“浙江这几年赶我们也赶得非常凶。”

但另一方面,广东在这方面仍有很大发展潜力。“我原来接手金融办时,我们全省金融增长极占G D P的比例是2.95%,从2007年到去年,8年时间,我们的比例上涨到了7%,其中深圳做了很大贡献。”周高雄说。

他认为,金融完全有理由成为广东最大的产业,“而且这个产业是环保的、培养中产阶级的”。此外,这个产业发展得好,一是能够回归金融的本质,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二是可以优化产业结构,不要老拼污染工业。从新加坡、日本和台湾地区的发展路径可以看出来,只要实体经济跟金融结合得好,就发展得快。

采写:南都记者陈静

猜您喜欢

头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