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奥一网帐号登录

使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今后谁来做孩子的“少司命”?

儿科医生紧缺,省政协委员秦鉴抢麦呼吁提高儿科医生待遇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01-25 00:00:00    编辑:李蕾
昨天广东省政协大会即席发言环节上,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教育处处长秦鉴以一幅《芈月传》漫画抢到了麦。

    省政协委员秦鉴以一幅《芈月传》漫画抢到了发言权。南都记者 陈坤荣 摄

广东两会之热话题

南都讯 昨天广东省政协大会即席发言环节上,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教育处处长秦鉴以一幅《芈月传》漫画抢到了麦。他说,《芈月传》中女神少司命掌管儿童健康,非常受人尊敬,但现实中的少司命———儿科医生却承受着高强度、高风险、低收入的工作,导致儿科医生流失严重,继而又降低儿科医生的入门门槛,已陷入恶性循环。

在省政协大会即席发言环节,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教育处处长秦鉴是抢麦“高手”,他已经连续4年成功抢得发言权。昨天帮助他抢麦成功的是一幅漫画。他把当红的电视剧《芈月传》中的“少司命”比喻为现在的儿科医生。

“最近有一部电视剧《芈月传》非常火,里面反复提到一个神仙的名字少司命,是掌管儿童健康和生命的女神。”秦鉴说,在《芈月传》中,楚国人对少司命非常虔诚。但我们现实中,相当于少司命女神的儿科医生境况和待遇却很不好。

秦鉴说,就在上个月,上海的一名儿科医生在急诊和儿科爆满的当天值班一天,中途吃了个饭,被家属苛责。后来,他发现自己在写病历本的时候流泪了。

“我们医院之前拍了一个研究生招生的宣传片,后来有个研究生的妈妈看到后就不让她来了,为什么,因为担心孩子吃不饱饭”。

“我们医院儿科现在的学科带头人当年都是第一第二名的学霸。可是现在人手短缺,工作强度大,没有人愿意去学了,更别说学霸了。有人预测,中国的医疗崩溃要从儿科开始。”秦鉴说,广东是人口流动大省,随着计生政策的调整,儿科医生的供求矛盾会越来越剧烈。

个案

儿科医生不足

急诊儿科暂停服务

岭南医院儿科医生入职8名有4人先后离职

秦鉴的话并非危言耸听,就在一个多月前,2015年12月14日,不少家长到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岭南医院儿科看病时,收到了这样的通知:“尊敬的各位家长,由于我院儿科医生配置难以满足急剧增长的患儿需求,自2015年12月14日起,我院急诊儿科暂停服务(危重症除外),儿科门诊照常……”

岭南医院医疗办公室单主任表示,该院儿科于2011年9月正式开科运行,第二年儿科门急诊量就达到了5.1万人次,进入满负荷运行状态。长期高压、高强度、超负荷的急诊儿科工作使儿科医生身心长期处于亚健康状态,得不到有效缓解。医院在人员招聘、进人指标和奖金绩效等方面都进行了倾斜,但是儿科医生的入职人数仍然无法赶上流失人数,医院儿科先后入职了8名住院医师,有4人因个人原因先后离职。

秦鉴说,有调查数据显示,2010年中国平均每千名儿童本来就只有0 .43位儿科医师,这两年更是下降到0 .41,我国儿科医师的缺口至少有20万,广东省的情况更加严峻。

现状

能准时吃上饭就很开心啦

1个儿科医生干了3个成人医生的活

“前几天我们儿科一位同事发了一条朋友圈,说自己终于有一天可以准时吃午饭了,大家纷纷给他点赞。”广医三院儿科主任崔其亮有些无奈地说,“其实能够准时吃上饭就很开心啦。”记者了解到,现在一名儿科医生上午的门诊经常要到下午1点钟才能下班,很少能够正常中午时间下班。

因为地理位置等各方面的因素影响,广医三院的儿科门急诊量与其他大医院相比并不多,一年几十万左右。但崔其亮表示,预估每年都在以百分之几十的速度增长。

在已经从事儿科30多年的崔其亮看来,目前儿科“尚可运转,但是不解决就会大崩溃。”由于儿童一般只能做一些简单的常规检查,技术手段比较低,因此儿科医生的收入水平明显低于其他科,加上压力大,不少医生选择了辞职。

“以前护士人手不足时,会有补贴,教师短缺,会有补贴,为什么目前儿科医生短缺,政府还不赶紧行动起来?”崔其亮直言,“现在这种勉强维持的状况一旦崩溃,后果将不堪设想。”

儿科医生以女性居多,30多岁的年龄,需要承担4天一个夜班的轮值,这是儿科医生最基本的现状。很多女性医生因此不堪重负,离开儿科医生队伍。

以日均门诊量1.2万-1.3万人次的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为例,全院仅600多名儿科医生分班次予以消化,同时还有大量手术、住院儿童的治疗。在广州市妇儿医疗中心,1个儿科医生干了3个成人医生的活,工作量超饱和状态,但她们拿的也就是1.1倍于成人医生的工资。这样的工作强度和收入水平,并不具有吸引力。

难点  

培养一个儿科至少需10年

儿科医生紧缺短期难解决

广州的医学院校比较集中,但无论是综合性大学的医学院还是医学专科院校,都没有开设专门的儿科学系。儿科医生挂靠在临床专业中,往往以妇儿方向成为其中较小的一个分支,最终走上儿科医生岗位的又是极少数,多数选择去了妇科、产科。

“目前从国家层面已经认识到了,已经在医学院校加强大儿科学系的建设,开始解决儿科医生的培养问题。”但这毕竟是远水。按照目前医学生规范化培训的要求,5年制本科生毕业后,需要再接受为期3年的规范化培训,随后又是两年的专科培训,等他们走上儿科医生岗位后,已经是10年后了。

夏慧敏说,因培训周期的现实问题,短期内儿科医生缺乏的现状将难以根本性改变。

即便国家卫计委出台了相关规定,降低了儿科、急诊医生的准入门槛,这在儿科业内也被认为是治标不治本,同时拉低儿科医生素质的暂时性举措。

降儿科医师考试标准你放心吗

秦鉴表示,他所在的农工党广东省委会3年前就针对儿科专业面临的问题进行了深入的调研。结果发现,劳动强度高、医患关系紧张导致医生执业风险高,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工资奖金收入低。

秦鉴说令人感到可惜的是,去年8月有关部门不是提高儿科医生的待遇,而是在执业医师资格考试中变相降低儿科专业的分数线,来填补儿科医生的缺口。“大家都知道,通过执业医师考试是做医生最基本的要求,题目简单,连这个考试都通不过的人来做儿科医生,你们放心吗?

建议  

提升薪酬水平稳定现有队伍

恢复儿科专业招生

“儿科医生的付出与收入是不成正比的。”在广州市妇儿医疗中心感染科主任徐翼说,广州市妇儿医疗中心去年的门急诊量已经达到400多万人次,平均一天有10000多人次的门诊量,压力可想而知。

“儿科医生的短缺造成医生压力大,从而辞职离开,造成剩下的儿科医生将承受到更大的压力,这就形成了恶性循环。”徐翼说。他认为,造成儿童医生短缺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上世纪末国内各大医学院取消儿科专业。

记者了解到,1998年教育部和卫生部以“专业划分过细,范围过窄”为由,对儿科专业做出调整,并于1999年起停止招生。“正是由于当时取消了儿科专业,造成现在儿科医生短缺。”徐翼说。

在薪酬上向儿科进行倾斜

“儿科医生缺乏是事实,这是由儿科医生的培养周期所决定的。”省人大代表、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主任夏慧敏说,一方面从系统的儿科医学教育方面,在此之前几乎所有的医学院校都没有开设专门的儿科学系,这导致了在培训端输送出来的儿科医生数量有限;另一方面则在于目前的薪酬待遇机制以及儿科医生的社会认可度、职业荣誉感不足以稳住现有的人才队伍。

“为儿科医生加薪方面,国家已经有了一些相应的举措建议,比如设置儿科医生最低工资线等,在薪酬上向儿科进行倾斜,只是最终落实起来的问题了。”“行业要留人,关键在于提升薪酬水平,同时提升调整儿科医生的服务价格。”夏慧敏表示,解决儿科医生缺乏问题,既要有加强儿科学系培训、教育的远期计划,也应该通过提升待遇来稳定现有的儿科医生队伍。

“在刚刚闭幕的广东省卫生工作会议中,广东省委、省政府都已意识到了加强儿科学科建设,给予儿科医生薪酬倾斜性待遇的意义。并已出台相应的文件,关键是最终的落实问题”。

统筹:南都记者 刘军

采写:南都记者 晏婵婵 王道斌 霍瑶 刘军

猜您喜欢

头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