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奥一网帐号登录

使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利用互联网和比特币传销涉4200余万 主犯:我害人害己

利用互联网和比特币传销,涉案金额达4200余万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03-24 00:00:00    编辑:黄晓航
打着没有经过工商登记的香港氪能集团旗号,虚拟空间上以互联网、比特币等概念进行包装,实际生活中动辄境外旅游、豪华酒店集会,拉拢自己的亲戚朋友做下线。昨日上午,轰动一时的氪能比特币传销案在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南都讯 记者张鹏 通讯员安燕玲 打着没有经过工商登记的香港氪能集团旗号,虚拟空间上以互联网、比特币等概念进行包装,实际生活中动辄境外旅游、豪华酒店集会,拉拢自己的亲戚朋友做下线。昨日上午,轰动一时的氪能比特币传销案在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庭上详细揭露了类似利用互联网包装的传销犯罪方式的特点。案件主犯之一吴某青,庭上哭诉自己也是受害人,而否认被指控的领导传销等罪名。公诉人庭上提醒广大市民,一定要提高警惕,天上不会掉馅饼。

案情回顾

用“比特币挖矿机”拉拢下线

南都记者发现,至今在网络上检索仍能看到氪能挖矿机的宣传网页,高额回报等硕大的字眼布局在网页上,刺激着人的眼球。在宣传网页的中间也有大量的投诉和已有的媒体报道关于氪能比特币挖矿机骗局的内容。

据庭审,2013年下半年,才某(另案处理)以香港氪能集团(无工商登记)亚洲区市场总监身份,宣传投资氪能集团的挖矿机,可以获得高额比特币回报,该比特币可以自由提现、自由交易。才某找到中山市沈某辉(另案处理)要求沈为其租用服务器,并提供其已经制作好的氪能集团网站压缩包在该服务器上运行,同时让沈某辉提供相关网页数据转换、网页美化等网络维护工作。

后才某积极拉拢许某(另案处理),并宣称以90个比特币(折合人民币约20万元)投资一台K 90挖矿机或者30个比特币(折合人民币约12万元)投资一台K 30挖矿机为条件,成为氪能集团会员,对应每天收益为0 .63和0 .18个比特币。

同时,氪能集团规定,所有挖矿机必须是一拖三形式,即一个是主挖矿机,其他三个分别称为大云端、中云端和小云端的形式往下接。主挖矿机和大云端是保底收益返回0 .63(或0.18)个比特币,中云端、小云端都是在此基础上多加0 .012个比特币。

许某随即发展了吴某青,由于吴某青在广州认识的人较少,很难发展下线,故其发展了王某富和钱某,并将链接在许某挖矿机下面的自己的四台挖矿机免费给王某富和钱某使用。王某富和钱某以该四台挖矿机为基础继续大量发展下线,人数达32人,投资金额为42020743.68元。

其间,吴某青以氪能集团大陆市场总监身份,多次组织、出席氪能集团市场推广会、组织会员旅游。吴某白(另案处理)作为吴某青的助理协助其上网操作挖矿机及比特币的买卖,同时在吴某青组织的推广会上进行氪能集团网上注册、比特币交易等技术指导,并协助其他投资者转款。

2014年底,氪能集团比特币价格大幅度下跌,引发投资者恐慌。吴某青通过微信、小型会议等方式宣称氪能集团网站调整,很快恢复,并鼓动投资者趁低买入。

2015年2月底,氪能集团网站彻底关闭,才某、吴某青等人无法联系。经过众多投资者的报案,市公安局于2015年3月27日对吴某青进行刑事拘留,同年4月25日进行逮捕。检察院认为,被告人吴某青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严重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主犯告白

“我害了自己,也害了别人”

庭审现场,吴某青承认自己犯罪,但是否犯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在最后陈述阶段,吴某青哭着说:“在这件事中,我也是受害者。因为自己是一名单亲母亲,也希望自己的孩子生活上过得好一些,当初看到高投资回报,自己的法律意识淡薄,没有想过这是非法的,就不由自主地参加了。现在我知道,这不仅害了我自己,也害了别人。”

骗局揭秘

洗脑式营销 主要向亲朋下手

公诉人在法庭上表示,吴某青以氪能集团的名义,直接或者间接收取12到20万不等的高额入门费购买所谓的挖矿机,并且想要成为氪能集团会员必须有上线成员的介绍,所购买的挖矿机也必须要挂在上级会员之下,组织者往往从自己的亲戚朋友同学中寻找下线。氪能集团也没有经营场所,只是假借经营投资骗取他人信任和逃避有关机关的管理和打击。

从比特币发行的数据来看,比特币诞生的时候,已经计算出比特币总量的最大值约为2100万。挖矿机挖掘比特币,并不是恒定的,有很大随机性,但氪能集团宣传的却是完全恒定的收益率。氪能集团宣传的收益是,30个比特币的挖矿机每天收益0 .18个比特币,全年收益为65.7个比特币,静态回报率为119%,90个比特币的挖矿机每天收益0 .63个比特币,全年累计收益229.95比特币,静态回报率155%。上述只是静态收益,并非全部收益,投资氪能集团的动态收益就是指根据发展下线人数获得的收益分配,比如第二级可以拿到整体收益的20%,第三级可以拿到整体收益的30%。

假设一名投资者买了30个比特币的挖矿机,并且发展了三级下线,那么其动态收益为:第二级8000×20%=1600,第三级收益为6000×30%=1800,算出来是3400比特币。加上静态收益,收益超过3600比特币,合计每年1000万左右人民币,这样的收益率是惊人且富有诱惑力的。但是这个收益率完全背离了通过挖矿机计算获得比特币的方式,而是通过静态自动返还和动态拉人头的收益来计算回报。

吴某青与氪能集团采取的营销模式是洗脑式的,目的就是拉人头,氪能集团经常举办晚宴、聚会、出国游,这些聚会的地点均在高档酒店,聚会过程中有主讲人,宣传如何投资氪能集团获大回报,宣传一夜暴富。投资者可以带自己的朋友、亲戚、同学来听课,并且主办方承诺吃住玩全部免费,但是带来的人要有“潜质”,要成为自己的下线,让自己迅速成为金字塔顶端的受益者。

猜您喜欢

头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