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奥一网帐号登录

验证码换一张

使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约租车管理:模糊还将继续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04-15 00:00:00    编辑:蒙发多
其实约谈就是一种含混不清的管理方式。只是为了表态而没有太多的实际效果。

陈Sir扬言(第1990期)

其实约谈就是一种含混不清的管理方式。只是为了表态而没有太多的实际效果。

城中媒体的报道关注到这样一个现象:有关部门联合约谈滴滴、Uber、神州、易到、星星、AA等网约车平台企业,要求各平台企业“不得以排挤竞争对手为目的,以低于成本的价格提供运营服务,造成不公平竞争”。有专车平台透露,在本次约谈中,相关部门还口头要求各专车公司不得再对乘客进行价格补贴,要求取消全部优惠。不过记者连续两天体验发现,滴滴、优步等专车平台并没有停止对乘客和司机的补贴,其中Uber还发起了“进入广州2周年庆超低折扣”活动,滴滴仍然有幅度较大的优惠券补贴乘客,神州、易到、星星、AA等平台仍有充值送钱等优惠活动。也就是说,取消优惠补贴的倡议一如一句广州话俗语:水过鸭背。水的确是在鸭子的背上流过,但是鸭子的羽毛好多油啊,结果是半滴水都没有沾上。

先说一个原则问题,就是不得低于以成本价作为竞争手段打压对手。这个原则没有任何问题,世界上几乎没有一个文明国家可以容忍这种恶性竞争。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不允许有任何的补贴和优惠。这是两个范畴的话题。比如说,成本价是10元,打车应付款是13元,公司补贴两元,乘客必须付款11元,这应该不算低于成本价经营的恶性竞争吧,这样的补贴并没有踩地雷。

关于成本价还有一个问题,是公司的运营成本价还是作为个体的车辆的单车运营成本价?扬手即停的官办出租车也好,新兴的网约车也好,本质都是公司经营。所有的公司经营都会产生经营成本。如果成本价只是指单车运营的成本,那么公司的经营成本凭什么被人视而不见?但如果算上公司运营成本,那么无论怎样算都不会出现低于成本价恶性竞争的情况,因为新兴的网约车目前正处于如火如荼的圈人头竞争阶段,有人形象地把这个阶段形容为“烧钱大战”。优惠和补贴本身就是成本的构成部分。这个悖论还真有待有关部门给“成本”划定清晰的界限来解除。

事实上网约车的话题延续至今,许许多多的纠结都与界定不清含含糊糊有关。同一篇报道说,相关负责人表示,本次约谈主要目的之一是重申禁止网络约租车、私家车等一切非法营运行为的立场;再有就是要求各平台企业在巩固前期清理效果的基础上,继续加大力度清理剩余非法营运网络约租车。看到这样的文字我就是搞不清楚,网络约车到底是合法还是非法的经营行为?所涉及的“各平台企业”到底是合法企业还是非法企业?前期清理了多少非法运营的车辆,必须加大力度清理的“非法营运的网络约租车”到底还有多少?如果网络约车平台无力清理或者坚持不清理自家剩余的非法运营车辆,相关行政管理部门的清理手段还仅仅是约谈吗?比如说一辆约租车闯了红灯,执行处罚的必定是交警部门而不是约车平台,但是涉及非法运营了,处置的手段却要由约租车平台自行了断,这至少在逻辑上说不过去。

我也充分理解有关部门的为难之处。网络约车平台广受乘客欢迎,发展如破竹势不可挡,而上头虽然还没有太过明确的表态,但是对网络约车平台刀下留人的态度倒是非常明确。如果简单粗暴地判定网络约车为非法,交通运输部就不会对《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公开征求意见了。

由此可以预见的是,对网络约车平台和网约车的管理,有关部门还会继续含混不清。其实约谈就是一种含混不清的管理方式。只是为了表态而没有太多的实际效果。这一点我相信无论约谈者还是被约谈者都心知肚明。传说中的引颈成一快的悲壮不会发生。□陈扬

猜您喜欢

头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