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奥一网帐号登录

验证码换一张

使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顺德一家具厂进口原木藏欧洲苹虎象闯关 被检疫犬击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04-15 00:00:00    编辑:黄晓航
太平洋剑线虫、鳞球茎茎线虫、锐尾剑线虫、欧洲苹虎象……这些名字听起来陌生,却对生态环境有着巨大危害的外来有害生物,都是顺德检验检疫局在全国首次截获的。

   一旦发现禁止携带入境物品,“洋洋”就会蹲在行李包边,示意检查人员。南都记者 摄

太平洋剑线虫、鳞球茎茎线虫、锐尾剑线虫、欧洲苹虎象……这些名字听起来陌生,却对生态环境有着巨大危害的外来有害生物,都是顺德检验检疫局在全国首次截获的。据了解。从2003年至2015年的13年来,顺德共截获外来有害生物近8万批次,种类达到8000多。今年4月15日是我国首个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维护国门生物安全是其中的重要内容。让我们一起走进顺德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揭开他们阻击外来有害生物的神秘面纱。

13年截获有害生物近8万批次

糟蹋水果的欧洲苹虎象、危害林木的美国白蛾、肮脏且生命力极强的德国小蠊……这些活着的时候“危害四方”的害虫,昨日上午,南都记者在顺德检验检疫局5楼的展示厅看到了它们的活体标本,而这仅是该局13年来截获的近8万批次有害生物中的“冰山一角”。

该局动植科科长张群玲介绍说,2003年至2015年,该局共从入境货物中截获8000多类外来有害生物共计7824 0批次,年均超过6000批次。“其中仅2015年就截获有害生物1.6万批次,同期全国查获的有害生物为100多万批次。”张群玲介绍说,顺德支柱产业“两家一花”中的家具和花卉,其原材料进口需求大成为顺德检疫形势严峻的主要原因。

由于外来有害生物大都寄生在木材和花卉种苗中,因此顺德在全国首次检出多种有害生物。张群玲介绍说,其中包括全国首次截获的太平洋剑线虫、鳞球茎茎线虫、锐尾剑线虫、逸去剑线虫、美国柳叶菜蛾、欧洲苹虎象等;广东口岸首次截获的南美苍耳、混点齿小蠹等。

除了通过外贸进口的货物,有害生物还可以通过入境旅客携带物品进入国门。张群玲介绍说,目前该局在顺德港的旅检口岸实施“检疫官—X光机—检疫犬”综合查验模式,加大检疫犬的应用,开展严厉打击非法携带动植物及其产品入境行为。

“旅客随身携带生鲜肉制品入境都是被禁止,因为像它们也会寄生一些有害生物。”昨日下午,在顺德港的旅检口岸,一位旅客携带的5个芒果在通过X光机后被截获,检疫人员依法将芒果截留,并向这位旅客开具了“携带物截留凭证”。与此同时,检疫员还告诉该旅客,以后入境不要携带新鲜水果,并给她一份检疫宣传单,上面印有旅客禁止携带入境的动植物及其产品名录。

密封包装也躲不过检疫犬

你也许知道警犬、缉毒犬、导盲犬,但你听说过检疫犬吗?而检疫犬一嗅,就能嗅出箱包里面有无违禁品?昨日下午,南都记者在顺德港的旅检口岸,就见到这样“嗅功”一流的检疫犬,它拥有超常的空中嗅猎能力,哪怕是包装再严密,气味再轻微,它也能分辨出微小气味的源头,并能迅速锁定有“问题”的箱子。

昨日下午一点,由香港至顺德的航班因天气原因延误,但训导员卢远宣已经带着检疫犬“洋洋”来到岗位上,静静地等待旅客的到来。“洋洋”是只一岁多的史宾格犬,上岗才半年多,一身“自来卷”的毛发,配上憨态可爱的动作表情,给人感觉萌态十足。

“其实,顺德港旅检口岸在2007年就在全省率先配备了两只检疫犬,分别叫聪聪和明明,都有专人训导和伺候它们的饮食起居。”卢远宣介绍说,他带的“明明”于2013年病逝,“聪聪”则在去年“光荣退役”。目前,“洋洋”还是独自奋斗在顺德港的旅检一线,而一个月后,正在广州增城检疫犬中心训练的另一只检疫犬,也将上岗执勤。

顺德检验检疫局客运港办事处主任谢麗金介绍说,挑选检疫犬非常严格,通常在狗狗6个月到1岁之间挑选,需要嗅觉灵敏,且性格乖巧但不怕人,不能够乱咬乱叫,“与警犬和缉毒犬对刺激性气味嗅觉灵敏不同,比如检疫犬要对微弱的香甜气味有高度灵敏的嗅觉,因为要能够嗅出旅客携带的动植物及其产品,即便密封包装的违禁物品也要能嗅得到。”

十五分钟之后,延误的航班抵达,带着大包小包的旅客们下船并过关入境。当旅客们将通过X光机的行李拿到手上之后,检疫犬“洋洋”犹如“检票员”一样,对旅客们带着的行李一个个地施展“嗅功”。据了解,目前顺德港每年出入境旅客有60万左右,检疫犬“洋洋”每年要对数十万的旅客行李进行嗅觉检查。

“洋洋”来到一个女旅客的行李箱前,只见它嗅了大概三秒钟左右,就立即在行李箱前坐下。“有了!这位旅客请你到检验台接受检查。”卢远宣看到“洋洋”发出的信号,便让行李箱的主人接受开箱检查。而在开箱检查后,发现该旅客携带的是一种密封包装的鱼干,但不属于违禁品。

“只要有动植物及其产品的气味,只要有微弱的气味,即便密封的也能嗅出来。虽然可能有时跟正常的物品弄混,但是只要人工再检查一下就可以排除,宁可走一步程序,也不放过任何隐患。”卢远宣说。

“那些年,我们的第一次”

在旅检口岸检查违禁物品基本都可以用肉眼观察到,而更多的外来有害生物则是用肉眼观察不到的,比如进口木材和花卉种苗中的线虫,则需要检验检疫人员“抽丝剥茧”般的实验和检测,而一般需要浸泡24小时后才可以进行检测,往往是没有任何发现,而这也是他们所期待的。“没发现什么,就说明抽检的样品没问题。”顺德检验检疫局动植检实验室主任沈阳介绍说,2006年进入实验室工作,最开始十来人挤在100平米的实验室工作,如今,顺德检验检疫局动植检实验室也从曾经的100平米扩大到400多平米,而他们实验室也创造多个“第一次”。

他还非常认真地告诉南都记者,自己想写一下这些年他们的实验室,如何多次在国内首次发现入侵的有害生物。“光我自己就有过七次‘第一次’,包括太平洋剑线虫、鳞球茎茎线虫、锐尾剑线虫、逸去剑线虫、欧洲苹虎象、美洲白蛾。”沈阳介绍说,其中麟球茎茎线虫的危害最大,被称为植物的“癌症杀手”。

在实验室工作,既要懂得操作精密的实验仪器,也要耍得起斧头大刀。沈阳介绍说,他们最常检测的线虫都藏匿在木材内部,需要用斧头和大刀将直径数十厘米甚至一米的原木劈成指头粗的木条,然后放在容器里浸泡,把线虫从木材中逼出来。沈阳介绍说,实验室里的不少女同事们都练就了一手劈柴的好功夫。

“线虫一般在0 .5到1.5毫米左右长,肉眼很难看到,需要用实验仪器观察。从一根粗壮的木材里抽丝剥茧找出线虫的难度,并非那么容易,需要有严谨的态度和敏锐的观察力。”沈阳说。

害虫闯关失败记

欧洲苹虎象

我叫欧洲苹虎象,我的老家原本在西亚、中亚和东欧,我最爱干的事就是偷吃果农家的东西,我喜欢果树的嫩芽,我儿子喜欢吃幼果,让果树发不了芽结不了果。

2015年5月份,顺德的一家家具厂从塞尔维亚进口白蜡木原木,我和我兄弟俩藏在树皮中想蒙混过关,不成想在货柜中被逮个正着。让我心存侥幸的是,现场还没有人认识我,毕竟我是进入中国的第一只欧洲苹虎象,心想他们会不会把我一放了之。

然而,我随后被送到了一个叫广东检验检疫局技术中心植检实验室的地方,居然被验明正身,还被贴上了检疫性有害生物标签,最终命丧异国他乡。

美洲绿鬣蜥

我叫美洲绿鬣蜥,体背呈亮绿色夹杂蓝色花纹,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附录II中的保护范围。2014年8月11日,我们共100位同胞,被来自顺德龙江的“蜥贩子”从香港的宠物市场购买,准备倒卖到顺德。其实,不仅濒危野生动植物,就连活物也一律不得携带入境。

当晚八点左右,从香港驶出的“顺德号”客轮抵达顺德港后,“蜥贩子”拖着一个行李箱,衣物下藏着4个木箱中,我和同胞们被用白色网袋分装在其中。

“蜥贩子”将通过X光机的行李箱拿下来,以为已经瞒天过海准备“开溜”时,其实我们已经被发现了。顺德检验检疫局客运港办事处工作人员通过X光机发现行李箱异常,遂即截停该名旅客并询问其行李情况。

“蜥贩子”在对话过程中言辞闪烁,始终不正面回答工作人员的询问,并表现出与携带水果、海产品等常见种类违禁物的旅客不一样的紧张情绪。现场查验人员依法开箱检查后,发现了我们。随后,我们的身份也被确认,最终被解救下来。

猜您喜欢

头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