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粤匠心 |一群小羊为何能抢走米老鼠的粉丝?

2016-04-27 00:00作者:任先博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周炳文
从上世纪90年代的四驱车,到近年来风靡国内外的动漫玩具喜羊羊和铠甲勇士,23岁的奥飞娱乐借助这些产品,奠定了其在国内玩具生产行业中的龙头地位。

   冯金胜泥塑作品。

   手板房里的十几位手板师傅,只有冯金胜一人会泥塑。

   冯金胜桌子上数十把工具,有部分是他自己打造的,什么时候用哪支,完全跟着心走。

   身为创意总监的伍伟民,至今仍在用铅笔绘图。

南粤匠心柒

你理解的“工匠精神”是什么

奥飞娱乐手板师傅冯金胜:玩具是一件艺术品,他们有表情、有感情,还是需要最传统的手艺来表达。对我来说,做泥塑,这是一种坚持吧。

奥飞娱乐英雄产品事业部创意总监伍伟民:现在很多年轻人离开电脑就不会绘图。这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手绘是一种沟通能力,我和我的团队设计图上,手绘迹象是一定要的“符号”。

如何呼唤“工匠精神”的回归

奥飞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时五:要有“高薪养才”的概念,要把企业和员工的价值观融合到一起,通过高薪和个性化机制把人才笼络下来。

从上世纪90年代的四驱车,到近年来风靡国内外的动漫玩具喜羊羊和铠甲勇士,2 3岁的奥飞娱乐(前身为奥飞动漫)借助这些产品,奠定了其在国内玩具生产行业中的龙头地位,改变了多年来米老鼠和唐老鸭占据国内玩具市场的格局。

南都记者前往奥飞娱乐位于广东澄海的生产车间和广州的设计部深入了解发现,在玩具生产幕后,有一群坚守传统手艺的匠人,默默地为中国的孩子们创造美好的童年回忆。尽管科技时代来临,尽管他们也被各种高大上的新技术围绕:3D打印机、机械手、电脑制图软件……但在玩具制造这个大舞台上,他们仍凭着初心,并未谢幕于舞台之上。

“卡通兔”泥塑成型记

“嗡嗡嗡……”上午9点,位于澄海的奥飞玩具生产车间传来一阵阵机器运作的响声,一块块塑板进入闪着红灯的白色机器“腹内”,机械钻头在塑板上雕刻出形状相同的图形后,机械手又将塑板上的图形零件挑出,放在生产链,运往下一个生产环节,不久,一件电动玩具将投入市场。

迈入科技时代,庞大的玩具工厂也犹如一个大型机器人,各个智能化的生产车间是他身体的组成部分。但甚少有人知道,奥飞玩具厂内还有一个传统得不能再传统的手艺,保留在开发部手板房里。

手板房只有10多平方米大,可别小看它,这里是出玩具模具小样的地方,也是玩具投入生产前至关重要的第一个环节。在这个小房间内,摆放着9张长短不一的桌子,其中一张桌子显得与众不同:台灯、画纸、几件玩具泥塑、数十把刀具……这是40岁手板师傅冯金胜的桌子。

“可能老百姓不知道,孩子手中的许多现代玩具公仔,‘出炉’过程都是从传统泥塑小样开始,只有小样做好了,模具才能成型。”而冯师傅的特长,就是泥塑。

9时30分,冯师傅燃起加热器,然后取出一块肥皂大小的泥块,放在上面烘烤。桌子上的设计图上,画着一只大圆眼、鼓着嘴笑的卡通兔。图纸旁边,是一块跟图中兔子大小一样的纸板。

冯师傅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让这只卡通兔“跃”然纸上。半小时过去了,当泥块像夏日下的巧克力般熔化时,只见冯师傅拿起一把刻刀,铲起一块泥块,涂抹到纸板上,然后再用两只大拇指揉捏上面的泥巴。此时的冯师傅,好似上古时期的女娲,“用泥巴一点点拟合而成。用行话说,这是给骨架添肉”。

为了不让小兔子过胖或过瘦,冯师傅拿出一把量尺,放到小兔子的脸上,“每个部分都有精确的数字。”如果多了,就要给它“减肥”。

忽然,隔壁传来雕刻机作业的声响。近年来,冯师傅的部分工作被这个“新同事”分走了。可不同于机器僵硬的“手法”,冯师傅手中的刻刀随时变化着方向和角度,而小兔子身上的余料,就像小雪片,一片片飘落在桌面上。渐渐地,小兔子半边脸的轮廓出来了。不过,扁平的脸颊因为没有棱角,显得甚是呆板。冯师傅继续拿起刻刀,用刀尖挑起一点泥料,用手指搓开,点在小兔的两颊和额头处,然后用大拇指肚,轻轻地揉开、打圈,揉开、打圈。遇到接缝处,则用拇指肚慢慢磨平。17分钟后,一只天庭饱满、两颊圆润的卡通兔“出世”了。

“经验?真的就是凭感觉!”话音刚落,感觉来了。冯师傅从桌上数十把工具中,拿出一支形如铅笔的,在小兔子的鼻子下方,用笔尖用力地画出一道细缝后立刻收起,然后顿挫有力地左右划开:三瓣嘴,成了!

11点20分,手板房内热闹了起来。几位同事围在电脑前,讨论着一件玩具小样的3D图中的各种细节。但这些都与距离他们几厘米远的冯师傅无关,他手中的刀具继续修整着小兔子的各处细节:鼻子、嘴巴、胡须……想做好这只卡通兔,需要一天的时间,“这个不算久了,有些泥塑还要花费半个月的时间。”冯师傅手指挂历上的一件名为“生活体验馆”的玩具说。它形如一间小房子,由电器、厨具、食物组成。精细到连一个遥控器上的按键都清晰可见。

看到手板房内来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冯师傅很开心,但内心却有点“孤单”。十几个手板师傅,只有他会泥塑,成了手板房的一棵“独苗”。想招徒弟么?“现在不是我们那个年代了,不是你想教,就有人学。”冯师傅笑言,现在的年轻人有太多选择,传统手艺给个人带来的物质回报,跟其他工种比,差距也在减少。但对他来说,这条泥塑之路,仍会一路向前。

因为他清楚地知道,时代确实是不一样了。伴随高科技的发展,现在许多玩具小样,如比较规整的那种,都是由3D打印机完成。但他始终觉得,像那种表情生动、需要有更多感情投入的玩具,还是得靠泥塑,靠一双有温度的手来赋予生命力。

“英雄”出身少不了铅笔手绘

下午2点30分,奥飞娱乐英雄产品事业部创意总监伍伟民眉头紧锁地盯着一张设计图。好看的泥塑,离不开一张好看的设计图。而这张设计图,将决定着未来一段时间,手板师傅要打造出怎样的模具小样。

办公室里的伍伟民,被一堆“英雄”包围着:玩具超人、奥特曼、蝙蝠侠……办公桌旁,也挂着一幅幅他和其他设计师共同打造出的英雄形象。20多年来,他似乎一直与“英雄”们捆绑在一起。

跟冯师傅手工劳作不同的是,伍伟民的“手艺”更多是体现在创意上。看,他手上那张铠甲勇士造型设计图,上面布满了铅字笔画出的各种配饰和装备细节图,虚实线勾勒出每个人物造型的不同及他的思考。

苦想了一会儿,伍伟民拿起铅笔,在头盔顶部画出一个向天仰起如飞翼般的设计,看上去好似战国时期将士的发髻,又好似赛车配件。顺着这个思路,他又在腰带处勾勒出一个接近菱形的图形,在其中添加了各种复杂的纹理,“我想到了中国帝王用的玉玺,想把这个图形放到英雄变身的腰带上。”这样看似天马行空的点子仅仅是开始。看到人物背部的“将”字,“象棋?”他茅塞顿开,一幅画面出现:中国象棋的对弈之景:将帅对战。正面角色为“将”,反面角色为“帅”,他决定按照这个思路来归类新一代的英雄人物。

“中国的玩具需要中国元素,尤其是中国原创英雄玩具。”伍伟民经常为这点费神,每到这时就需要发动脑中与中国元素相关的一切人和事。伍伟民出生在香港,上世纪70年代看日本和欧美动漫长大的他,2007年开始构思第一个奥飞自主原创的动漫英雄。然而,日本和欧美的英雄造型对中国几代人的影响根深蒂固,他需要解决的第一个难题:用一个概念来区别外来英雄,同时,中国人还比较熟悉,容易接受。“中国五行(金木水火土)是我第一次使用的概念。”先是把五行转化成红黑蓝黄白五种不同颜色,成为英雄造型的色调,在人物的铠甲和装备细节上,也尽力突出这些元素,“比如头盔突出火焰的细节,英雄的必杀技都是跟五行有关,彼此之间战斗时,也紧扣五行相生相克的概念。”

奥飞第二代英雄人物的创意,则源于一本流传千年的中国古代怪异志———《山海经》。书中“刑天”这名力大无比的不败战神,成了伍伟民创造人物造型的主元素。“这些英雄人物受到孩子喜爱的同时,也可以调起他们对中国文化的兴趣。”他笑言,因为从小有“英雄梦”,所以有“使命感”。如今他的书柜中,还摆着图解易经和楞严经,希望从中获取新的灵感。

然而,这样的构思落实到图纸上并不容易。“最终确定的人物造型,可能是通过此前数十张初稿得来的。”冯伟民曾统计过,一张英雄人物设计图,大概需要两个月的时间。按此计算,一个系列从初稿到最终完成造型设计,需要半年的时间。

为何这么耗时?据伍伟民透露,初期,他和创作团队过于追求人物造型的完美,一个英雄的盔甲设计,繁琐得用了各种花样。但投入生产后,发现玩具过于厚重,根本不便于孩子手携。“我们的设计也不能太过于天马行空”。当设想和现实有太大距离时,人物设计也要根据市场情况做出调整。

工作了20多年,伍伟民直言自己还在用铅笔绘图。他清楚,高科技给人类提供了太多便利,就连绘图,都是用电脑完成。但有时看到有年轻人离开电脑就不会绘图时,就会很感叹。“手绘 是 一 种 沟 通 能力。”因此,在他和他的团队设计图上,手绘迹象是一定要有的“符号”。而在招录徒弟时,伍伟民也格外注重一点:“必须看他的手绘能力”。

南都对话

奥飞实业公司总经理陈时五:

“员工流失率整体控制在3%”

从当初生产塑料玩具的小作坊,到如今的泛娱乐公司,奥飞娱乐在23年中经历了多次转型,如今不仅生产玩具和动漫,还涉足游戏、电影、V R等领域。去年,奥飞娱乐不仅在玩具销售类总额上,取得16.16亿元人民币的傲人成绩,而且还入围“2015福布斯最具创新力成长企业”榜单前30位。

在奥飞娱乐旗下负责玩具制造的广东奥飞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时五看来,无论奥飞未来如何发展,都会不忘初心,做好内容。

南都:传统手工艺在当下的玩具生产环节中起到什么作用?

陈时五:玩具创新性要求很高。因为小孩子都喜欢新奇的产品,所以即使是同一个系列的产品,在风格、色调、玩法上都要创新,但玩具始终还是有手工艺的部分。

南都:但目前很多玩具下模前的小样都是由3D打印机来完成,手工艺会不会被科技取代?或不再成为生产主力?

陈时五:我们得先搞清一个概念。比如说未来几年生产玩具的工艺是否会全部智能化或者全自动化,我觉得不太可能。智能化生产更倾向于大规模、标准化生产。和其他行业不同,玩具的个性化很强,想要完成个性化,就需要手工来完成。

再以玩具的模具小样为例,3D打印机目前存在局限性,就是一定要是硬胶类的玩具,比如玩具赛车、机器人的组装配件。但对于材料为软塑,且对表情、细节要求非常精细的玩具如玩具公仔,出模具前的小样,还是需要人工泥塑。当然,从整个行业趋势来看,未来,手工艺和高科技会在玩具生产中更紧密地融合,但不会被完全取代。

南都:现在很多行业里的手工艺人都有所流失,奥飞是否遭遇类似情况?

陈时五:业界曾有一个数据统计,玩具制造行业的员工流失率超过10%,就算很大了。但奥飞整体控制在3%。奥飞娱乐目前提出一个共享共赢的概念。除了按照法律法规保证员工的基本收入外,还在全厂全面推行多劳多得的制度,同时,还根据员工的工作能力和效率进行小组管理。

比如让动作觉悟最快的人形成一个小组,这些高效率的员工通力合作,不仅可以拿到更高的工资,也可以起到标杆调动作用。

南都:这就涉及一个差异化管理的办法?

陈时五:一条玩具生产链上,不同环节对员工的技能需求也不同。比如像开发部手板房,属于新产品研发阶段,这类人群,相对高素质、高技艺,那么公司就要给他们更多的独立空间,做好产品研发。这些人的工作不是流水线化的。不是说强求他们一天工作几个小时,就可以研发出一个产品。公司更多是要给他们一个相对宽松的创作空间及有竞争力的薪酬机制。这就是“高薪养才”的概念,要把企业和员工的价值观融合到一起,通过高薪和个性化机制把人才留下来。

冯金胜学艺记

1996年,身揣2000元的冯金胜从江西来到深圳。那时的深圳,是香港玩具商人寻找手板技人的重要阵地。20岁的冯金胜在老家曾接触过泥塑,拿出几个作品,师傅看了看,就收了他做学徒,学费就是2000元。晚上10点半店铺关门后,冯金胜就回家“开夜车”,把师傅的几个成品拿出来临摹学习。有时感觉来了,他就学到凌晨一两点再睡。3个月后,冯金胜在4个师兄弟中率先出山,每个月还有500元的工资。

总策划:任天阳

统筹:王海军 李艳

刘丽君 王卫国 李陵玻 陈实

执行统筹:徐艳 黄海珊

采写:南都记者 任先博 实习生 陶蕾

摄影:南都记者 马强

南都头条 Headline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