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分享经济”时代,监管方式也应创新

2016-07-04 00:00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南都
应为经济新业态留出空间

    日前,互联网+百人会发起人、价值中国联席会长张晓峰在南都公众论坛发表演讲。宝安图书馆供图

应为经济新业态留出空间

“分享经济”这个概念大家都耳熟能详,大家可能用过优步、滴滴,或者通过A IR BN B、途家订过住宿,也用过蚂蚁等。我们通过平台化的方式,去把社会海量的、闲置的资源重新动态地组合,并且把供需之间的链条变得更短,而且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充分在这个平台上面释放权利。“互联网+”是一个创新驱动要素,意思就是它可以引起一种固有的结构变化,可以去改变这个领域的游戏规则,可以去重塑一种新的生态。

“分享经济”的平台成长非常快。成立才四年的滴滴公司,现在日订单1400万,用户量超过3亿。这家公司从80万元的创业资金开始,经过四年,发展成体量为250亿美金以上的一个巨无霸,这里面有很大的成分是来自于分享经济。我们可以看到它跳跃式地发展,指数级地增长,可以获得一种广泛的青睐,可以非常富有渗透性地向各个区域进行扩展。

如果说在这个时期我们不能够去尊重这样一种新的经济形态,不能为这种新业态留出一些空间,如果我们用过去的管理模式和方式去“旧瓶装新酒”,很有可能很快就会扼杀真正具有创新能力的企业,也可能会为未来中国经济带来持续化的影响。中国没有滴滴、快的,优步一样会进来;我们没有小猪、途家,AIR BN B也一定会进到中国市场。这个改变就是大势所趋。

现在做互联网也好,做互联网+也好,一定要注意两个核心,一个就是打破信息的不对称,第二个就是构建信任关系。它必须打破信息不对称和沉淀信任的方式。当然不同的领域会有不同的一些线索、路径和安排。对于滴滴来讲,他们在大数据、在深度学习这些方面是非常明显的:它可以做动态的安排,它可以对于未来产生预测,它可以让每一辆车的经济性、效率得到大的提升,也可以让每个司机设置一个回家模式,比如说我住在宝安区,我现在在南山上班,它设置一个回家模式这种订单的安排就会为他提供宝安方向的用户需求。这种智能化,大大地减少我们每一辆车的运营成本,可以让用户更好地获得就近的解决方案,个性化的安排。这一方面我想从滴滴的一个公司里面,通过这种智能云调度,通过深度学习,通过这种大数据,它可以对每一个平台上的合作伙伴,对于路况、天气、拥堵情况、需求量、供应,对于其他方面的比如说事故、突发性的情况做智能化的安排,这里面有很清晰的解决方案。

工业文明毋庸置疑将会被新的信息文明所取代,这种信贷文明又会包括什么样的一些要素?深圳作为“创新之都”有没有可能做前瞻性的探索?在互联网+时代,用户的“主权”会被充分地尊重,人性会被充分地尊重,做创新和创业,你的模式设计如果没有对于人性的充分认识和安排,模式肯定有问题。反过来讲,作为监管方,如果对于这种趋势没有了解,可能最后也难以达到预期的效果。

分享经济是供给侧改革的一部分

分享经济会给我们带来什么?这个里面是一个框架。首先,用低成本的方式实现社会资源效用最大化。未来社会的公共资源,会越来越多被充分地和需求方进行链接。我们将闲置的资源进行调度、匹配,等于是放大供给的力量。其次,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把过去没有被激活的需求给释放出来。这种方式毋庸置疑是供给侧结构改革的一部分。当然它不是全部,同时这里面降低了信任成本、交易成本。

发展分享经济,中国有得天独厚的条件。美国、英国、韩国、日本、欧盟都特别重视分享经济,特别是英国提出把英国打造成为分享经济的全球中心。欧盟在前几天刚刚出台一个分享经济的指南,但我们国家层面的还没有,现在还有诸多领域,面临着很多的不确定性。对于互联网+,中国未来的空间还非常巨大。我们传统的行业、实体企业,集成化、信息化、个性化远远没有达到,经济社会生活还没有达到一种智慧化生存的状态。中国有这么庞大的人力资本的资源,互联网+带动的力量可以形成这种跨界创新、形成云协同。展望一下,现在深圳可以和成都、北京、硅谷的伙伴形成动态的虚拟化团队,这是没有边界的。也会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进入到创业的队伍,这给中国带来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所以我并不看低中国经济未来的成长。

过去我国城乡发展的基础、水准都不一样,用互联网+分享经济去解决城乡二元结构不平衡的话,可能会给中国社会发展带来非常深刻的影响。还有创新创业的新生态,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创新创业团队愿意到深圳?最大的不同就是深圳的创新创业生态要优于很多的地方。

12
南都头条 Headline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