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彬失明厥有琴音

15岁盲童与钢琴名家吴牧野同台演奏,梦想成为钢琴音乐家

2017-04-18 00:00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刘晓园
舞台上,两台三角琴,吴牧野与王广彬相对而坐,全场寂静,当他们的手指在黑白琴键上灵活跳动,肖邦的《李斯特的爱之梦》在星海音乐厅流淌起来。

开栏语

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人来人往,我们负责记录。南都广州推出影像馆,记录世情,与你同行。

舞台上,两台三角琴,吴牧野与王广彬相对而坐,全场寂静,当他们的手指在黑白琴键上灵活跳动,肖邦的《李斯特的爱之梦》在星海音乐厅流淌起来。

这是蜚声欧洲的中国青年钢琴演奏家吴牧野的演奏,而与他同台的,是15岁的王广彬。

王广彬,一个失去光明的男孩子。但是,他却用音乐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光明。

这已经是王广彬第二次与知名演奏家合作,上一次是与流行钢琴演奏家项翊合作,当时项翊不吝赞誉,称他为“钢琴小神童”。

在黑暗中与音乐为伴,15岁的王广彬,走过了一条怎样的音乐之路?

练琴

3月2日这一天,吴牧野钢琴慈善音乐会将在星海音乐厅奏响。当天下午,王广彬已经在父母的陪同下,先到星海音乐厅做准备。

休息室里,一身黑色燕尾服的王广彬笔直坐在钢琴旁,眼睛微闭,正在弹钢琴曲目。母亲静静地陪坐一旁,父亲则不时指点几句,“你要多练,找出感觉来”。

广彬出生于一个普通的教师家庭。父亲王汉林是小学音乐老师,他说,“广彬从小就对音乐很感兴趣,见到我吹口风琴就爬过来抢着要。”

一岁时,广彬因为生病而失明。

虽然看不见,却对音乐很敏感,于是从广彬5岁开始,王汉林教他弹琴。

广彬练习期间,钢琴演奏家吴牧野突然走进他的休息室,说,“让广彬单独弹一个,喜欢哪首都行”。虽然给了指示,但吴牧野并没有留下来听,但已经令父亲王汉林喜出望外,他看着吴牧野走出办公室的背影,赶紧对广彬说,“你弹一个西班牙练习曲吧,你改编的,宣传一下自己的作品”。

琴声重新响起,一旁的母亲问弹的是什么,父亲说,是拉威尔的西班牙练习曲。

听着听着,王汉林觉得不满意,“我还是问问黎颂文老师弹什么好”,随即跑出休息室打电话去了。

黎颂文是星海音乐学院的老师,从广彬8岁一直教到现在。王汉林说,“我的技术有限,没办法一直教他,找了好多老师都不愿意教他,因为广彬看不见。没想找到黎颂文老师,见面十分钟就很喜欢他。因为王广彬乐感很好,本科生听不出的声音,他能听出来,音乐记忆能力超强,过耳不忘。”

黎颂文的确认为这个孩子有天赋,听觉方面有特殊才能和优秀表现,想把他往职业教,还教他作曲。其实,黎老师不止广彬一个盲童学生,还有另一个学生也是盲童。

广彬没有辜负长辈的期待,2015年他获得““珠江·恺撒堡”全国青少年钢琴大赛广东省第一名、全国总决赛第三名。

在这个比赛中,只有他是失明孩子。

这是他与正常孩子的竞技。

休息

傍晚6点多,吃饭时间。

父母一边一个,搀着广彬慢慢走出休息室。

“广彬在家里能自理,但出门都要有人带着。”王汉林说。

饭桌前,王广彬不知菜的方位,王汉林抓着他的手,把饭盒右边的菜扒拉上来,嘱咐道,“菜在这里,多吃点,慢慢吃。”

广彬刚开始学琴时,也是父亲王汉林抓着他的手一个音一个音摸索出来的。王汉林感叹,““这是生活所迫,形势所逼,作为家长,那是没办法的办法。生活每一个细节,如何讲话,在家都要教他。”

吃着吃着,广彬对父亲说,我昨天梦到自己参加一个比赛,演奏时一大堆的错,被人拉下台。

王汉林安慰他,不会,弹得不好不会拉下台,只会评分低,或者是没有掌声。

广彬还在纠结,“我弹了三个以上的错音,评委说取消你的决赛资格。”父亲用对孩子说话的语调说,“那肯定取消你的决赛资格,如果你弹了那么多错音的话,比赛是公平的,那是肯定的”。

做这样的梦是表演前太紧张吗?王广彬说,““不紧张。”

王汉林对儿子的演出还是很有自信的,“曲子都难不倒他。弹一首很难的曲子,一个星期就能拿下来。”

能与钢琴演奏家吴牧野同台,也是广彬与全国弹钢琴的盲童P K来的机会。

王汉林说,“去年12月,我们寄了表演视频过去,广彬是经过全国的筛选才选上的。”

等待

晚上8点钟,广彬马上得上台了。

一个工作人员跑过来说座位有问题,广彬为难说,“那怎么办?”

父亲打断他,“你不要管这些,爸爸会搞定。”

回程中,一小粉丝跟着王广彬,广彬像个小老师一样,不断地教他“你弹到什么曲子了?有没有什么钢琴谱?……以后你要多点弹古典曲”。

“怎么能一直坚持弹钢琴?”小粉丝问。

广彬还来不及答,父亲王汉林的声音插了进来,“你告诉弟弟,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说过: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嗯……对,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广彬的反应慢半拍,其母亲在一旁笑道,广彬以前常说没有音乐不能活。

对于能坚持的秘决,王汉林说,广彬很喜欢钢琴,不像平常的孩子有疲倦期。因为他看不到,他不会练着练着想看电视或想去玩,正常孩子受到的诱惑太多。

王汉林认为,看不见不是广彬弹钢琴的阻力,反而是他能心无旁骛弹琴的动力,关键是兴趣和坚持。这个孩子也就和普通人一样,每天学习完,晚上会弹一两个小时琴,放假可能就有全天时间弹琴,中间也会休息也会出去玩。

父亲的期望是很大的。王汉林说,黎颂文老师说过,广彬是要朝着音乐家方向培养的。不单做一个钢琴家,还要做一个音乐家,既会弹又会作曲。广彬现在经常去大学城听作曲课。未来,王汉林希望广彬能上星海音乐学院,因为在广州上学方便。

其实,中央音乐学院也向广彬抛过橄榄枝,王汉林说,“去年表演时,中央音乐学院院长也很喜欢他,当面说,如果想去,可以去中央音乐学院读大学。但是,我们两夫妇都有工作,还要生活,要去北京肯定得有人辞职跟着去。”

演出

与吴牧野同台演奏完后,广彬淡定地独奏了《取七》,全场掌声雷动。王汉林说,这是他问了指导老师黎老师的意见后决定的。

这不是广彬第一次与钢琴家在星海音乐厅同台,也不是第一次独奏。2015年,他也曾与流行钢琴演奏家项翊,压轴带来改编版双钢琴作品《疯狂小星星》,将大家熟悉的游戏《魂斗罗》、《超级玛丽》的背景音乐搬上舞台。当晚,他还独奏了《波兰舞曲》和《百鸟朝凤》一西一中风格反差极大的两首作品。

广彬两次到星海音乐厅,两次与名家演奏,都是公益性质的音乐会,音乐会主办方希望通过这样的音乐会引发全社会对盲人琴童这个特殊群体的关注。

广彬就读于广州市盲人学校(现称启明学校),这个学校有很多学音乐的孩子。校长罗观怀说,“学校有200多学生,全要求他们学习音乐,从幼儿园开始就提供条件。每年5月艺术月,每个学生都得有文艺演出,我们鼓励他们追逐音乐梦想。学校里弹钢琴的盲童很多,数量无法统计。广彬还不是弹钢琴级别最高的,还有人级别更高。”

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成为钢琴音乐家,是广彬与父亲共同的期许。

广彬现在除了跟着广州星海音乐学院钢琴系主任黎颂文教授学习钢琴,还去大学听作曲课。“我的偶像是郎朗、李云迪、吴牧野,”终有一天,他希望拥有属于自己的钢琴音乐会。

采写:南都记者 许晓蕾 摄影:南都记者 陈志刚

南都头条 Headline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