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107篇医学论文被退稿”背后的黑色产业链

为何有被退稿医生喊冤?论文是如何发表的?为何全是一家杂志?又为何全是医学论文?

2017-04-25 00:00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南都
近日,德国著名学术出版商施普林格(S pringer)宣布将撤回发表在《肿瘤生物学》(T umor B iology)上的107篇论文。根据该声明,这107篇论文发表于2012年至2016年之间,全部来自中国,撤回原因是“同行评议造假”。

涉事作者

“医生也是受害者,科研和文章是自己辛辛苦苦做的,没有假的”

“我要发文章的时候,就让他们润色语言,润色完语言感觉还挺不错,做得挺专业的。”一名本次被撤稿的医生匿名对南都讲述了自己的经历。

一切都开始于论文润色。据介绍,由于在国外刊发论文需撰写英文论文,很多作者在完稿后都会请人润色语言和学术规范,这在学术论文写作中非常常见。“论文润色”的盈利机构随之迅速发展,在网络上随处可见。

据被撤稿医生告诉南都,论文润色结束后,该机构工作人员告诉自己,除了润色,还能够帮助联系同行评议人,缩短评议流程。由于平时很忙,也不认识什么国外的审稿人(《肿瘤生物学》要求须是国外审稿人),加上不熟悉投稿流程,正好有人提供这样的服务,这名医生就顺便购买了这项服务。

上述涉事医生多次称,在此事件中,医生也是受害者,“科研和文章是自己辛辛苦苦做的,没有假的。”

按照这名医生的说法,他在整个过程中并不知道中介在同行评议的环节造了假。南都采访到的另一名目前在北京工作的医生则表示,曾经见到过找这类中介的例子,医生本人是否知道,则无法一概而论。

背后产业

“这已经发展成了一个产业,甚至知道我的身份证号”

上述涉事医生介绍,每天他都会收到无数“科研服务”、“科技公司”的传单。这些机构一般会主动找上门来,润色的收费看字数,一般一篇四五千块钱。据这名医生介绍,自己当时找了这样一家论文润色机构来修改论文。

但润色论文获利有限,相关机构很快将业务发展至论文发表的上下游,包括论文发表、帮助寻找同行评议人,甚至可以直接帮助代写。

在一些购物网站上,商家甚至直接打出“代写、代发核心期刊”的广告。

一位某综合医科大学学术委员会委员也向南都记者证实了这一产业链的存在,他介绍,自己每天开始工作时,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删除垃圾邮件、把联系人加入“黑名单”,多的时候每天要接到10多个骚扰电话和邮件,有的甚至明码标价,发一篇论文2万、3万元等,对此他深恶痛绝,不胜其扰。

“这已经发展成了一个产业,不仅知道我的身份证号,甚至知道我到了哪里。”他说。

南都记者在某购物网站上搜索到这样一家机构,并与其工作人员交谈,对方表示不但可以保证发表在国内核心期刊上,国外的SCI(科学引文索引)也可以保证发表。国内收费价格较低,国外期刊收费在2万到5万不等,周期也相对较长,大多数在一年左右。

而根据南都记者了解,《肿瘤生物学》只有在确定刊载论文后,才会向作者收取版面费,价格需要根据文章的质量判断,一般在1万元左右,一些杰出的投稿,期刊方面甚至会支付稿费。

据其中的一个代写代发中介介绍,一旦交付定金,中介会负责与期刊方面联系,包括提交论文、提供同行评议人等全程工作。若有信息需要提供,中介会联系作者索取信息,而作者本人不需要与期刊方面有任何接触。

在此过程中,中介常用的方式便是以作者的姓名全拼申请一个商业邮箱,与期刊方面联系,造成是作者本人在与期刊联系的假象。

据一位在北京三甲医院工作的医生向南都介绍,同行评议人造假可能也是用类似方式,中介先让作者提供评议人名单,然后向期刊提供评议人的假邮箱,再以同行评议人的身份提供一个假的评议结果发给期刊。

为什么是《肿瘤生物学》?

“直接使用作者推荐的评议人而不加以严格地审核,这不该出现”

实际上,中介使用这一伎俩时间已久。

根据施普林格方解释,虚假同行评审(等原因)曾导致了2015年和2016年的几次论文撤稿,其中就涉及期刊《肿瘤生物学》。此后,施普林格决定对相关论文进行筛查。基于这一追加筛查,施普林格才查出了此次107篇论文涉及虚假同行评审人。

据南都记者统计,《肿瘤生物学》的“造假”高峰在2014年和2015年,据几次撤稿的总量分析,被撤论文分别为43篇和50篇,而2012、2013年,该期刊的撤文数量仅为15篇,2016年仅有1篇。

此前有专家指出,《肿瘤生物学》2015年的SCI影响因子为3.611,而2016年呈现“断崖式下跌”,下降至2.93。这个趋势也与2015年该期刊上发表的大批论文被撤相呼应。

为什么几次撤稿事件都涉及《肿瘤生物学》?一位曾在《肿瘤生物学》发文30多篇的作者对南都解释,一是因为《肿瘤生物学》影响因子(国际公认的期刊评价指标)在3.0左右,不高不低,在985、211高校一般都符合毕业、保研等条件。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这本期刊的发稿周期短,此前最快3-4个月就能发表,这对晋升、评级、毕业等来说很实用,而其他同类期刊至少也要一年时间。

对此,中国科协敦促称,施普林格出版集团没有采取积极有效措施防止类似事件发生,出版集团和期刊编辑存在内控机制不完善、审核把关不严格等问题,理应对此承担责任。

从施普林格与《肿瘤生物学》方面的回应来看,他们对于这一产业链的存在也已经知晓。

施普林格细胞生物学及生物化学编辑总监彼得·巴特勒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施普林格在开发相关工具,以提示问题的隐患。在身份验证方面也在开发相关项目,去甄选已验证的评审人并识别获邀评审人的身份。“在进行这些工作的同时,我们还要求提供更多信息,如单位名称、以机构名称结尾的电子邮件地址、ORCID/SCOPU S数据库身份号码、发表文章列表的链接等。”

期刊编辑辨认中介是否很难?南都采访的一位国内医学期刊编辑表示,对编辑来说,一篇稿件来了,首先要做初审,主要关于选题、论文方向、字符数以及格式方面的审核。然后,责编会根据作者留下的电话或邮箱联系作者。但是如果作者和代写代发中介是捆绑在一起的,就很难分辨。

南都头条 Headline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