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迎春花市回归:浓浓烟火气,抚慰每一个久别重逢

2023-01-19 15:35作者:管玉慧来源:奥一新闻编辑:南都号
今年你行花街了么,最中意哪枝花?

广州过年,花城看花。农历腊月廿八,广州全市11区迎春花市全部开锣。

图片1.png

图:广州街头年味浓。奥一新闻摄

暌违三年的广州传统花市全面回归。今年的迎春花市有什么不一样?有哪些亮点与惊喜?连日来,记者走访广州各区花市、花街、花店等地,采访市民与商贩,为您呈现广州花市里的浪漫故事。


“广州的年味回来了”

11.jpg

图:天气再冷也抵挡不住广州人逛花市的热情。

“行过花街才是年”,逛花市一直是广州人新年必不可缺的仪式感。“年卅晚,行花街,迎春花放满街排,朵朵红花鲜,朵朵黄花大,千朵万朵睇唔哂。阿妈笑,阿爸喜,人欢花靓乐开怀。”小时候的乐伯就是唱着这首歌谣,坐在长辈们的肩膀上去“行花街”。如今的乐伯已成为家中长辈,一早听闻今年花市回归,他连忙给远在外地的小儿子打去电话,让他记得一定要在年三十之前赶回来,一起“行花街”。

乐伯表示,老广们经常说的一句话“春节可以食无肉,但是春节不能没有花。前两年花市停办,虽说仍可以照常买花,但总觉得少了点味道。”记者采访发现,不少市民都有和乐伯同样的感受。除夕晚上吃完年夜饭,扶老携幼去“行花街”是广州人的指定节目。

“跟朋友、家人一起去花市挤一挤,才能感受过年的氛围。”

“举着风车穿越人潮,逛了花市才感觉新年到了。”

这种仪式感,就像定格的美好瞬间,可以抚慰一年的疲惫,给来年注入新活力。自2020年新冠疫情以来,“雷打不动”的迎春花市已经连续停办了两年。如今,时隔三年的广州传统花市重启,唤醒老广们的集体回忆,“今年!我地又可以行花街咯!”

为了避开人潮,刘小姐今天一大早就前往西湖花市采购,“真的好开心!买完花回家时差点在公交上哭出来,三年了,广州的年味终于回来了。”

记者在小红书、朋友圈等平台看到,早在一周前,就又不少人整理出逛花街的指南、攻略,还有人提前探营,分享广州花市的美图美景和美丽心情。不仅成功“种草”,还勾起了游子们的“乡愁”,纷纷留言表示:“想念广州了”“想飞回广州看花”……

广州是一座酷爱鲜花的城市,一年四季各色鲜花盛开不断。街边随处可见的卖鲜花的小摊,居民日常买菜时,往往顺带捎上几枝鲜花,“插在花瓶里,家中顿时有了生气。”来自湖南的朱阿婆在广州生活了四十多年,许是入乡随俗,不知不觉间她和老伴都养成了爱花的习惯,不仅自己种花,还喜欢买花。

2.jpg

图:朱阿婆家的阳台。  受访者供图

不仅春节要插花,寻常日子里家中也花香不断。“当然了,过年过节的时候会更加隆重一些。”朱阿婆笑着告诉记者,她和老伴不懂年轻人所谓的“浪漫”和“仪式感”,只觉得“应该要用心生活”,愿意让自己“在烟熏火燎的日子里保留爱美的天性。”

 

“一年更比一年好”

在广州人看来,爱花就是爱生活。广州人爱花的习惯由来已久。作为广东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广州的迎春花市源自于数百年前的明末“花渡头”,据《广东新语》记载,明代五羊门对岸有称花渡头者,“广州花贩载花入城,从此上舟”。至19世纪60年代初期,广州分散的花市基本固定在春节前几天开档。新中国成立后正式命名为“迎春花市”,从每年的农历腊月二十八起,一连三天,融合广州人“讲意头”的传统,形成自己独特的花卉语言,成为最具特色的广府年俗。

微信图片_20230119152414.jpg

图:选购鲜花的市民。

广州人对花的热爱,在年尾迎来了高潮:只要家里有鲜花,来年就会有好景。因此广州人“行花街”,一般都会购买几盆有“好意头”的年花,祈求新的一年行大运。

微信图片_20230119152826.jpg

图:选购鲜花的市民。

花农们也别出心裁地为鲜花起上各样吉祥如意的名字。例如寓意“大吉大利”的金橘、“心想事成”的蝴蝶兰、“阖家平安”的黄金果、“财源广进”的猪笼草,还有“聪明伶俐”“勤恳生财”的蔬菜组合……

微信图片_20230119152719.jpg

图:年花新品种。

记者走访各区花市发现,今年除了以上传统年花,还有“冬青、香格里拉、蜂鸟、梦幻婚礼、神话、樱花公主、甜格格”等新品种。

至于价格方面,有花农告诉记者,像玫瑰、百合等四季皆可售卖的鲜花今年价格平稳,但是像年橘这种时令产品价格会略有上涨。“主要是花农没有想到今年会全面放开,来不及备货。”他解释道:“年橘需要提前栽培,如果不能及时卖掉,往往会种得多赔得多。”

值得注意的是,以“6”“8”等吉祥的价格成交是花市上双方约定好的“小秘密”,买卖同时互相收获祝福。

据悉,广州街坊最为关注的西湖花市今年共设置了77个档位,热闹喜庆景象的背后是大家对新一年的期待,也是一个个花市档口经营者重振的信心。一家档口老板表示:“已经卖了20多年花,目前在广州有三家花店。”由于受疫情影响,“这两年生意越来越难做,一盆花也就赚个几块钱。”对于今年的销量他很自信,表示今后还会继续做下去,“希望一年更比一年好”。


 南都-奥一新闻记者  管玉慧

今日报纸

手机读报